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还喝我的血喝的尽兴的小女孩,怎么突然就倒在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了呢?我记得乔木说过,我的血,对于鬼而言是宝贝中的宝贝啊。

  这时,女尸突然松开了手,也开始在地上痛苦的打起了滚,而被她甩到地上的我,终于能够大口喘气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抬起头望向地上的两个人,她们的动作如出一辙,在这阴森的太平间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我爬起来,抹了一把脖子,一把血立刻把我的手染红了,可能因为刚才脑部缺氧,加上失血过多吧,我感觉整个人都没有力气,跟要虚脱了似的。我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拍着门,大喊道:“古灵,是不是你来帮我了?你在哪里啊?快放我出去啊!”

  回答我的,却只有门那“咚咚咚”的声音。

  身后,小女孩突然痛苦的抽泣起来,嘴里喊道:“啊!好痛,好痛!为什么,为什么跟哥哥说的不一样?”说完,她继续打着滚,撕心裂肺的喊道:“哥哥,来救我,来救我!”

  见她那么痛苦,我心里顿时无比的快意,而女尸这时候已经不动了,全身僵硬而笔挺的躺在那里,睁大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跟终于摆脱了别人的控制似的。

  我拍了一会儿门,累得不行,也就不再拍了,而是依靠在门上,喘着粗气瞪着眼睛看着挣扎的小女孩。

  血顺着我的脖子缓缓的流下来,这一刻,我的内心里突然涌出一个诡异的想法,那就是,我的血对鬼而言虽然是宝贝中的宝贝,但是会不会因此,鬼若过多的吸收了我的血,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能量”而痛苦不堪呢?

  正想着,小女孩的身体突然跟皮球一样鼓了起来,白白的身体几乎变得透明,而那身体下,清晰可见红色的血液在疯狂的涌动着,就像是无数条小鱼,正在撞击着她的皮肤,想要钻出她的身体一般。

  老实说,她这样还蛮恶心的。我缓缓挪移过去,用脚踢了踢她的脚,她的脚立刻就高高鼓了起来,然后“啪”的一声破掉了,血一瞬间喷溅出来,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我连忙朝后退了一步,紧接着,我就看到小女孩撑着身子,抬起一张已经浮肿到变形的脸,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

  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愤恨,好像我是她的仇人似的,我被那眼神一盯,吓得连连后退一步,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和恶心,说道:“你不要这么看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说着,我不再看她,而是跑去捡起了古灵的内衣。

  捡起内衣后,我立刻来到女尸的身边,拖着她的胳膊就朝铁床上走去。当我把她的尸体放回铁床上的时候,我吃力的把古灵的胸衣套在她的身上,然后拿着单子给她盖上。

  当我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拜了拜她,说了几句让她安息的话,就掏出手机,准备再次联系古灵。

  就在这时,一股恶臭味从我的身后飘来,我心里一紧,浑身一颤,转过脸来,就看到小女孩满身是血的望着我,此时她张着一张血盆大口,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的脖子,感觉还要吸我的血似的。

  我连忙说道:“你……你都这样了,还想吸我的血?”

  她伸出两只血肉模糊的手声嘶力竭的喊道:“你是不是在身体里下了毒?是不是?”

  看她那面目狰狞的样子,我想她估计是想跟我同归于尽了,毕竟她这个样子都是我害的。

  }g酷匠wW网!(永@J久“%免e)费`I看r小Ar说W}

  我避开她伸出来掐着我脖子的手,立刻朝一旁飞奔而去,但走了没几步,我就觉得脑子晕晕的,整个人好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一般,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呼……呼……”身后,重重的呼吸声传了过来,我转过脸来,就看到小女孩一下子整个人朝我的身上压了过来,一股浓烈的恶臭味混杂着血腥味通过我的鼻子直冲我的脑门,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死掉了。

  而这时,女鬼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也许是因为要死了吧,所以她回光返照的厉害,掐着我脖子的力气要比那女尸都大很多。

  我努力地扒着她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力气,渐渐地,我的眼前开始晕晕乎乎的,也彻底呼吸不过来了,我疲惫的躺在那里,放弃了挣扎,眼睛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放小雪骨灰的盒子,有些内疚的想,我终究辜负了我对小雪的承诺。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我就能早点见到小雪了……

  浑浑噩噩的想着这些,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熟悉的歌声,“往生不来背影常在,害了相思惹尘埃,谁等谁回来……”

  这歌声和上次听起来完全不同,有种空灵出尘的味道,让人不禁想起了王菲。

  是小雪的声音!我心里顿时变得十分的安然,因为我知道,我的小雪来接我了。奈何桥下,她在等我,现在,我来了……

  想完这一切,我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只是奇怪的是,我完全没有灵魂脱壳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闻到一股浓烈的苦涩的味道,感觉跟中药味似的,我迷迷糊糊的想,怎么阴间是这种味道啊,阎王爷的品味也忒奇葩了,然后,我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醒了就睁开眼睛看看,该吃药了。”

  我心里一跳,难道,我没死?想到这,我立刻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漂亮的天花板,我转了转脑袋,就看到古灵正坐在我的身边,手里还端着一个碗,碗里面冒着腾腾的热气,一股难闻的味道随着那股热气飘来。

  我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脖子,原本以为那里会有纱布啥的,可令我吃惊的是,伤口竟然不见了!怎么回事?伤口愈合了?我崇拜的看着古灵,说道:“古灵,我脖子上的伤口是怎么消失的啊?”

  古灵冷淡的说道:“这件事,我也想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