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被打扮地很干净的刘文,出现在了大厅内。

  王夫人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道:“不错,现在跟这张相片相差无几了。白管家,你的药酒效果很好,这么快就将他的伤医治好了。”

  白崇波马上拍马屁道:“夫人的吩咐,我怎么敢怠慢呢?”

  王夫人朝阿狗说道:“小伙,你应该肚子饿了吧?我们先过去吃饭吧。”她这时对刘文有了罕见的笑容。说完,她先走向了不远处的餐桌。那是一面三米长的餐桌,上面已经摆满了各种美食和水果。

  刘文疑惑着王夫人态度上的变化,不过他也没有想的太复杂,他的视线顺着王夫人的方向看向了那面餐桌。看到那令人垂延的食物,他的肚子已经咕咕作响。

  王夫人看见刘文没有行动,笑着催促道:“小伙,怎么还站着呢?过来一起吃呀。”

  刘文这时跑了过去,来到桌前,两手快速地抓起食物便往嘴里塞。他已经好几天没吃饭,看到眼前这么多食物,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

  王夫人说道:“慢点,小伙,没人跟你抢。如果还不够的话,我会吩咐下人再多做点的。”对于刘文这狼狈的吃相,她没有反感,而是和蔼地关心着阿狗,那语气俨然一位亲人一般。

  面对王夫人的盛情款待,刘文感激道:“谢谢你,王夫人。”

  王夫人对刘文称赞道:“还真是个有礼貌的帅小伙。对咯,你叫什么名字呢?”

  刘文答道:“刘文。爹爹给我取的小名叫阿狗。”

  王夫人有趣地笑了起来,道:“阿狗?这名字够特别的。”

  ……

  二十分钟后,刘文吃饱了。餐桌上的那摆满的食物,已经有一小半给掏空。

  王夫人开玩笑道:“阿狗呀,你的胃口还蛮大的嘛。”短暂的聊天,她已跟刘文混熟了。

  刘文不好意思道:“王夫人见笑了,我是饿坏了。”他对王夫人也有了好感。

  王夫人同情道:“阿狗呀,以后不要跟我客气,知道吗?想吃什么就告诉白管家,他会替你准备的。”这话让刘文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心里情不自禁地感动起来。

  这时,刘文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他还在街上受罪呢。想到这,他恳求王夫人道:“王夫人,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王夫人信誓旦旦道:“什么忙呢?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帮你搞掂的。”

  这时,刘文把自己父亲的情况跟王夫人说了。王夫人听后,脸中显露了同情之色,安抚了刘文一番。接着,她叫来了白管家,过去跟他嘀咕了几句,然后,白管家走出了大厅。

  王夫人说道:“阿狗,你放心,我已交代白管家管家去办了。待会,你跟你父亲就能相见了。”

  看见王夫人那么热心帮助自己,刘文感激道:“王夫人,我刘文会永远记住你的大恩大德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刘文去做的,你尽管说,我就算死也会替你完成的。”

  听到这话,王夫人眼睛一亮,道:“阿狗呀,你这话就言重了,我怎么舍得让你去死呢?不过,我还确实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她之前的付出,等的就是刘文这句话。

  刘文说道:“王夫人,请讲,我刘文受了你那么多的恩惠,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完成的。”他非常想报刚才的那些恩惠。

  王夫人说道:“刘文呀,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确实是一个好人。我要你办的事就是……,知道了吗?”她将委托的事详细地跟阿狗说了一遍。

  刘文说道:“这件事……好吧,我尽力吧。那请王夫人带路。”他刚开始显得很为难,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过了一会,刘文被带到一个房间的门前。

  王夫人交代道:“刘文,我说的那个人就在这里,你就按我刚才说的去做就好了。可以吗?”

  看见王夫人那么照顾自己的感受,刘信誓旦旦道:“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这时,他推开了门,并走了进去。

  一进屋内,一阵冷飕飕的感觉吹上了脸颊,刘文打了个冷颤,这里面不会有鬼吧?

  他环顾了下四周,看到了一张睡椅上躺着一个老人,那老人正闭着眼睛。

  咦!他原来在这里,王夫人指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了。

  刘文打量起了眼前这个人,他已经老态龙钟,显然是一个步入古稀的老人,不过,那一米八几的身躯,却显得他极为高大魁梧。

  “咳咳,是谁?”这时,那个老人睁开了那疲倦的双眼。他看到了眼前的刘文,顿时两眼放大开来,惊喜道:“是天儿吗?我没看错吧?王家家那帮恶徒,竟然还真把你找过来了。”

  天儿?是指我吗?他是不是认错人了?不过,王夫人说了,一切都要顺从那个老人,然后在找机会获取那个地图。地图?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呢?

  想到这,刘文点了点头,道:“老人家,你好,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老人家背对着缓缓说到:“我叫杜甫林要记住”

  那个老人又满脸慈祥地说道:“天儿,你过来老夫这里,老夫有话对你说。”

  $@更s9新8最快W&上酷匠4网"

  看到他那慈祥的面容,刘文也动容了,于是走了过去。

  老人那干瘪的大手,抚摸在了阿狗的脸颊,眼睛湿润道:“果然跟你的孪生哥哥广儿长得一模一样,我终于找到你了,天儿。”

  刘文被老人的泪水感动了,不想隐瞒道:“老人家,其实我不叫天儿,天儿应该是你的亲人吧?”

  老人继续说道:“天儿呀,我知道那个王夫人对你说了什么,她叫你来偷地图对吧?”

  刘文吃惊道:“咦!你怎么知道的?”他可还没告诉老人他的目的。

  老人说出了自己意图:“天儿,其实是大伯骗他们的,大伯主要是想利用他们王家的势力,寻找到你而已。”

  “大伯?”阿狗被这两个字震惊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芳梅说:

世界就是如此。 把此章献给我兄弟陈立果。 谢谢各位。 有意见加扣扣2551017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