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边伤感,一边逼着她喝酒。余佳佳推脱起来,说晚上同学还有吃散伙饭。

  我没心情,我只想弄醉她,然后去七天酒店狠狠的放一炮。

  渐渐的,余佳佳就有些醉了,拉着我一起唱起了《断桥残雪》,我差点没吐出来。

  看着她迷醉的样儿,说真的,我有点心疼,要知道以前出去耍,我从不要她喝酒。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看W正u版章3:节Y:上酷匠P“网|7

  由于喝的有点多吧,我中间就去了躺厕所。我不是去撸,是去撒尿,我可没有那心情撸。

  等我回来的时候,余佳佳已经瘫软在沙发上了,嘴里说着:“少天,对不起,对不起。”

  忘了告诉大家了,我的名字叫袁少天。

  呵呵,我心中冷笑,对不起,你对得起我,没事。今晚满足了我,你就对得起了。

  我怕出问题,又灌了余佳佳几杯酒,然后流着泪唱完了家驹的《海阔天空》就抱着她,走出了KTV。

  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七点钟,我站在路边,很是犹豫,想着到底要不要去酒店,这样做好不好。真的很犹豫,特别是看着余佳佳醉酒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又响起了。手机一响,余佳佳马上就拿了起来,然后挂断了,我瞟眼看了下,没有名字,只有个电话号码。

  真是厉害啊,玩的这么高端,我真的好傻。

  这一下,激发了我的斗志,不管了,我要放开手脚玩。

  就这样,我拉她上车,直奔七天酒店。

  余佳佳迷迷糊糊的,问我去干啥,我说回家。

  她不解,说回家也不该这么走啊,还说要去参加同学散伙饭。

  我可没管,来到七天酒店,余佳佳不往里面走,看着我很是无语。就这样,我拖着她,僵持在外面。我不想失去机会,扯谎说同学何勇在上面等我拿东西,让她陪我先上去再说。

  她喝多了,乖乖的就走了进去,然后我让她坐在酒店大厅沙发上,利索的开好房间,拿着房卡就往楼上走。

  嘎嘎!就是这个状态!

  我要做男儿本色,就在今晚!

  房间在三楼,我扶着她就准备往里面走了,她吐了我一身,妈蛋。

  我没管,卡一刷,房间就开了。我咣的一下关上们,如同老虎一样,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这一扔,迷醉的余佳佳很是难受,又吐了。胸部不停的起伏着,一浪一浪的,嘴里呢喃着,问我要干什么。

  我没有搭理她,内心再次陷入了矛盾,毕竟三年的感情在哪里。曾经约定好的,大学了再做这样事情,现在我若是霸王硬上弓,确实有失风度。

  我一个人走进了厕所,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感觉老了许多。不是因为高考,而是因为年少的情窦。

  这就像许巍唱的那样“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曾你让遍体凌伤。”

  我出去的时候,余佳佳坐了起来,眼神迷离涣散,跟我说不舒服,要喝水。

  我心软了,还居然给她倒水。

  她踉踉跄跄的就往外面走,我以为是去厕所,没想到......回头一看,这婆娘居然开门想走!

  我一个箭步射了上去,一把抱住她,她叫了起来,瞪着我,问:“袁少天,你到底想干啥?”

  这一下,把我吓到了。

  我要干啥?我要干啥?我不停的问自己。

  “你说我要干啥啊?你对得起我么?”我吼了起来。

  “你啥意思?”她痴痴的说。

  静默,静默,温馨的宾馆突然如同坟地一样的安静,十八岁的我们陷入了冰点。

  我们对视着,半天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说我想插了你吧,我说不出口。

  良久,余佳佳发话了,说着:“你是不是想做那种事情?”

  我看了看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哼哼,你装啥啊?背着我在外面偷男人,装的清纯,我看你早就不是......”

  余佳佳听了愕然,一巴掌朝我刷来,但中间住手了。她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淡淡的说:“是,我是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想到袁少天你居然这么可耻!”

  “我可耻?是我可耻还是你可耻?”我反问她。

  她无语了,然后一步一步往床边上走,我闹不懂是要干啥。

  慢慢的,她坐在了洁白的床上,回眸盯着我,低声说:“还站着干啥?”

  这.....这是什么节奏?这是主动让我上么?

  我看了看她,说:“你啥意思?”

  她呵呵一笑,笑的就跟那些装的女神一样,而我,我虽然不是高富帅,但此刻感觉自己就是南城市最大的屌丝。

  “你不是想上我吗?那我就满足你。”说着,她就往床上爬。“不过告诉你袁少天,我看透你了。”

  看透我了,我还看透你了呢。

  我站在床边上,她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一下就把紧身的T恤脱掉,只剩黑色的内衣。见我没有动静,余佳佳如同耻笑的说:“你装啥啊?”

  我装?我不是在装,我是不知道怎么办,突然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

  余佳佳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抱住,亲了我额头一下,无比的奇怪。

  “我先去洗澡,你要进来也可以。”

  就这样,她只穿着内衣就走进了厕所.......她走进了厕所,还穿着的如此暴露,看上去是那样的随性,那样的无所顾忌。而这种无所顾忌,根本不是余佳佳以往的作风。要知道,她是我们班出了名的保守女孩,真的很保守。

  当然,可能她所谓的保守只不过是用来掩盖自己浪荡的外衣。但说真的,我看着现在的她,我心里不好受,似乎我们的世界里,某个环节出了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领风骚说:

慢热的书 ,后面会越来越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