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呢?

  我抹了一把眼泪,低下头说:“没有人会理解我的心情的,只是我敢说,若你是我,你也一定会像我一样。我爱小雪,所以看到她变了模样而心痛,但我更多的是自责,我知道,她是因为我才疯魔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我没有让她放心,是我做得不够好。”

  古灵没有说话,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努力驱散破败的心情,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房间里有陷阱的?是向伯露出了什么致命的破绽么?”

  古灵收起笔,淡淡道:“其实早在昨天,爷爷就提醒过我,让我小心这个向左,他说向左虽然一直都很本分,但是殡仪馆曾经出现过好几起丢尸的案件,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但是爷爷一直都怀疑是他,所以我才对他格外的注意。”

  原来如此,只是真没想到向左的胆子这么肥,竟然敢在古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就算血屠门真的实力强大,他们也太低估古老爷子了。

  我说:“难怪,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用红线啊?”说到这里,我不由看向她的手指,见她的小拇指依旧在流血,有些心疼的说:“你的手还在流血,我去附近药店给你买创可贴!”

  谁知,古灵却浑然不在意道:“无妨,我没什么事。”

  见她好像刻意冷落我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来到另外一个房间,打开门,四处看了看,说道:“那个妇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如果你为她担心的话,我可以让人帮你问问她的下落。好了,我们走吧。”

  我忙跟上她,见她不说话,我也不敢说话,只是当看到她的小拇指依然血流不止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抓着她的手,直接把她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她瞪大眼睛望着我,随即抽出手,抬手就狠狠给了我一巴掌。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我给打蒙了,我傻傻的看着怒气冲冲的古灵,心里不是滋味,我说:“对不起,我不是要占你便宜,而是太心急了,你现在的脸色很苍白,再流血的话……”说到这里,我尴尬的看着她,见她拿出纸巾嫌弃的擦着自己的小手指,我更是有种想找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电视剧看多了就是不好啊,以至于在慌乱的时候,我的本能反应就是脑残剧里的这种情节。试问,古灵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行为呢?而且,我觉得她似乎从小雪离开后,就一直有意的排斥我。难道,我之前说的话被她听到了?

  那么,她疏远我,是因为介意我说话么?

  古灵淡淡道:“走吧,我们得去把尸体运走才行。”

  我忙问道:“那这些痕迹……”说着,我看向了地上那些蠕动的虫子,还有那两只胳膊和手,欲言又止。

  古灵淡淡道:“血屠门自然会有人来清理,这些事不用你我操心。”

  我愣了愣,随即说道:“你是说,血屠门的人还会来么?”

  她点了点头,我说:“那我们要不管他们么?”

  古灵摇摇头,说道:“管不得。现在还不是我们和血屠门撕破脸皮的时候,否则,以我之力是无法与之抗衡的,所以暂且只能想办法。”

  “那向伯呢?”我说着,推开门,就看到向伯奄奄一息的躺在院子里,他看着我,眼神恶毒,但愣是没敢说一句话。

  古灵冷冷一笑,眼神里突然带了几分残忍的味道,她说:“他?还是让血屠门的人来对付他吧。背叛血屠门的下场,可是难以想象的。”

  “背叛?”我好奇的看着古灵,她淡淡道:“我已经从他的口中问出了关于这张面具的秘密。”

  原来如此!看样子,这次就算不用古老爷子帮忙,古灵也掌握了一手资料。我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向伯,打心眼里好奇古灵究竟用了什么方法逼这个狡猾的男人开口的。

  我看了一眼那挂在古灵包上的面具,她似乎知道我在疑惑什么,淡淡开口道:“血屠门是一个一群妄图以邪魔外道,来达到永生目的的邪恶之徒组建的门派,这个门派为达目的,无恶不作。而以前我一直以为这个门派行走于暗处,远离尘世,如今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生活中。”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S酷&匠√网首h发kg

  古灵继续慢条斯理的解释道:“事实上,血屠门旗下有五大分支,这五大分支,分别为养尸门,养鬼门,八卦门,寻命门,还有就是传奇门。这里面,最特别的就是传奇门,传奇门就像是一个学校里面的尖子班级,融合了其他几大门的优秀人才,里面的人同时掌握多种妖术,譬如杨超,既能养鬼,又能养尸,他就是传奇门的人。而女孩的父亲,还有姓向的,则是养尸门的人,他们只能控尸,无法控魂。”

  “而寻命门的人,则专门负责到尘世间寻找适合的命格,然后通知其他几门,让他们过来分瓜这个人的尸体和魂魄,这些死掉的人,往往都死不见尸,所以警察就算查也查不到。而若传奇门看上的人,其他几门不得与之争夺。”

  说到这里,她看着我说:“这下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你会被选中,而这几个女孩又为何会遇害了吧?”

  我点了点头,有些难受的说:“她们,包括小雪,其实都是被选中的人,是么?”

  “不错。”

  “那群人真是可恶,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女朋友,亲人的生命都不放在眼中,简直罪该万死!”我说到这里,紧紧攥着拳头,担心地说:“这么说,接下来还会有命案发生?”

  古灵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不是接下来,而是在每时每刻,世界的各处,可能都有一条无辜的生命消亡。这些人深谙‘大隐隐于市’的道理,以普通人的身份,混杂在尘世间,可以说,大街上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人,说不定就是血屠门的爪牙。”

  听着古灵的描述,我顿时觉得不寒而栗,若果真如此,血屠门真的就太可怕了。

  此时我们已经出了弄堂,阳光瞬间驱散了我身上的那股阴冷,我转过身去,突然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弄堂里,她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披头散发,直勾勾的盯着我,笑嘻嘻的说:“女婿,你走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