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群人,就在这无数人的众目睽睽下,大摇大摆的走粗了学校,找了个地方吃饭去了。

  “哎呀,不是我说啊,这天哥就是牛X啊!”易词源首先说到。

  “是啊,羽哥真是厉害,凭借一己之力大战五虎,那场面,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尤其是最后一招,那个狼的技能,简直拽爆天啊!”郭睿爆了一口粗话。

  。。。。。。

  酷…匠$:网N唯K一o正\版‘,其他A都是p盗版

  听着听着我就听不下去了,有的叫天哥,有的叫羽哥,都分不清了。

  “唉唉唉,都停一下,这样吧,统一一下,咱们这些最亲的人就叫羽哥,外人就叫天哥吧!”我说。

  说完之后,又是一顿吃喝。

  吃完之后,我们一伙人,先把夏幽妍这个女生送回了家,之后开了个比较大的房间,就进去了。我们可不是搞基。。。。。。

  进去之后,直接一头仰在了床上,呼!~~~真舒服啊!

  郭睿、易词源、陈阳、郭少博,还有和我打赌,赌输了,现在是我小弟的林震天,他们五个在床上不断的说话。

  我把他们几个都拉起来,对着易词源说:“小源,你去吧咱们所有的兄弟都找来,对,所有的,少一个都不行,我有大事要说。”

  陈阳二话没说,直接就去了。

  我们五个在房间里,我运功疗伤,林震天助我疗伤,不得不说,两个人一起就是快,不出一小时,我就回复了。还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虽然我们不是一男一女。

  又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把,浩浩荡荡的两百多号人来了宾馆,那服务员一看这架势,以为有人要闹事,当即就慌了,但易词源和他解释清楚了,并给了他封口费,才把站台的人给稳定下来。

  当时,我们正在聊天,“咣。”的一声,门开了。

  “天哥,天哥。”二百多号人喊着。

  我去,这。。。这二百多人啊,都赶得上一个三等帮会顶尖的存在了,也不得不说易词源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将近一小时就把人给召集来了,不光我们学校,还有比的学校,能在这段时间里做到这一点,简直太难了,可易词源却做得到。果真文武双全。

  我连忙让他们一个个都挤了进来。二百多人,即一个大房间,没人喘一口气,都热得不行。

  看着他们摩肩接踵,还聊着天,我清清嗓子。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啊!大家静一静,我有话要说。

  ”天哥,这么晚了,还叫我们粗来,不会要群p搞基吧?“这声音一发出来,所有人都笑了。

  确实,我平时都是一副笑脸,这些人也都改开玩笑开玩笑。

  ”别说话,我有正事。“我冷冷的说道,这可不死闹着玩那儿了。

  他们看着我漏出了平时少有的凝重,也纷纷冷静了下来。

  ”花盆里长不出青松,鸟笼里飞不出雄鹰,我们不肯能只窝在这小小的校园里,那样只是在这些学生里算是混的好,但是,毕业呢,将来步入社会呢,,还是一个被欺负的主,所以,今天把大家召集在这里,是想说,我打算混黑,黑这条路,可能一步错,步步错,也许那天稍不留神就把命给丢了,但是混的好的话,没人敢欺负自己,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也能抬得起头来,能飞黄腾达。虽然有风险,但是,人生在于拼搏,爱拼才会赢,人生能有几回搏,我今天就在这儿说了,想跟我混的,跟我走,不想跟我混的,现在就走粗这房间,我不拦着你,但那样你一直都不会有出息,一直都是低头做人。“说完这话,不仅那些人,就连郭睿他们都懵了,混黑,,,这可不是好玩的,真的,也许那天一不留神,命就没了。但是我想混,只有混的好了,才不会被欺负,才能抬头做人,才能保护好自己应该保护的人。但是我不后悔自己说粗这些话,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拼了命走下去。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彻彻底底的沉默下来,一个个的自己在心里做着思想斗争,衡量着利与弊。利就是成功了,天下唯我独尊;失败了,下地狱,猪狗不如。

  ”当然,我也不逼你们,想走的可以走,我不拦着你,只是你从今以后和我们,和我高天羽再无半分关系,留下来的,就是一辈子的兄弟。你们选择吧!“我冲着他们说道。

  然而我没想到,第一个选择的竟是林震天。

  ”羽哥,要生要死,我林震天跟着你,我本来就是XX学院的,那学校都是好学生,天天死板的学习,我不想永远做一个学生,我想飞黄腾达,然后我来了圣婴学院,开始混,我以为自己已经够厉害了,但是,遇见了羽哥你,我才知道什么叫妖孽。也正好,羽哥你想混,我林震天跟着你,生死不弃。“到了最后,林震天直接吼了粗来。

  紧接着,郭睿有开口了。

  ”羽哥,我也跟着你,咱俩认识三年了,从一开始,我就把你当成我的大哥,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大哥,我不会忘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你帮助了我,那一次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上刀山,下火海,我跟着你。“呵呵,没想到郭睿还记得那一次。那是初一的时候,也就是我和郭睿刚刚认识的时候,由于郭睿的人缘,他有好多朋友,有一次,郭睿挨打了,所有人都选择了袖手旁观,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冲了上去,和郭睿一起扛了下来。我当时清楚的看见郭睿的眼里已经有了泪珠,眼神无比的坚定,也许那时候,他就决定了吧。

  ”羽哥,我也跟着你,我刚开始和你一样,只是一个被人欺负的人,有能力却施展不开,就像那林冲在白衣秀士王伦那里一样,有本事不被重用,有本事施展不开。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人不能一直受欺负,那样只会越来越渣。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易词源跟定你了。“易词源也开口了。随后陈阳、郭凌博,也一一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看见这么多人答应,这些兄弟也终于是忍不住,几个性格好斗,骨子里透漏着狂野的的兄弟也是大叫:“我也去,天哥,上刀山,下火海,我们绝无二话。”

  “我也去!”众人高呼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