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说那个谁,你到底要不要吃早餐。再不起床的话,我就勉为其难把它吃了。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喂,你有必要吗?慢点吃。叫你起床你死都不吭气。”一个白衣男子站在山洞旁边调侃着。男子大概20来岁,眼神有些迷离,但全身上下的气质清风霁月。说是极品帅哥也不为过。坐在男子身边的是一位看起来比他略小的少年,正在以光速吞噬着早餐。几秒钟后,少年放下了碗。用力的打了一个饱嗝。“黎。。。。。哦不,师父。你还有吗?”白衣男子翻了翻白眼,这小子叫师父的感觉怎么总怪怪的。“冷暄啊,对不起,你不仅解决了早餐,连中餐也顺便解决了。所以。。。。。”“不要所以,不要所以。中餐我还要吃这么多,不,两倍这么多。”

  “唉,这小子要什么时候才肯干点正事啊。”白衣男子自言自语喃喃到,“亏他还是那个人的儿子。”“喂,你说谁是谁儿子,敢乱认儿子小心我打你啊。”只见冷暄此时已经占到了他的身后。

  这个世界是一个强者的世界。修炼者大致分为剑修者,控法师与散修。剑修者与法师都是分为十个等级。到了第三个等级便可以在一个小镇上作威作福。第五个等级则可真正称为强者,并拥有飞行的能力。一些强大的宗派,皇室则可能拥有七阶甚至八阶的强者。而散修则需要自己开创一种修炼途径,所以有名的散修无一不是强中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辅助修炼的职业。例如,驭灵师,圣灵幻师,药师,法器师等等。这些职业无一不是需要很苛刻的天赋。前三章都需要很过人的灵魂力量。而法器师则是要很强的炼器天赋。

  一般的孩子大多从6岁或7岁开始修炼,更早的甚至3,4岁。而此时的冷暄已经15岁了,还没开始修炼。是他不想吗?当然不是。他没有关于父母的记忆,有的只是一个师父。这个师父在他6岁时就想把他训练成一名剑修者。可是呢。训练了一年后,还没有触摸段体的门槛。于是师父又想把他培养成一名控法师。好家伙,冷暄终于凝聚出了一道火苗。还没来得及庆祝,火苗直接爆开了。

  最后师父终于得出结论,冷暄是无序之体。什么意思?就是修炼废体呗。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冷暄只能看着自己的玩伴一个个变强。所以也只能常常仰天长叹。

  “别叹气了,修炼不是唯一的出路,你可以去做一个铁匠嘛,说不定,终其一生可以当个法器师。好吧,虽然概率不高。但拼一拼还是有希望的。喂,把石头放下,有话好好说。”冷暄的眼睛闪烁着点点泪花:“黎雾权!”

  …*酷匠#网唯c◇一~正√9版,《¤其他#!都是盗‘版,J

  冷暄将石头慢慢放了下来,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好吧,我不打击你了。”黎雾权表情骤然严肃起来,“既然是你的师父,就不能只管你的饭菜。”冷暄的脸色没有太多的好转,听了黎雾权的话,旋即冷哼了一声:“你觉得现在的我还有希望?”黎雾权虎眼一眯,将身子侧了一下。银色的长发散落,俨然如世外仙人。“冷暄,你想不想念你的父母?”冷暄听后不禁将身子一怔,他没有任何关于父母的记忆,更谈不上想念与否。他只是有时在梦中见到一个身着黄色素服的男子,本着血脉的亲和,他敢断定,这人--一定是自己的父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黎雾权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你的父亲没事,他过得很好,你母亲也一样,但他们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别说是你现在,就算你真的是天才,也很难帮的上忙。不过,我相信他的儿子注定不会平凡。”

  冷暄听后有些呆若木鸡,他也一改平时的不庄重。“师父,你认识我父亲?”“何止是认识,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而且,我们还有一样的敌人。有些事情你过早知道没有好处。”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缘起缘灭。虽然现在的你看起来是一个废物,但以后的事情谁有能说清楚。你了解散修吗?”

  “散修?玄禹帝国吴天师的《驻风决》怎么样?”冷暄所生活的这座山叫做蓝灵山,是红莲城的一座不太起眼的山。而红莲城只是玄禹帝国的中等城市。玄禹帝国高手无数。这位吴天师曾经以一己之力对战三名七阶控法师与一名缔器级的剑修者,最终虽然没有取胜,但自己也全身而退,没有受到太重的伤。

  “《驻风决》?这种二流散修功法我还看不上眼。至于你说的那个吴天师同样也只是实力平平而已。说句不客气的,他给我提鞋都不配。”黎雾权微微一笑,眼神中充满了不屑。“装,继续装。”冷暄听后不禁莞尔,“师父,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说话这么幼稚啊。”

  黎雾权脸上滑过几条黑线:“小子,你过来。”冷暄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样,直接往黎雾权这边挪。黎雾权手指一点,冷暄的头猛然嗡嗡作响。一股剧痛从身体各处传来。冷暄的脑门冒起了汗,面色涨红,牙齿咯咯作响。几十息后,这股剧痛消失了。”破虚灵鉴?“冷暄的意识海中闪过几个字。

  黎雾权突然出现在半空,手中凝聚着能量球,一脸严肃的凝视着冷暄。冷暄眼瞳微缩:”你要干嘛,毁尸灭迹啊!““别紧张,这只是一个小测试!

  黎雾权的手印飞速变幻,能量球暴涨到了一丈大小。狂风掠过,一头银发散落在了空中。不过他的表情没有太过认真。冷暄的意识海中产生了强烈的悸动。

  “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天才还是废物!"黎雾权的身体若鬼魅般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冷暄身后。冷暄的脑门冷汗渗出,他猛然转身,本能的抬起了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迪说:

咳咳,刚开始写,前面有些短,相信我后面会加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