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小女孩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时间去细想,现在想来却觉得十分古怪。

  而且她说我连自己送给女朋友的内衣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在说,那个女尸身上的内衣,根本不是我之前从古灵那里买到的那件?那样的话,我可能真的找错了方向,只是,除了这件内衣,我哪里还丢了什么东西?

  老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神来,望着他,把那句话给说了。说完才想起来他可能不知道这件衣服的渊源,忙要解释,谁知,他却摸着下巴说道:“我已经从小灵子那里知道了你之前经历的事情,所以你不用跟我细说了。只是那个女鬼不可能无端端的说出这句话来,所以,你真该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在你的出租屋里落下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听了他的话,也开始认真的回想起来,可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说:“我唯一丢在那里的,恐怕就只有小雪跟我一起生活的那些过往了。”

  老爷子的身体抖了抖,摸着自己的胳膊说:“你这小子,说话也忒的麻人了。”

  我苦涩一笑,他叹了口气,也没说啥。

  $看(=正版章节/上;"酷%W匠网

  这时,古灵喊了句“爷爷来帮我”,老爷子立刻拍了拍我的胳膊,说道:“去帮小灵子吧,我休息会。”

  我点了点头,就去了厨房。古灵见是我来了,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当我从她的手里接过盘子的时候,她低声说道:“你不要以为爷爷把你当成自己人,我就会把你当成自己人,住在这里,你的一切都得听我的,否则我立刻让你流落街头。”

  这小妮子可真是一点都不可爱。我无奈的点了点头说:“是是是,女王大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对你唯命是从,不敢有丝毫的异议。”

  以前我也常常这么跟小雪说话,她每次都会被我逗笑,可是古灵跟小雪完全不同,听了这句话以后,她依旧冷冰冰的说道:“你知道就好。”

  我走出厨房,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菜,心说真的难以想象这道菜出自这个女人之手,我还以为,她的手只会给死人化妆,和拿那支笔呢。

  等饭菜都上齐了,我喊老爷子来吃饭,却发现他不见了,我找遍整个客厅都没有找到,正奇怪呢,就听到我的房间有动静。我打开门,就看到老爷子正站在储物柜那里,双手捧着我用来装小雪骨灰的瓶子,嘴里叼着一根烟,半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走过去,说道:“老爷子,这是我用来装女朋友骨灰的瓶子,有什么问题么?”

  老爷子干干一笑,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说:“没问题,当然没有问题啦,只是你这个瓶子之前好像没怎么封好,我又给你重新封了一下。哦,对了,把她的骨灰放在架子上吧,我明天给你买点香,你没事给她烧一烧。”

  说完,他扫视了四周一圈,说道:“对了,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在你房间洒了点东西,鬼是进不来的,所以你安心睡吧。至于血屠门的人,他们应该还不敢过来。”

  真没想到老爷子竟然是这么热心又细心的一个人,我心里顿时充满了感动,连忙道谢后,我从老爷子的手中接过骨灰坛,然后端端正正的放在储物柜的最中央那一格,然后抚摸着坛子,柔声说道:“小雪啊,你一定在那个世界保佑我呢吧?我过的很好,也有人关心我,也有住的地方和新的工作了,你安心的去吧。”

  说完,我就跟老爷子一起离开了房间,来到了餐桌上。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的欢愉,因为古灵做的菜简直是太好吃了,我和老爷子每个人都吃了两大碗米饭,倒是古灵,跟小鸡啄米似的,只吃了一点点。

  吃完饭后,老爷子就说要回去了,我看了一眼古灵,有些别扭的问道:“老爷子,您住在哪里啊?要不然,您搬过来跟我住一个房间好了。”

  老爷子摆了摆手,笑着说:“我住在殡仪馆旁边的一个小房子里,我得去那陪我爸喝点小酒,聊聊天,而且今天发生了那种事情,把他一个人放在那里,我也不放心啊。”说着,他就朝门口走去。

  我和古灵一起去送他,到了门口,他突然拉过我,小声说道:“你可千万别做啥不该做的事情啊,不然小心小命不保。”

  我的脸一下子烫得不行,忙说:“老爷子放心,我就是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

  老爷子哈哈大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背着手哼着小曲下了楼。我跟着古灵回到房间,她抱着胳膊冷冷的说:“去刷碗。”

  我忙点了点头说好,然后就麻溜的跑去干活了。

  等我洗刷好之后,古灵已经不在外面了,想必是回房间休息了吧。我伸了个懒腰,关了外面的灯,也回到了房间。

  匆匆洗了个澡,我就爬到了床上,因为太累了,所以我也没有玩手机,直接就躺下睡了。

  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感觉跟什么东西在桌子上晃荡似的。当我竖起耳朵听的时候,那声音又不见了,而当我又迷迷糊糊陷入梦想的时候,那奇怪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忍不住坐起身来,朝着声音的发源处望去,赫然看到储物柜上,装着小雪的骨灰坛子摇晃了一下,就停了下来。

  这个发现让我不由心里一跳,我立刻打开灯,下了床来到骨灰坛旁,发现骨灰坛还好端端的立在那里。难道是我眼花?刚刚是我透过窗帘外透进来的月光看到的,所以就算眼花也不奇怪,只是,那“咚咚咚”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带着种种疑问,我转身朝床上走去,正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咚”的一声,我转过脸去,就看到骨灰坛正朝地上摔去,我连忙跑过去,可惜已经晚了,就在我以为骨灰肯定会洒出来的时候,一只大手,稳稳地将坛子给抓住了。

  我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