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小雪会和那个女孩一样,沦为那个杀人凶手的武器,迷失心智,不得轮回,我的心就一下一下的抽着疼。

  我摸出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点上,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味让我开始渐渐地放松和冷静下来,我抬眼看了看车水马龙的大街,然后下定决心,去身后的饭店要了份蛋炒饭,买了两瓶啤酒,就朝家里走去。

  回家的路原本很平常,我也因为下定了决心,没有之前那么惊慌失措。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所有经过我的人,都像见鬼了一样,有的对我指指点点,有的则惊叫着四处跑开了。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以为那条长发又挂在了我的脖子上,可是这次,我的脖子空荡荡的。这时,我发现他们的目光并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的身后。

  我猛然转身,赫然看到那条属于小雪的长发,正站立在地上,就像一个小人一般。尽管它没有眼睛,但我感觉得到,此时有一双眼睛正透过它看向我。虽然我已经决定坦然面对和小雪有关的一切,但是,当这长发又出现在我的身后时,我依然有种毛骨悚然,脊背发寒的感觉。

  这时,那长发就像长脚了一样,一跳一跳的朝我走来,然后,我就听到一个凄厉的声音哭泣道:“你还我的头发,你还我的头发……”

  这个声音,并不是小雪的!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转身要跑,然而,这一刻,四周的所有人似乎都被附身了一样,她们缓缓朝我走了过来,每个人的嘴里喊的都是:“你还我的头发,你还我的头发。”

  这些诡异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拦住了我,让我无路可逃。而就在我脑袋发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发靠近我的时候,葫芦娃的铃声突然响起。

  起初,只是一个人的手机响起了这个音乐,紧接着,另一道葫芦娃的铃声也响了起来,再然后,所有靠近我的这些人都停了下来,他们身上的手机都开始响起来,所有的铃声,都是葫芦娃。

  长发突然飞向半空中,像是受到了什么攻击般挣扎着,原本柔顺的头发一瞬间变得十分的干燥杂乱,就跟稻草一样。

  我听着熟悉的铃声,看着这头发怪异的行为,那努力被我压下的恐惧突然又冲破了我的理智,我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等到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家的时候,就看到血红铃铛正在剧烈的摇晃着,与此同时,走廊里无端端的刮起了一阵阴风,“哒哒哒”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一下下的传过来,这声音让我想起了小雪穿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可是,我却断定了这不是小雪,因为,小雪不会这么故弄玄虚,她知道我胆小,所以她不会吓唬我的。

  想到这里,我急忙打开门,飞快的冲进房间里,然后把窗帘给拉上,躺在床上裹着被子,并拿起手机,飞快的给古灵发了一条求救短信。我想古灵既然会送李叔去阴间,那么对于其他留在人间的鬼,她依然不会袖手旁观。只要她肯出手,我感觉我的小命就可以保住了。

  胡思乱想剑,“哒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与此同时,我听到一个女人似乎正在低声吟唱着什么。

  我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当我听清楚她在唱什么的时候,我浑身的汗毛就一下子炸开了!因为,她在唱:“hair,hair,myhair。”她的语气是那么的轻快,就像是在哼一曲童谣,可是我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我知道,就像我猜的那样,小雪的头发是假发,是属于别人的,而那个人已经死掉了。现在,那个人来找小雪要头发了!可是,她找不到小雪,所以只能找我这个跟小雪关系最深的男朋友。

  很快,这个女人就来到了我家外面,我顿时彻底的乱了阵脚,我想,如果她闯进来,我一个普通人,哪里能对付的了她?难道,我还没有见到小雪,就要被这个女鬼给害死了吗?

  女鬼从我的窗前走过,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房门被打开,然后,一只惨白的手伸了进来。

  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就在我以为我必死无疑的时候,门后突然闪过一道金光,这道光直接穿过了女鬼的手,女鬼发出一声尖利的,凄惨的喊叫声,手飞快的缩了回去。我先是一愣,随即一喜,心说原来古灵留了一手保护我呢,只是若我依旧在外面打转的话,现在我可能已经死掉了。

  那个女鬼似乎很不甘心,开始愤怒的砸门,门被砸的砰砰砰的响,感觉很快就要报废了,我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只能祈祷这个女鬼赶紧放弃。

  过了好一会儿,女鬼似乎终于放弃了,她重新哼起了那首古怪的歌谣,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远去。

  4更t新$最eE快=I上WR酷v5匠网g+

  我等了约莫有五分钟,才从床上爬起来,我缓缓来到窗前,拉开一角窗帘,悄悄朝外面看去。

  外面空无一人。

  我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刻,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突然冲进了我的视线,她睁着一双画着浓妆的大眼睛死死地瞪着我,双手愤怒的拍打着窗户,龇牙咧嘴的喊道:“还我的头发来,还我的头发来!”

  “我没有拿你的头发啊!你的头发,你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我惊恐的跳到床上,颤抖着喊道,眼泪都给吓出来了。

  这时,一道道金光从门后攀爬至窗户上,我看到那个满脸嗜血的女鬼被重重的弹到了她身后的栏杆上,她痛苦的嘶吼一声,恶狠狠的盯着我说:“我还会回来的!”说完,她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而在她临走的那一刻,我恍然发现她竟然穿着白纱,只是白纱已经被血给染红了。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血是从她的头顶冒出来的:她,没有头皮,更没有头发。

  葫芦娃的手机铃声再次突兀的响起,将我从心惊肉跳中拉了回来,我犹豫的看向床上的手机,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后,颤抖着将手机拿了起来。此时,来电显示的照片上,小雪正冲我灿烂的笑着,看着这个熟悉的笑容,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我忐忑的接通了手机,手机那头却没有声音,我有些狐疑道:“小雪,是你么?”

  手机那头沉默了许久,才传来小雪的声音,她说:“龙,我听到你在喊我。”

  我叹息一声,说:“是,我在等你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希望看书的朋友可以登陆一下网站,在书页点下追书和撸撸。。。用贴吧、qq等第三方都可以登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