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看到这个被钉在架子上的人时,我看到古灵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我再次看向这个人,心里顿时狠狠一揪,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难道是乔木?”

  古灵没有理我,而是飞快的来到架子前,上下左右看了看,随即突然伸出手,飞快的将钉在这血人手掌上的一根针给拔了下来。

  刚刚还没有丝毫反应的血人,突然就仰起脸来,痛苦的大叫了一声。我走过去,这才看清楚,他真的是乔木。

  我当时就懵了,那么厉害的乔木,到底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古灵这时说道:“忍着点。”

  此时此刻,她的声音不像是以前那样冷冰冰的,而是带了一些关切和温柔,但我能感受到,她的语气里还隐隐压抑着一些怒气。

  乔木听到古灵的声音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姐,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不要说话。”古灵沉声说道,乔木只是傻笑着点了点头,古灵于是开始替他拔下第二根针,这一次,他并没有喊出声,只是紧紧咬着牙,但我看得出,他真的很痛苦,以至于他的额头瞬间流下了一层冷汗。

  接下来,古灵把他脚上的钉子也给拔了下来,然后,他整个人就朝前倒了下去,我连忙上前扶住他,他倒在我的肩膀上,呼吸微弱的我都要感觉不到了。

  我把乔木背在后背上,古灵淡淡道:“刚刚那辆车还在外面,你背着他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出去跟司机说一声。”

  我点了点头,就让古灵先出去了。我知道司机是很避讳车上留下血的,他们觉得这不吉利,所以古灵才要先去跟人家商量一下,否则的话,我可能刚背着乔木出去,他就立刻开车走人了。

  过了好一会儿,古灵才进来喊我们,我立刻背着乔木朝外走去。

  就这样,我们终于在凌晨四点的时候回到了家中。

  一进家门,古灵就让我把乔木放到沙发上,她则一头扎进了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她拎出一个药箱走了出来,然后,她让我给她烧一盆热水,我立刻跑进了厨房。等热水烧好以后,我出来发现,她正在给乔木清理伤口。

  原本我以为晚上看到那个做饭的古灵,已经是最吸引人,最让人着迷,也最特别的她了,可是,当我看到仔仔细细的为乔木包扎伤口,神情专注的她时,我才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是有着太多让人惊喜的一面。

  明明看起来那么冷酷的一个女人,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爱心也有耐心,外冷内热,古道热肠……我感觉,我要把所有美好的成语都用在她身上,才足以概括我眼中那个完美的她。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时,古灵突然转过脸来,问道:“你笑什么?”

  我微微一愣,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难道我真的如小雪所说的那样,对这个只相处了几天的女人动了心?可是在我的心里,小雪依然占据了最大的位置,依然是唯一能牵动我情绪的人啊。

  “别傻站在那里了,赶紧把水端来。”古灵冷冷的说道,就转过身来继续给乔木包扎,不再理我。

  我呆呆的“哦”了一声,赶紧端着水来到了乔木的身边。古灵让我给乔木擦脸,我赶紧去拿了一条毛巾,笨手笨脚的给乔木擦起脸来,可是当他脸上的血水被擦干净了以后,我愣住了。

  乔木目光淡淡的落在我的脸上,问道:“怎么了?”

  我指着他的额头,说道:“你右边的额头上有个印记,跟我爱罗似的。”

  古灵猛然抬起头来,乔木则伸手想去摸,被古灵给制止了,她蹙眉盯着乔木额头上那个奇怪的,五角星一样的印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我干咳一声,小心翼翼的问道:“古灵,怎么了?乔木头上的这个印记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啊?”

  乔木这时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难怪他们不惜触动那么多的人来对付我,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古灵头也不抬的说道:“不要让乔家的人知道。乔家的人,可从来不会管你是谁,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深有体会吧?”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目光犀利。

  乔木点了点头,眼神里透着些许无奈。

  m酷&匠/U网唯◇一…正)x版,e其SL他)都?O是》B盗9/版@

  我在旁边看着最喜欢打哑谜的这两姐弟,也没有多问,而是继续给乔木擦身体。这时,古灵突然说道:“以后,你每十天给乔木一碗血喝,血要从你的中指出来,听到了么?”

  我有些错愕的望着她,说道:“我?给乔木我的血喝?”

  古灵淡淡道:“怎么,你不愿意?”

  看到她那副高冷的样子,我立刻萎了,忙说:“不就是一碗血么?我有啥不乐意的,只不过……你也知道,我失血过多……本来身体就已经很虚了,再给乔木点血,那我岂不是更虚了?”说到这,我瞄了一眼古灵,她明显很不耐烦的瞪着我,问我到底想说啥。

  我笑了笑,死皮赖脸的说:“也没啥,我就是想说,你们可不可以不要打哑谜啊?乔木头上的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木和古灵对视一眼,两人沉默了好久,乔木才说道:“姐,你让我喝他的血,难道他是……”

  我立刻竖起了耳朵,可古灵却打断了乔木的话,冷冷的解释道:“那是血屠门的诅咒,今天晚上,我们去的那个房间,其实是血屠门摆下的一个阵法,阵法需要血屠门九个人来完成,这九个人将自己的精血,灌入乔木的身体,并将属于他们的邪恶力量封印在乔木的体内,因此生成了这个印记。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印记是淡淡的红色,等到它变成了鲜艳的血色,那么诅咒就彻底形成了。”

  我忙问道:“诅咒形成的话,乔木会怎样?会死么?”

  乔木摇摇头说:“不,如果只是这样,我也就不会这么担心了,我从不畏死,对我而言,比死更可怕的是,我要跟我一直追求的正义背道相驰。也就是说,这个诅咒一旦生成,那么,我就会和血屠门的那些人一样,变成奇怪的毒物,甚至内心也被魔鬼所侵蚀……”

  卧槽,血屠门的诅咒这么厉害啊?可是这么厉害的诅咒,难道用我的血就能解开?

  古灵明显猜到了我在想什么,她淡淡道:“不要自恋了,我用你的血,是为了以毒攻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每日三更,时间分别是早10点,下午三点,晚上6点。。希望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登录网站点下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