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古灵的话让我心里不由一暖,尽管她说的是“我们”,我却自动脑补为“我”,只是一想到乔木的话,我就提醒自己不要多想了,对于古灵而言,我只是她的责任罢了。

  ~、酷(Q匠4"网hz唯!i一正版,&其{他oa都是0盗¤版9d

  古老爷子依旧笑眯眯的,乔木也一脸淡然,我感觉他们似乎都没有把这个赌注放在心上,或者可以说他们并不认为有他们在,别人还能伤的了我,连带着我自己都没那么紧张了。我望着茶几上的黄纸,好奇道:“老爷子,您这是写什么呢?练字呢?”

  古老爷子摇摇头,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我说:“不是,这是今晚给你用的。”

  “给我用的?”我好奇的走过去,看到这黄纸上写着我不认识的字,说是字,不如说更像是一种复杂的符号,而这个符号周围,则是一些奇怪的图案,跟花藤盘绕在四周似的。我立刻想起了电视里看到的那种道士用的东西,我想,这黄纸应该就是符纸,这字写上去,就形成符箓了。

  而这张符箓旁,还有几张符纸,只是符纸被折成了三角形,看起来很小巧玲珑,而符纸旁还有一沓红线,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不等我问出心里的困惑,古老爷子就笑着说道:“好啦好啦,你们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弄好了。”

  说着,他跟古灵对视一眼,古灵放下包,说道:“我去做菜。”

  我赶紧去厨房帮忙,因为古灵的手指不能沾水,我怕她洗菜的时候碰到。

  做菜期间,古灵一句话也没跟我说,我总觉得自从从疯大姐家回来以后,她就变得格外的冷淡。

  准备好饭菜后,我准备去客厅,路过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不由推开门,然后就看到房间里满满的都是红线,红线上,则是一个大红灯笼,灯笼正对着我的方向,则贴着他刚才制作的那张符箓。

  而红线下,挂着许许多多那个三角形符箓,窗外的风吹进来,符箓轻轻摇晃着,跟无声的风铃似的。

  我问古老爷子这是什么?难道是放大版的护身符?他掏出打火机,笑着说:“这不是护身符,这是……”说到这里,他突然又半眯起眼睛,卖起了关子,说道:“今晚你就知道了。哎哟,今晚可是你的好日子啊。”

  看着那盏红灯笼,我不由想起我以前在家乡生活的时候,谁家要是有喜事,就会在门口挂个红灯笼,这喜事无非就是结婚,生孩子,考大学。可现在我一样不占,怎么需要挂红灯笼呢?

  古老爷子没打算给我解释,我也就没问,不过我很好奇这灯笼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竟然没有挂着任何东西,凭空的悬浮在窗户前。

  怀着各种疑问吃完了饭,当我收拾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古灵冒出一句让我意外的话,她说:“乔木,今晚你睡沙发。”

  我好奇的问道:“这个,乔木睡沙发不太方便吧?他浑身是伤,万一要上厕所咋办?”

  “有我呢,今晚我会留下来。”古老爷子笑眯眯的说道,一副不劳我担心的样子。

  我发现他们三个真的很奇怪,也肯定有事瞒着我,但我知道他们是不会害我的,所以就没有再说什么,心想着反正早晚会知道答案的。

  等我收拾好后,古老爷子已经在客厅打好了地铺,而古灵不在这里,估计是回房间了吧,桌子上放了一本书,古老爷子看到我,就把书抓起来扔给了我,笑嘻嘻的说:“我古家尸鬼破术。你拿去看看,这里面描述的是最简单的口诀和符箓的制作方法,你好好看看。”

  我“哦”了一声,想起古灵今天的话,好奇的问道:“老爷子,古灵说这是古家密不外传的东西,可为什么您愿意把这东西教授给我啊?”

  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乔木,小样,别以为你掩饰的好,我就看不出你眼睛里燃烧着那熊熊的嫉妒之火!

  古老爷子笑眯眯的说:“也不是什么密不外传的东西,只不过我一直找不到除了我们自家人之外,值得信任的传承者,不过你既然是小灵子选定的人,我觉得就是值得信任的。哈哈,好了,你去吧。”

  我拿着书,道了谢,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房间。老爷子说是因为古灵才对我这么好,古灵却说她不知道原因,这两种说法看起来没有什么矛盾,但为何我就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回到房间,我就认真的翻起了书,不知不觉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于是放下书,准备关灯睡觉。

  关灯前,我看了一眼窗户,只见大红灯笼此时正安静的竖在那里,可能因为是夜里看吧,当我把灯一关,那灯笼就显得有些诡异,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今天疯大姐家那悬挂在半空中的大红衣服。

  现在想来,那衣服感觉跟嫁衣似的。一边胡思乱想着,我一边背过身去,渐渐的,我感觉后背吹来一股阴风,与此同时,我的身后突然亮了许多,这种亮不是开了灯的亮,而是点了蜡烛的那种亮。

  我转过身去,与此同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而当我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我整个人浑身一震,朝后猛地靠在了墙上。

  只见,无数根红蜡烛漂浮在半空中,蜡烛中央,一个女孩浓妆艳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旗袍,头戴红花,脚穿绣花鞋,手里则拿着一个类似于古代成亲用的那种红绸带,缓缓的朝我走来。

  而她的身边,疯大姐正扶着她,笑眯眯的望着我,说:“女婿,快来接新娘啊。”

  我浑身直冒冷汗,哪里还有力气爬起来,我说:“大姐,俗话说,人鬼殊途,你女儿已经死了,你要那么想让她嫁人,就给她找个鬼夫好了,我……我是真不行。”说着,我朝四周望去,发现那盏红灯笼已经不见了,而房间的四周也跟被人用什么封闭起来了似的,空气里满满都是蜡烛和香水混合起来的,难闻的味道。

  疯大姐此时看起来却一点都没有疯,她笑着说:“女婿,别开玩笑了,你虽然是活人,但是我知道,你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既然你早晚是要死的,倒不如给我闺女做个老公,等你死了,你们两个也好有个伴。”说着,她推了一把女孩,淡淡道:“闺女,去吧。”

  那原本目光呆滞的鬼新娘,突然一下子就飘了过来,而她僵硬的脸上,则露出一抹跟情景很不搭配的娇羞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