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湿的校服裹着刀,我一步一步走了进去,火锅馆子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班里的男男女女你吃着喝着,见我来了整个大厅了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在我的身上,半天不说话,而我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不用说,余佳佳和杨晨的事情全班都知道了,这绝对是杨晨公布出来的,他好大喜功,我们班跟他混过的人都晓得。

  “袁少天来了.....”

  “呵呵,看他平时那么牛逼,这回好了,戴绿帽子了。”

  “可不是吗,他跟晨哥比,就是个渣渣。”

  班里人七嘴八舌说着,全然没有顾及往日的交情,更没有顾及我的感受。呵呵,这就是所谓的感情,所谓的同窗友情,在现实面前,变的荡然无存。

  这不奇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所有人的都围着利益出发,围着强者附庸,弱者想要生存,就得拿出自己的本事来。这就是丛林法则,高中如此,大学更是如此,要不然高三毕业班主任会提醒你去了大学要混学生会什么的,为的就是出人头地。

  “看锤子看,杨晨在哪里?”我冷冷的说,头上的雨水滴落下来,模糊了我的眼眶。

  “天哥,你要干啥啊?”同桌周凯问了我一声。

  我没理他,揪着他的衣服,怒视着说:“他在哪里?”我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从前那种嘻嘻笑笑的好好先生,一下子成了恶魔,如同古惑仔里的山鸡。

  周凯低声说杨晨在里面的包间,正和几个老师一起吃饭,余佳佳也在里面。我二话不说,冲了起来,边冲就边扯出了西瓜刀。

  “啊哈哈,这傻吊,去了也是被打的料子,刚才没听到吗,晨哥还给他撒尿了的。”一个同学讥笑着,我没有理会,咣的一脚踹开了包间的门。

  “啊!”余佳佳那绿茶婊惊叫一声,筷子都吓的掉在了地上。

  包间顿时乱了起来,一看,杨晨坐在最角落里面,正在给班主任敬酒呢。他的位置和我正对着的,我要像砍他,不容易。

  但现在已经图穷匕见,如果不上,面子要丢大。上,很可能无功而返。

  “袁少天,你要干啥,快点把刀放下。”班主说,吓的躲在了杨晨的后面。余佳佳忙着上来,就要夺走我的刀,我愣了一下,将她推倒在地上了。

  “贱人,滚远点。”我嚷着。

  本以为杨晨会被我吓到,没想到这叼毛不为所动,轻蔑的一笑,就站在原地,拍着手,哈哈大笑,说着:“袁少天,你龟儿要不要脸啊?”他扶起了班主任。“自己没本事被甩了,现在提着刀来耍微风,你以为你是武大郎啊?”

  这一说,围观的同学全笑了,好像我真的是武大郎一样。

  “你再说一句啊?”我猛的一下跳到了饭桌上,拿着刀指着杨晨那砸碎。

  “你砍啊?砍我撒?砍下来撒?”杨晨盯着我,太叼了。

  我被他的气势压倒了,拿着刀,不敢动一下。之前的勇气顿时丧失了,心跳的快的不能再快了。

  “不敢砍是不是?”杨晨摊开双手,扯出了一支中华,叼在了嘴里。“垃圾!高中三跟着我混,混的像个锤子一样,现在还是你妈个处,丢不丢人啊你?”

  这话一说,我彻底疯了,这又是间接在羞辱我啊,羞辱我的不止是处的问题,而是暗讽余佳佳迟早被她插,或者说已经被他插了,而我......我彻底丧失了李志,大吼一声;“我干你老木啊。”

  没多说,我一刀砍了下去。没想到,就在这时候,余佳佳那婊子居然冲过去给杨晨挡刀,我于心不忍,就收手了。

  这是什么节奏?这难道印证了那句——在女神的世界里,屌丝再努力也比不上高富帅什么都不做,吗?

  趁着这个时间空档,杨晨一下扑过来,扯走了我的西瓜刀,我一个踉跄,差点没从桌子上摔下来。

  一瞬间,包间里就炸开了锅。我已经毫无退路了。杨晨拿着刀,就朝我砍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下蹲了下去,这一刀没有砍到我,而我顺势提起了桌上沸腾的火锅,猛的一下就朝那砸碎泼了过去。

  一百三十度的地沟油火锅就撒在了杨晨的头上,连着锅盖在他脑壳上,他惨叫起来。

  “啊.....啊.......”疼的上窜下跳,刀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这一幕,全班的人都呆住了,哑口无言,全然没想到我这个屌丝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要知道杨晨以前还是我大哥啊。

  我冲上去,捡起了地上的西瓜刀,就朝杨晨砍了过去。

  同桌周凯一把将我抱住,嚷着说:“天哥,别乱来,他可是老大啊。”

  老大,脑壳大!我一下甩开了这小砸碎,嚷着说:“不想做大哥的小弟不是好小弟。”

  这一声怒吼,伴随着一阵惊雷,如同拿破仑经戈铁马驰骋在欧罗巴平原,从此逆袭为王。

  “你大爷的,叫你贱。”我一刀砍了下去,直接砍在杨晨的后背上,他哇的叫了起来,加上之前被开水烫到,满地打滚,就要炮。

  “袁少天,冷静点,冷静点。”班主任嚷着。

  “冷静你爹那毛。”我吼了一声,这是我第一次吼班主任,这感觉真爽。

  我撵了上去,猛的一脚爆在杨晨那肥猪的屁/股,他吓的就往桌子地下钻,堪比那朱刚烈。

  我跳过桌子,最后他钻到了我正前面,吓的一哆嗦,又往后面跑。由于体形太大,差点没把桌子拱翻。

  我堵住了他,一脚踹在脸上,说着:“你给我跑啊?你跑啊?”抓着他的头就往地上撞,狠狠的撞,往死里整。

  伴随着猛烈的撞击,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是男儿委屈的泪水,更是英雄凯旋的赞歌。想着曾经给他做小弟,他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想着抢走余佳佳的痛,想着给我撒尿的羞辱,我内心难以平复。

  ^"酷匠wh网e唯一正版,g其他;{都是=盗c)版.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强弱不是由身体的强壮,个头的高矮来决定的,而是由一个人的勇气来决定的。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这个道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