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些冥币,我傻眼了,随即,我愠怒的说道:“该死的,我要回头去找这个人算账!”

  可我的话音刚落,车子突然就发出了一声闷哼声,紧接着,车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朝一旁侧翻,棺材重重的撞在了车上,然后竟然滑出了车外,而匆忙之中,我急踩刹车,同时喊道:“古灵,小心!”

  手突然被抓住了,紧接着,我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竟然已经飞出了车外,紧接着,只听“嘭”的一声,车子轰的烧了起来。

  好在这段路杳无人烟,否则,这起事故恐怕还要伤及无辜呢。

  看着滚滚浓烟,和不断往上窜的大火,我心有余悸,同时,我飞快的扫视一周,发现古灵不见了。

  难道……她刚才把我拉出了车外,而她却留在了车里么?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一慌,焦急的朝着车奔去,喊道:“古灵!你在哪里?”

  回答我的,是突然蹿出十几米高的大火,我心灰意冷,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那里,怎么都不相信,那个无所不能的古灵会因为一起小小的车祸就死掉。

  而当我的余光扫到滑出车外的棺材上,我浑身一寒,此时棺材侧躺着,而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那原本躺在里面的女尸竟然不见了。

  这时,我的身后起了一阵阴风。

  我缓缓转过脸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红色,我低下头,就看到一双红色绣花鞋正安静的立在那里,而绣花鞋上面一截,却是空荡荡的,再往上,却有两条裤管,然后,两条干枯如竹竿一样的腿突然就长了出来,跟那鞋子连在了一起。

  我咽了口唾沫,缓缓抬起头来,转瞬间,一张脸从高处一下子贴到了我的脸上,她脸颊乌青,两颊干瘦枯瘪,脖子上的青筋直冒,而她的眼睛,竟然没有眼珠,只有眼白。

  此时,那双眼白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放进她的眼睛里似的,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女尸缓缓伸出干瘦的手,想掐我的脖子,我一个激灵,随即飞快的避到了一旁,躲过了她的攻击。

  她缓缓的走着,姿势十分的奇怪。只见她的头低垂着,肩膀高高的耸着,脚尖踮起,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吊着往前走似的。

  我紧紧捏着手里的玉,冷声道:“我告诉你,我心情不好,你最好别惹我!”

  我不傻,当然知道尸体是没有意识的,所以根本就听不懂我的威胁,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激怒那操纵尸体的人,让他出来,我猜这个人肯定就是那个胖子,只要他出来,我一定宰了他,为古灵报仇!

  想到这里,我心里的恐惧被愤怒所替代,我站在那里,继续喊道:“缩头乌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正躲在暗处呢!哼,连对付我一个普通人都不敢露面,你这辈子注定没有出息!垃圾!败类!”

  就这样骂骂咧咧了好久,和这具尸体周旋了好久,我有些累了,同时,也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具尸体不像是之前要害我的尸体那样灵活,有时候甚至会左右摇晃,跟要不受控制似的。

  我不禁想,难道是控制她的那个人出现了差错?就在我疑惑间,这具尸体突然朝前倒去,而我这才看到,她的腰上,有一根细细的线,此时线断了,她不再受到控制,所以才倒了下来。

  我看了看四周,心说究竟怎么回事?紧接着,我就看到古灵从路下面突然走出来,手里还抓着一样东西。看着那样东西,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股股寒气蹭蹭蹭的往我的头顶冒,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杨超曾经戴过的面具,难道,杨超回来了?

  “看什么呢?还不赶紧把这尸体给搬进棺材里?一会儿警察和民众都过来了,若让他们看到这些,可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讲明白的。”古灵将那面具往包上一挂,说道。

  我回过神来,这才看向她,只见她此时面色红润,身上毫发无损,我顿时高兴的不能自已,走过去开心的说道:“古灵,原来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我刚刚还以为你死了呢!我……”

  古灵打断我的话说:“我看起来有那么弱么?好了,别说了,先把尸体放进去,有人要来了。”说着,她递给我一个三角形的符纸,说:“这是压制尸体怨气的符箓,放进这个女尸的衣服上,可以化解她的怨气。”

  此时不远处传来警笛声,我知道警察就要过来了,我立刻接过黄符,蹲下身子,抱住了女尸的尸体,吃力的把她拖进了棺材旁,然后把棺材扶正,把她给放了进去,同时把黄符放在了她这身红衣服的口袋里。

  这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抬起头来看这个女孩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她的嘴角是微微上扬的,好像在笑似的。

  我一阵头皮发麻,一屁股就拍坐在了地上,可是,当我再次看向女孩的时候,发现她根本就没有笑。

  我心神恍惚的站起来,盖上盖子,来到古灵身边,说道:“这女尸古怪的很啊。”

  “能不古怪么?穿着大红衣服而死,心脏被人挖去,亲生父亲是害死自己的凶手,尽管已经没有了意识,但是这具尸体本身,拥有很强的怨念。”古灵说道,抬头看向我身后。

  我也转过脸来,就看到好几辆车急匆匆的停了下来,不光有公安的警车,交警的警车,还有消防车和救护车,我心说这下麻烦大了,这时,古灵淡淡道:“你在这里看好尸体,我去跟他们说一下情况。”说着,她就朝那些人走去。

  灵车的大火很快被扑灭了,交警让人将车子拖走,问了古灵一些问题,就让我们离开了,而公安民警则生成要调查一下这车起火的原因。

  酷K匠“n网`唯kG一rQ正版,_其他都是盗3;版Rj

  最后,警察他们都走了,我和古灵则站在那里等殡仪馆再开一辆灵车过来。

  点了根烟,我问古灵刚才去哪里了,她说:“我在车子起火的那一刻,就发现了那群幕后黑手。”

  我忙问道:“是这女孩的父亲跟那几个抬棺材的么?”

  古灵点了点头说是,然后指了指面具说:“这就是我从那男人脸上揭下来的面具,若不是他们人多,这里又有事情处理,我是不会放他们走的。”

  “那人果然是血屠门的人。”我拿起面具,沉声道,不过很快,我就“咦”了一声,说:“这面具,跟杨超戴的面具好像不太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