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欧阳的话,呵呵一笑,说着:“哥,你开什么玩笑,你能让我出去?我都能出去了,那你自己干啥不出去呢?”

  欧阳微微一笑,闲庭信步间,说:“我和你的情况不同,你是因为打架进来的吧?”他坐了下来,喝了口茶,十分的淡然。“你本来可以不用进来的,是有人坑害你。我说的对吗?

  我从未和他交流过,他怎么知道我所犯的事情,更牛逼的是,他居然知道杨晨那砸碎坑我。

  一个被困锁在牢笼中的囚徒,不走出高墙,无网络通信手段的情况下,却对外界的事务了如指掌,这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你咋知道我的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很是冒昧的问。

  “先听我的故事,听完了你就知道了。”欧阳淡淡的说。

  这一次,我没有在追问,而是迫切的想知道他身上的故事。眼前的这个人,突然笼罩了一层神秘的光环似得,如同那隐藏在深山的绝世高手。

  欧阳喝着茶水,慢慢的讲起了自己往事,听的我大为惊讶。

  “我以前可能和你一样,可以说起点比你还要低,我是农村娃儿。当时考上绵阳最好的中学,想着好好念书,报答父母。结果在学校天天被一帮地痞欺负。好不夸张的说,那个时候下课铃声对于我来讲就如同擂台上的钟声,一旦下课,我就面临着被打。”

  谈及此处,他一阵唏嘘,这样的唏嘘是一个中年男人不愿回首的阴影,但也是一比财富。

  “那后来呢?”我问着。

  “一开始我忍气吞声,就让他们打,不行就给班主任告状。当时笨啊,根本不懂社会规则,告状的结果是被打的更惨,那些混混都是城里人,家里有钱,老师根本不会开除他们。后来我慢慢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我必须狠,不然就会一直被欺负。就这样,我开始了反击,慢慢的,从学校里最弱的男生,成了最厉害的坏孩子。”

  n\酷p匠dZ网u正x…版3首uc发

  听着他的故事,我好生惭愧啊。曾几何时,我也和他一样,被人排挤,就因为家里穷。但我却选择了和他不同的道路,他反击那些打压自己的人,而我却如同哈巴狗一样的跟着杨晨混,甘愿做小弟,甘愿声色犬马。

  “哦,厉害。”我感叹了一句。“那你怎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砍人了,所以才进监狱的?”

  “滚蛋。”他突然暴躁起来,吼了一句,似乎很不满意我这样的提问,没有了之前的儒雅。“这么跟你说吧,你可能不相信,我没有犯任何的罪,哥子我是被人陷害的。”

  这......这怎么可能,被人陷害就不能上诉吗?

  “事情是这样的,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混社会了,一步一步做到老大的位置。不是我吹牛皮,要五年前你到绵阳问欧阳,我可以说没有哪个不晓得我的名字,但是我错就错在看错人了,被我手地下最器重的小弟出卖了,故意栽赃我,害的我在这里呆了五年,被判了二十年的刑。”

  我插!这也太操蛋了吧,昔日威武霸气的老大,居然被小弟逆袭。由此可见,这小弟是多么的狠毒,同时更能看出欧阳是多么的信任他。

  “不说多的,绵阳黑白两道的人物我基本都认识,但是你现在去绵阳打听我,基本没人敢说认识我。知道为啥吗?”

  “不知道?”

  “因为我以前那小弟娃坑害我之后,基本上成为了绵阳龙头老大,这个人叫老鬼,绵阳出名的街娃(混子)。我当时器重他啊,把所有的事情都让他管,不管是经济大权,还是手底下的兄弟,全部都扔给了他。没想到这家伙起了贼心,联合商业上的几个老板来整我,给我设局,让我往里面钻,害的我成了偷税漏税的经济犯。更让我生气的是这几个人给地领导送钱,说我强奸幼女,搞的我现在被判了二十年。更可气的是这家伙怕我在绵阳闹事,故意帮我整到南城市来,就是不想给我翻身的机会。”

  唏嘘,太唏嘘了。听着他的故事,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所以说啊,人生不在于你能达到那个高点,而是在于你能在那个高点上保持多久。混社会,不是持久的事情,但是混社会能给你带来人脉,如果把这些人脉利用起来,就能在经济上有所收益。这个你可能听不懂,不过没关系,以后出身社会了慢慢就知道。我当时也是太简单了,太过于信任周围的,结果被搞成这样,嗨呀!”

  “那你怎么不翻案呢?难道真想呆在这里二十年么?”

  “翻案?当然想。我老婆为了我的事情不晓得操了多少心,只是她一个女人,有些事情确实做不了。从少年到中年,她陪伴我从日出到日落,我自己呢?哎呀,说真的,对不起她。”

  好一句从少年到中年,从日出到日落。这样的感情,这样的恋人,在当今社会能有几对?从这个方面说,欧阳是幸福的男人,和我相比,我简直就是个渣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号登陆下酷匠网,点下右上角的「追书」,然后每天看书时帮忙在封面下的「撸撸」推荐一发,手机登录的,除了点击撸撸追书还麻烦点击「签到」谢谢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看到有错别字的希望大家提醒出来,卖个萌就是书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