“哦,哦!”我傻傻的说,都有点口吃了,见到美女都这样,和所有屌丝一个德行。

  “你看着我干嘛啊?”她突然问了一句。

  我半天晃过神来,说:“没有,没有。对了,我想去见嫂子。”

  “我姐姐今天去北京了,你暂时见不了她。哎呀,烦人!再说了,你见她干啥?”小妮子有些不耐烦似得,好像她并不知道事情的原由。

  事情是这样的,欧阳之前就联系好了嫂子尹曦月,叫我出狱后就去找她。同时提醒我这事谁都不能告诉,包括自己的父母。

  “没啥,那我过几天再去找她。对了,你干嘛来这里接我啊?”

  苏朵叹口气,插着纤细的腰肢,说:“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我姐叫的,说你是她朋友。这可好,她现在自己走人了,害我开几个小时的车到南城市,我无语了。”

  言语间,我能听出来小妮子有些不赖烦,我不是傻叉,女孩子不开心,稍微哄哄就行。于是我就说带她去市区吃饭。

  小妮子没有拒绝,就这样,我坐上了她的车。坐在她身边,留着光头,穿着朴素衣服的我,显得格格不入,更格格不入的是我问她什么,她基本都很难和我说几句,似乎我们的不在一条平行线上。

  这节奏,很操蛋,空调虽然开着,但我还是觉得热的心慌。这就是屌丝心态。

  为唯一知道的信息就是她今年十七岁,也刚好高三毕业,现在录取通知书都拿到了,就在绵阳师范学院。

  想着苏朵能上大学,而我自己目前狗屁都不是,我感觉好生蛋疼啊。

  一顿午饭吃完,我们基本没说三句话,搞的快无语了。更无语的还在后头呢,我出监狱根本没钱,最后买单的时候才发现,弄的相当尴尬。

  本以为苏朵会像余佳佳那贱货一样的耻笑我,没想到她嘻嘻一笑,说:“你怎么跟我哥一样啊,每次出门都不带钱包,尽让嫂子给买单。”

  这话说的,说的我内心扑通一下。照这么说,那她不就是我女友么?

  不过从这点上看,小妮子苏朵太过于单纯了,丝毫不懂得联想。不过男孩子就喜欢单纯的女生,单纯的女生干净,可以慢慢开发。

  吃完饭,我和她并肩走出了餐厅。刚出来,就遇到一个故人,这故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晨那杂种。

  杨晨带着嘻哈帽子,牵着余佳佳那贱货的手,身后跟着一帮混混,如同那欺行霸市的高衙内。

  余佳佳那骚货大热天的,居然还套着黑色,低胸的T恤都快把胸爆出来了,感觉和东莞的小姐没两样。对比之下,苏朵就是天使,她就是巫婆。

  “袁少天,你怎么.....”刘佳那贱货一下就把我认出来了,吃惊的说。

  “我靠。你小子逆天了啊?”杨晨一下冲了过来,就准备打我,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快走出监狱。

  我丝毫没有畏惧,跳起来,一脚踢在他肚子上,丫后退几步。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不顾一切冲上去爆打他,不会顾及后果。但这次我没有,因为我知道不能逞匹夫之勇,我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啊。

  “快走。”我拉着苏朵就开跑。

  “啊?干什么啊?”苏朵惊慌的叫了起来,显然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干他,快点。”杨晨嚷这,一帮小砸碎就冲了上来。

  我拖着苏朵往前跑,几个人在后面追着,苏朵毕竟是女孩子,跑不快。最操蛋的是她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西瓜皮,吧唧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而这个时候,杨晨手底下那帮杂种冲上来什么不管,拿着汽水瓶子就要往苏朵头上打。我没多想,一下挡了上去,咣咣几下,汽水瓶子砸在我脸上。爆出来的汽水溅的苏朵全身都是,她衣服给西瓜皮弄的很脏。

  “干你老母,叫你跑。”杨晨上来就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

  “你干嘛打人啊?”苏朵挺着腰杆,如同那愤怒的小鸟,她质问杨晨。

  ”哟!”杨晨轻蔑的一笑,“看不出来啊,坐牢居然也能炮到妹子,你小子不简单啊。”

  “滚蛋啊你。”我嚷着,但已经被一群人围住了。

  “让开,快点儿。”苏朵说着就要拨开人群。

  但这是不可能的,杨晨怎么会放过我呢?一群人就要动手了,我急中生智,大喊着说:“救命啊,救命啊。”

  这一喊,街上的人都看了过来,执勤的交警也冲了上来,问怎么了。借着这个机会,我轻松脱险。

  坐在苏朵的车上,她问我到底咋回事,同时感谢我之前帮她挡刀。我说没什么,就几个死对头。

  苏朵有些不高兴,说着:“你怎么和我哥一样,我嫂子就是被我哥害的,真不懂你们这些男孩子整天打架为了什么。”

  这话把我说的哑口无言,但是我想打架吗?我想成混混吗?我不想,这都是被现实逼迫的,没有那个人生来想着去犯罪,想着去挨刀子。

  我那纸巾给她,叫他擦擦身上的污垢,她看了看,说:“擦不干净,太脏了,烦死了,就怪姐姐。”

  见状,我就提议她买件衣服,然后最好洗个澡再回去。她听了有些羞涩,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就这样,我陪她在艾格挑了一件衣服,随即开车直奔我家。

  回家,我迫切的想回到家里,想看看母亲,我叫她开快点,再快点。

  回到家里,打开门一看屋子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奇怪了,大中午的,母亲怎么不在家做饭呢?

  于是我打电话问了下,原来是堕姐带她去下馆子了。听说我回来了,母亲难以置信,问我是不是越狱,担心的不得了。

  sQ最n新b@章节{上酷P匠#3网(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怎么给他解释都没用,最后只好叫她回来。

  我坐在客厅里等待着与家人重聚,苏朵走进了厕所,已经开始洗澡了。哗啦啦的水声从厕所出来,我不由得联想起她拿白皙的身体,想着她此刻应该在慢慢的轻抚自己的水蜜桃了吧。

  突然,厕所里传来一声惨叫,啊的一声。

  “嗯啊.......”是苏朵的声音,小妮子怎么了?难不成是在紫薇?

  不,这不可能,她可不是余佳佳那样的贱货,她不可能这么低俗。

  “袁少天.....袁少天,你过来下。”苏朵喊着,声音有些难受,像是在呻/吟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