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听了我的话,将面具递到我的手里,我仔细的看着,发现这面具真的跟杨超的不太一样。

  我指着面具上的嘴巴,说道:“唇色不一样。这个……算不算?”

  古灵淡淡道:“这要等见到我爷爷再说。我已经让我爷爷帮我差人调查血屠门了,虽然这个门派隐秘而低调,但是以我爷爷的能力,还是能查出一些事情的。”

  我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古老爷子到底有啥背景啊,听你的语气,他不是一般的有能耐啊。”

  古灵没有回答我,我知道自己又问了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也就没再多问,而是蹲在棺材旁,望着棺材里的女尸,自言自语道:“这女孩的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爸爸既然已经被你揭穿了身份,断然是不会再住在原来的地方的,这么一来,那女人估计无依无靠了。”

  说到这里,我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总觉得如果不回头看看的话,那妇人可能会有麻烦。这时,不远处驶来一辆白色的长面包车,远远的,面包车司机就对着我们死命的按喇叭,我立刻认出那人就是今天早上让我运尸体的人,他姓向,五十多岁,按理来说我该喊他一声向伯。

  车子如一阵风般停在了我们面前,随即,向伯走下车来,看了一眼棺材,又看了一眼我说:“小兄弟,你今天第一天出门运尸体就遇到了这种事,也忒晦气了,我建议你赶紧买个护身符戴在身上,避避邪。”

  我心说可不倒霉么,刚赚了两条烟就随着车炸了,我这还没来得及抽上几口呢。

  酷kd匠h网&唯一…正版iT,其他都?e是盗k版")

  古灵淡淡道:“好了,有什么事回殡仪馆再说吧,现在重要的是把人送回去。”

  向伯听了古灵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说好,不过当我跟他吃力的把棺材给挪进车里以后,他突然说道:“对了,我们还不能回殡仪馆。”

  “为什么?”我疑惑的看向他,他说:“我来之前,馆长跟我说,这女孩的爸爸打电话来,说老婆上吊自杀了,他让馆长再找辆车把她的尸体给运到殡仪馆去。”

  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有些懊恼,没想到自己的不安成真了!只是若我们现在回去,万一那男人已经设下了局,就等我们过去来个瓮中捉鳖可怎么办?可若我们不去,那大姐没人管的话,岂不是更可怜?

  我问古灵去吗?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向伯,说道:“去,有生意上门,怎么能不去。不过车就由这位老伯开吧,我跟你守着棺材,可别让棺材再甩出去。”

  那人一听我们说去,立刻露出了一口黄牙,笑着说:“那我们走吧。”说完,他就立刻发动了车子,朝着淮南中路的方向驶去。

  我虽然有些担心,但我知道古灵一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也就没说话,安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我抬起头来,突然看到后视镜里有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而当我看向这双眼睛的时候,它慌乱的收回了目光,我看向眼睛的主人,也就是向伯,他笑着说道:“小兄弟,年纪轻轻的就当运尸工,你的胆子挺大的啊。”

  我以为他看我,只是因为对我感到好奇,也就没在意,说道:“还行……向伯,你在殡仪馆是做什么的?”

  他说:“哦,我在厂子里呆了两年了,之前是运尸工,后来厂子里的火化工病死了,我就转行当火化工了。要不是这几天清闲,我还真没时间来接你们。”说到这里,他突然发出一声“叽叽叽叽”的笑声,阴阳怪调的说道:“不过很快就有的忙咯。”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很平常,甚至带着几分调侃,但我听了以后,还是忍不住脊背发寒,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滋味,反正古怪的很。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个中年男子说自己以前就是运尸工,心里不由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说:“今天这女孩的爸爸跟我说,他以前也是运尸工,他不会是在我们厂子里干的吧?”

  他淡淡说道:“是吗?好巧,不过我们馆子里没有这个人,许是在另外两家殡仪馆工作的吧。”说完,他就不再理我,专心开车了。

  我也没再说话,只是总觉得好像有哪个地方不对,当我用余光看向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古灵时,发现她此时正在小手指上缠着一根红线,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很快,我们到了弄堂,向伯率先下了车,而我见古灵没有任何的异常,以为自己刚才是多想了,所以也没说啥就跟着下车了。

  此时已经十点多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每个地方最热闹的时候,然而,弄堂里却刮着一股阴风,家家户户的大门都紧闭着,跟躲难似的,而我们越靠近女孩家,气氛就越压抑,怎么说呢,空气就跟被什么紧紧的绷住似的,风吹得脸都生疼。

  女孩家的房门开了一半,里面悄无声息,而向伯立刻打开了大门,问道:“有人在吗?”

  我跟在古灵后面走进院子里,刚走几步,只听身后传来“哐当”一声,大门突然就关上了,我心里“突突突”的跳,整个神经都绷紧了。

  而向伯则叼着烟,跟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说:“风太大了。”说完,他就快步来到了走廊底下,而这时,他突然蹲下来说:“你们先进去,我鞋带散了,系下鞋带。”

  古灵这时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朝前走去,抬手推开了正中的房门,房门大开的一刹那,一股强烈的阴风,就像是吸盘一样,一下子把我们两人给吸了进去。而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女尸,半空中悬挂的,是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房间四周的墙上,则用血画着各种奇怪的文字。

  这些文字突然发出一道道红光,编织成一条条蛇,飞快的朝我跟古灵袭来,而身后,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紧接着,我就听到向伯哈哈大笑着说道:“灵女,没想到,你有一天会栽在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上吧?哈哈哈!”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血屠门的人,竟然给我们设下了连环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每日三更,找10下午3点,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