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照上,大叔露出一口白牙,笑的开心,可是这个笑容却让我不寒而栗。

  刚刚还跟我在宾馆见过面的人,已经死了一年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几个字能形容的。我的腿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而这时,令我更加毛骨悚然的是,照片里的大叔,似乎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

  这照片……这照片是活的!

  我惊得退后了好几步,一屁股拍坐在了地上,然后,大叔的儿子居高临下的望着我说:“怎么?现在害怕了吧?你还想跟我爸当朋友么?”

  我的牙齿不断地打着颤,顿时如骨鲠在喉,说不出话来,只是当我盯着那张照片看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仿若我刚才只是一场幻觉而已。

  大叔的儿子目光不善的望着我,我尴尬的站起来,觉得他既然不知道他父亲还留在这个家,恐怕是大叔不想叨扰到他,所以我也就没有说出这件事,而是装作不好意思的说:“哥们,别生气,我只是认错人了而已,我找的不是你父亲。”

  说完我就扭头走了。

  他冷冷的望着我,眼神里依旧带着几分审视,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怀疑我的话。

  。8酷匠网o永z+久f免-:费Y*看小n说.

  关上大叔家的门以后,我只觉得脖子后面吹起了一阵凉风,头皮也麻了起来,我颤抖着转过身来,就看到大叔悄无声息的站在我的身后,正冲我幽幽的笑。

  此时他的笑容,和遗照里的一模一样,我吓得想喊,可是当人极度恐惧的时候,根本连喊都喊不出来,于是,我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他,抵着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他说:“小伙子,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虽然此时我的脑袋一片混乱,不过直觉告诉我他是可以相信的,因为我觉得如果他想害我,早在宾馆就可以动手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压了压惊,把那泡险些冲出膀胱的尿给憋了回去,然后问他找我究竟有啥目的,我有啥能帮他的,一定会竭尽全力。我这么说,就是为了能稳住他,怕他对我做不好的事情。

  大叔突然叹了口气,跟我说如果我一直站在门口,他儿子会怀疑的,所以让我跟他走。

  我点了点头,说我宾馆的房间没退呢,我们就去那里吧,然后就飞快的跑下了楼梯。

  很快,我们来到了我之前住的宾馆,因为还没有退房,所以我们直接就去了我房间。到了房间以后,我有些胆战心惊的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想等着万一有啥事儿好逃跑。

  大叔也没管我,而是直接来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

  看他那熟练的样子,估计活着的时候也是个挺跟得上时代的人。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他这是要上网?咋的,都变成鬼了他还沉迷于网络不成?正想着呢,大叔突然转过脸来,冲我招了招手,说:“你过来,我给你先介绍下我自己。”

  我看了看他身前的电脑,又看了看他,疑惑的说:“咋的,你难道还是能百度到的大人物?”

  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古怪的笑了笑,说:“不算大人物,但曾经也引起过一段时间的‘轰动’。”

  我走过去,正当我以为他是什么知名人物的时候,看着电脑上的新闻内容,我顿时觉得一口凉气窜上头顶,整个人都懵了。

  卧槽,大叔原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知名人物,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强jian犯啊!那他不就是个坏人么?坏人死了,那不就是恶鬼?这么一想,我的头皮发麻,脚跟子都软了,我胆怯的看着大叔,谁知,大叔却露出一副愁苦的脸,说:“你不用害怕,我并不是强jian犯,我是被冤枉的。”

  停了他的话,我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让我仔细看看新闻,我只好硬着头皮点开一则新闻,新闻里说,大叔他是个出租车司机,在一个夜黑风高夜,拉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十八岁姑娘孙倩,结果se心大起,竟然把人姑娘给带到了偏僻的地区,残忍jian杀。

  新闻里还说,做完这件事,他竟然还跑去派出所报案,说是自己发现了一具女尸。不过因为他并没有把女尸处理干净,所以英明的警察最终发现他是真正的凶手。

  整个新闻读下来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这新闻不太可信,可能是我潜意识里,就觉得大叔不像个大坏蛋吧。

  大叔这时摸了摸下巴,说:“新闻说的是假的,事实上,我真的是无意中看到那具女尸的,而且我还看到了行凶的人,只是没有看清楚他是谁,就被他给跑了。谁知道我报了警以后没多久,警察就拿出了许多让我目瞪口呆的证据,把我给抓了起来,根本不给我辩解的机会。”

  说起这件事,他的眼睛更红了,脸也一下子苍老了很多。我坐了下来,问道:“那你就这么被枪毙了?”

  他苦笑着说道:“是啊,我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无权无势,哪有什么机会翻案啊。”

  难怪我去他家,他儿子一听到他就面色不善,眼睛里还透着排斥和厌恶呢,恐怕因为他,他们一家没少受到欺负和凌辱吧。

  想到这里,我都有点同情大叔了,我说:“大叔,你都死了一年了,却没有走,是不是想翻案啊?不过这件事我可能帮不了你,我又不是警察……”

  他笑了笑说:“你很聪明,而我找你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能看到鬼,因此你才能帮我。”

  我能看到鬼?听了这句话,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支支吾吾的说我以前可没这功能啊。

  谁知,大叔却哈哈大笑起来,他解释道:“你以前当然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之前你的阳气充足,而现在,你的阴气比任何人都重,所以才能看到鬼。”

  阴气重?我好端端的怎么会阴气重呢?

  大叔很快给了我答案,只是这个答案差点没有让我尿裤子,他一本正经的说:“这是因为你的阳气,已经给吸走了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每日三更,分别为早上10点、下午三点。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