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古灵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心里漏跳了一拍,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说:“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记住自己的话。”

  之前,也许我真的太意气用事了,也太容易受到环境的感染,而说出,做出一些冲动的话和事情来。但是现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我也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一种渴望破土而出。

  我渴望变得强大,渴望为小雪,为李叔,为更多被那个邪恶组织而害死的人伸冤,而不仅仅是为小雪报仇血恨。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伟大的目标,大概是被古灵和乔木给感染到了吧。

  古灵半眯起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目光里带着冰冷的审视,四目相对,我毫不避开她的目光,终于,她调转目光,淡淡说道:“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好了,准备上班去吧。”

  我心里突然偷偷的高兴起来,有一种自己终于被认可的感觉。

  压下心里的欢喜,我问她那乔木怎么办,让他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啊。

  古灵说她路上已经通知了古老爷子,说古老爷子会来照顾乔木的。听她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于是我们一同离开了小区,等到我们打车的时候,正巧遇到了古老爷子,老爷子看到我们后,问道:“要去上班了?”

  “是,爷爷,乔木就拜托你了。”古灵淡淡道。

  古老爷子点了点头,突然看了我一眼,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递给我,我好奇的问他这是做什么,他说:“这玉我放在身上温养了几十年了,是难得的护身符,你带着,关键的时候能够保你一命。”

  我连忙说道:“不不,老爷子,这玉太珍贵了,我怎么能收呢?”

  古老爷子笑着说道:“臭小子,我昨天说的话你都忘了?跟我客气啥?拿着吧,我这也是为了小灵子。关键时候,你若有保障,她也无需分心照应你,那样她的危险也就能降低一分了。”

  原来古老爷子打的是这个主意。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这块玉,这块玉非常的凉,也非常的通透,是血红色的,总之,漂亮而神秘。我小心翼翼的把玉挂到脖子上,说道:“老爷子,那我就收下了,等我什么时候足够强大了,我再把玉交给您老。”

  谁知,古老爷子却笑着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他说:“哈哈,不用还给我,这块玉啊,本来就应该属于你。”

  这是何意?我刚要问老爷子,古灵突然说道:“好了,车来了,我们该走了。”

  我于是只好作罢,跟老爷子打了招呼以后,就上了车。

  很快,我们到了殡仪馆,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咋地,来第一天就有生意上门了。

  这不,刚进去,就有一个人拉着我说:“小子,你是新来的运尸工吧?”

  我点了点头,他立刻给了我一把钥匙,火急火燎的把我往院子里推,说道:“你这小子,忒不上道了,不知道运尸工都是要天不亮就来的么?这都几点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我拉到一辆长面包车前,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灵车,他丢给我一张纸,说:“你去淮南中路那边的老弄堂,打这个人的电话,他家死了一个姑娘,你去把尸体拉来。”

  一听要拉尸体,我不由有些腿软,但我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可我不知道淮南中路在哪里啊。”

  这时,古灵走了过来,淡淡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那人见是古灵来了,不知为啥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太自然,怎么说呢,像是恭敬,却又不是打心眼里的那种恭敬,总之,很别扭。

  古灵没有理睬他,而是直接拿了我手中的钥匙,拉开门上了车,我忙上了车,她问我有驾照没,我说有,她点了点头,说:“开车,我给你指路。”

  我立刻发动车子,驶出了殡仪馆,出去时,我看到祖爷爷正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跟个迎宾的似的。

  我冲他笑了笑,然后继续开车。

  此时我心里已经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对我而言,只要古灵在,我就是安全的。

  说来好笑,很难信任别人的我,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古灵给当成了自己的护身符,甚至是,我要活成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但经过今早的事情,我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没有送走小雪之前,我对任何女人都不能有不该有的想法,这样,躲在暗处的小雪才不会加深怨恨,而这是我能见到她之前,唯一能为她做的事。

  M最‘:新章)节◎上:酷x7匠Q|网m

  我开着车,在古灵的指示下,七拐八拐的,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淮南中路。

  远远的,我就看到一排低矮老旧的房子立在一条水泥路旁,房子与房子之间,有一个拱形的门,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这个拱形的门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看起来昏暗,闭塞,让人不禁想起了医院。

  找了个位子停好车,我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死者家属的电话,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得知我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男子立刻说要出来接我,过了一会,我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从一个弄堂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我和古灵下了车,朝那人走去,那人看到我,立刻给我发了根烟,然后看了一眼古灵,好奇的说道:“兄弟,你们殡仪馆的运尸工怎么还有女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那人也没再问,而是直接带我们进了长廊。

  走了没多久,我突然就听到一阵哭声,紧接着,这个中年男子气哼哼的说道:“这臭婆娘,我都跟她说了让她别哭,她还哭!”

  说着,他就带我们来到了尽头的一户人家,哭声就是从这户人家传来的,而此时,外面围满了人。

  见中年男子来了,那些人立刻窃窃私语着散开了,中年男子带着我们推开门,然后,我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房间的门口哭,而房间里,一口棺材正摆在正中央。

  我跟着中年男人进了屋,他指了指棺材,说道:“我那薄命的闺女就在这里,兄弟,我叫两个人来,我们现在把她抬上车?”说完就出去了。

  中年男子云淡风轻的说着,跟说猪肉多少钱一斤似的,这是一个父亲该有的情绪么?

  我偷偷瞄了一眼棺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乌青乌青的脸,跟中毒了似的。

  这时,古灵突然低声说道:“这个女孩没有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 醉雲蓒 mexjj 两位朋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