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 冥币

  “这个女孩没有心。”简单的几个字,却听得我脊背发凉,我僵硬着脖子望着一脸淡然的古灵,低声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女孩可是穿着衣服的,古灵怎么可能能看出这些来?难不成她有透视眼?那样的话她岂不是知道我穿的是啥颜色的裤衩?

  古灵扫了一眼坐在门口哭的伤心的妇人,丢下一句“一会儿再说”,就不再说话了。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个妇人,发现那个妇人此时也在看向我们,四目相对,她愣了愣,随即站起来,来到我身边,一下子抓着我的手,说道:“小伙子,我看你年纪正好,要不,你跟我闺女一起走吧。”

  这话一出,我整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忙抽出自己的手,后退一步,说道:“阿姨,您别开玩笑了……”

  “我的女儿啊,可是很漂亮的,她有很多男人追的,你看看她,她多美啊,难道你不喜欢她吗?”妇人疯疯癫癫的说道,然后深情的凝望着她的女儿。

  我心说我会喜欢一个死人,除非我有毛病!和古灵对视一眼,她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我想可能是这妇人中年丧女,伤心过度,才会说出这种话来吧,所以就放宽了心,安慰道:“阿姨,人死不能复生,您不要再伤心了,否则您女儿在那边不会安心的。”

  谁知,那妇人却低着头,发出一声声古怪的笑声,她看着我,眼睛里竟然冒了红光,说道:“我不伤心,我才不伤心呢。只要献出我的身体,我就能永远的活着,这是件好事,我怎么会伤心呢?啊……我这么对自己说,可是眼泪却情不自禁的往下流……”

  说到这里,妇人仰起脸,哈哈大笑起来。

  我感觉脸都麻了,我拉了拉古灵,问道:“这个人,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古灵却做将食指放在唇边,让我不要说话,我立刻不再说话,而是专注的看着这个妇人,妇人这时望着我,突然笑嘻嘻的说道:“爸爸,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你生我,难道就只是为了这个目的么?我好伤心哦,爸爸……”

  “臭婆娘,你胡言乱语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中年男子一声怒吼。我回过头一看,就看到男人带着好几个壮汉来到了房间,此时他怒目圆瞪,气呼呼的来到中年妇人面前,二话不说,上去就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揪着她的头发,抬起脚,想要一脚踹到她的肚子上。

  我连忙走上去拦住他,说:“大哥,不要打了,你老婆已经够伤心的了,你打她不是往她伤口上撒盐么?”

  中年男人听了我的话,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手,然后望着我,笑着说:“对不起啊,小兄弟,这臭婆娘因为闺女死了,就一直疯疯癫癫的,她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面不改色的笑着说:“嗯,没关系。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办事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从屋里拿出两条烟塞给我,我忙拒绝,他这时突然笑着说:“你一定是新上班的吧,其实这是运尸工的福利哦。”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嘿嘿”一笑,说他以前就是运尸工。

  酷匠,Z网=Q唯'一6正)版ec,其6他都,是盗)版$

  不知道为啥,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所以我不打算再跟他纠缠下去,而是点了点头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我拿了烟,然后把烟递给了古灵,跟他们说抬棺材吧。

  好不容易把尸体给搬到了车上,我就跟中年男子说让他坐好,我去开车。

  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塞了一个红包给我之后,说:“兄弟,我就不去了,你也看到了,我家那臭婆娘那个样子,我要走了,她指不定还会闹出啥事儿呢。”说着,他说:“这红包里就是要付的钱,麻烦兄弟帮我把我闺女的骨灰给收一下,等我有时间去拿,必有重谢。”

  说着,也不等我答应,立刻就下车走了。

  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我心里顿时疑惑重重。我点了一根烟,看了一眼棺材里的女孩,回到了驾驶席。

  等发动车子以后,我忍不住对古灵说道:“这个男人很奇怪,死了女儿却一点都不伤心,而且对老婆非打即骂的,明明不关心老婆,却又以老婆为借口,不想去殡仪馆,跟害怕有什么变故似的,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古灵语气淡淡的问道:“关于那个妇人的话,你怎么看?”

  我想了想,说:“她后面说的话,明显是她女儿要说的,而因为你在,所以她被鬼上身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记住了她女儿说过的话,在她女儿死后,她疯疯癫癫,无意识的说出了这些话。”

  古灵若有所思的望着我,我忙问道:“我分析的对吗?”

  她点了点头,说道:“你分析的很对,看样子你已经成熟了不少,我原本还以为你被这一系列怪事吓坏了,没想到你依然能够逻辑清晰的分析这件事。”

  得到了她的夸奖,我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但一想到那妇人说的话,我心里又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说:“古灵,你说这妇人如果说的是真的,这个男人会不会是害死自己女儿的凶手啊?这家伙不会信了什么xie教吧?而且我看那些邻居,似乎都很畏惧他的样子。”

  古灵想了想,说道:“这个人的确很有问题,而且我怀疑他根本不是普通人。”

  我忙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说:“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的‘血祭’吧?”

  我立刻想到了那个吸血的小女孩,忙点了点头说记得,她蹙眉道:“妇人说,‘献出我的生命,这样我就能够永生’,这就是血祭的中心思想。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知道血祭?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就是血屠门的门徒。而且,从女尸的相貌来看,她满脸乌青,两颊枯瘦,眼窝子深深的陷了下去,这些都说明她是被放干了血死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没有心的呢?”

  “味道。”古灵淡淡的说道,手伸向那个红包,一边打开一边说:“完整的尸体的味道,与残缺的尸体的味道是不同的,而五脏六腑的味道也各不相同。”

  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她……她怎么还能从味道分别出这些来呢?

  这时,古灵的神色突然凝重下来,我问她怎么了,她从红包里拿出几张红票子,这一看,我瞬间傻眼了:这哪里是百元大钞啊,这根本就是冥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