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大街上,一个二十岁青年,衣衫破烂,乌漆墨黑,正跪在地上乞讨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谁都没有朝他投来同情的目光,有的只是鄙视和嘲笑的眼神。

  在那青年的后面,躺着一位体弱多病的老人,面容十分憔悴,似乎得了什么重病。“咳咳,阿狗子,不用管我了,你还年轻,出去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应该没问题的。”那位老人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语气中充满了关怀。

  “爹,我不能离开你,你现在需要人照顾。”那个叫刘文的青年,沉默的脸上,流出了眼泪。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马上看医生,但是,自己身无分文,只能通过乞讨来凑齐那点医药费了。

  就在这时,几个懒散的城管员,喊道:“喂喂,你们这些乞丐,怎么明目张胆地在这里乞讨?知道这样严重影响了市区的市容吗?赶紧给老子滚开,有多远滚多远。”他们手中拿着铁管,在驱赶着刘文刘文连忙哀求道:“几位大哥,能行行好吗?我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医药费。我在占用这个地方一点时间,马上就会走的。”

  “嘭!”一声铁棍敲打地面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队长模样的城管,不耐烦道:“喂,乞丐,别再老子面前猫哭耗子的,这一套,老子见多了。现在,赶紧给我滚,我可声明啦,这是最后一次提醒。”

  “刘文儿,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后面的那个老人,连忙支撑起了那虚弱的身体,但还是没有力气完全翻上来。

  刘文担心道:“爹,你别乱动,这样会加重病情的。”

  “嘭!”一只大脚,朝刘文踢了过来,他被撂倒在地上。“尼玛!慢吞吞的。”那个队长恶狠狠道。接着,他挥了挥手,其他那几位治安也动起手来。

  “嘭!……”拳打脚踢,不断地施加在刘文身上,这时,他那柔弱的身板,已经冒出了道道痕迹。

  “各位大哥,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他啦,我现在就拉他走。”那个老人努力地撑起身躯,并哀求着那帮凶狠的城管。

  那个队长面无表情道:“弟兄们,也招呼下那个老不死的吧。”

  这时,一个高壮的治安讨好道:“虎哥,我现在就去给那个老不死的松下筋骨。”

  “嘭!……”那个高壮治安,完全没有软手,重重脚板,猛踩猛踢地施加在那位老人身上。老人本来就体弱多病,给他那么一折腾,马上死尸般躺在了地上。

  看到那位老人没了动静,那位高壮城管开始有点害怕了,道:“虎哥,好像把他干掉了。”

  那队长依然面无表情道:“没事!一个贱乞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个小乞丐,顺便也干掉吧,省的妨碍市容。”

  刘文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后,愤怒道:“你们这帮畜生,不得好死。”但他也只是过过嘴硬而已,他现在依然被其他城管虐压的死死的,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那个高壮的城管,狰狞道:“尼玛,一个贱乞丐,敢骂老子畜生,老子抽死你。”说完,他的大脚就揣了过来,没有落空地踢在了阿狗身上。

  噗嗤!

  刘文终于受不了这个重击,一口闷血吐了出来,样子好是狼狈。

  那些城管,看到他那种惨状,没有留手,继续加大了力度,显然是下了狠心,要将他活活踹死。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那些城管这才停下了动作,眼睛好奇地望向了声音处。

  两辆黑色小轿车,里面走出了七八个黑衣人,他们手中每人拿着一把自动手枪。

  一个黑衣人对另一个黑衣人说道:“黑狼哥,这个乞丐,就是我今天下午跟你说的那个人。”

  黑狼说道:“知道了。”这时,他望向了刘文。

  听到两人的对话,那些城管个个心颤起来,以为那些黑衣人是阿狗的帮手,连忙退后到了一边。

  黑狼没有理会那些城管,而是径直走到了阿狗面前。接着,他蹲下了身,右手抬起了刘文的头,想看清刘文的面容。

  刘文困惑地看着这个黑狼,不知他想干什么。

  “还真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样。”

  自言自语一句后,黑狼命令道:“你们赶紧把他抬进车里,王夫人还在等着呢。”

  “遵命!”这时,三四个黑衣人,手脚利索地把阿狗抬进了车内。

  刘文拼命挣扎道:“喂,你们放开我!为什么要抓我?”

  这时,黑狼把枪顶着刘文的头威胁道:“小子,你最好别乱动,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阿狗最后被迫投降了。

  没多久,两辆小车消失在了这条街道。

  那个高壮城管好奇:“虎哥,那些是什么人呀?每个人都拿着枪的。幸好他们跟那个乞丐不是一伙的。”他额头已经冒出汗,明显被刚才那帮黑衣人吓到了。

  那个队长城管贼眼道:“应该是王公馆的人。我刚才看了那两辆车,它们做了王公馆的标志。那个乞丐,什么时候惹了这种大人物?这次不用我们收拾,他都会死无藏身之地了。哈哈!”接着他便狂笑起来。

  两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一栋别墅里面,此刻外面已经站了一男一女。

  黑狼对一个女人恭敬道:“王夫人,让你久等了,我已经把人给你带过来了。”那个女人,打扮极其华丽,一身紫色旗袍,耀眼的首饰将她修饰地无比高贵。

  这话让那个女人听了很高兴,道:“黑狼,你这次做的很好,我会叫彪爷好好提拨你的。”

  黑狼说道:“谢谢夫人的厚爱。”说着,他挥了挥手,命令那帮手下把刘文带出来。很快,刘文被带到了那个王夫人r面前。

  酷匠@网(_正版首发)*

  刘文好奇和陌生地盯着王夫人,这个女人是谁?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到这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明芳梅说:

大家好! 我刚写 不好意思啊! 一天就更新一章啊! 又提议 和意见加我扣扣2551017665。 献给张罗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