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死。

  当我听到大叔说的这两个字,我下意识的就打了个寒颤。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啥意思,但隐隐间也能猜出个大概,他指的是这上吊的女邻居是替小雪死的?

  我咽了口口水,狐疑的看向这大叔,叫他给我把话讲清楚了,什么替死不替死的。

  他倒也没给我卖关子,捏了捏下巴就问我还记不记得他昨晚对我说的话,那死人穿过的文胸,是要人命的,谁穿谁死。

  我点了点头,这我自然记得。

  而他则继续对我说道:“本来那死人文胸找的应该是你女朋友,应当是你女朋友死的,不过你女朋友倒也不简单,让这女邻居替她死了,躲过了这一劫。”

  听了这大叔的话,我忙摇了摇头,对他反驳了起来,我说不可能的,我对象她就一普通人,怎么可能找人替她死。

  这个时候,大叔的嘴角突然一阵上扬,勾勒出一抹诡谲的弧度,然后才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你女朋友她是普通人,不代表她就躲不过这一劫,那女邻居之所以替她死,那是因为有高人相助。”

  下意识的我就想反驳他,不过这一次我没有,联想到那女邻居古怪的死法,我觉得还真有这可能性,估摸着真有谁在暗中帮我对象呢。

  难道真的是大长腿天桥女要害死我对象?那么又会是谁在帮小雪?

  我无从得知,我只是试探性的开口对大叔问道:“大叔,你懂得好像蛮多的啊,你是谁呀,你知道是谁帮我对象,我女朋友她现在又在哪里不?”

  大叔似乎早就有帮我之意,听了我的话,他立刻说道:“只要找到那个帮你女朋友的背后之人,自然就能找到你女朋友。这需要我跟你去你的住所一趟,看一下现场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不得不说大叔这样子还蛮有几分高人范的,我忙站起来说那我们赶紧走吧,要知道一刻见不到小雪,我就一刻不得心安。

  谁知大叔突然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抓着我说不着急,说在他去我家之前,需要我去做一件事。

  我问他啥事,他捏着下巴说:“很简单,你去你房间里,把你房间里所有的镜子都给蒙起来,等蒙好了我再过去。”

  我困惑的问他为啥要蒙镜子,他突然压低声音,幽幽的说:“因为,我怀疑那个帮你对象的人,并不是人。”

  大叔竟然说帮我媳妇的不是人,那难不成是鬼?

  可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所以听了这话,我的第一反应是可笑,但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一系列古怪的事情,我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感觉背后都刮起了一层阴风,心里也开始有点相信他的话了。

  大叔继续说道:“所以我怕在镜子里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把我给吓死,所以让你先把镜子给蒙起来。”

  我有些紧张兮兮地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蒙镜子的时候岂不是也能看到鬼么?

  酷M@匠●网8正Sw版首发AP

  谁知大叔只是翻了个白眼,说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到鬼的。

  这么一说也对,我看过不少小说,听说只有开阴阳眼的修道之人,或者用什么牛眼泪抹在眼睛上,才能看到鬼,我这样的普通人,就算鬼吊死在我的面前我都看不到。只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依然不敢回去啊,否则我也不会跑到宾馆来住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突然心生疑窦。大叔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就算不照镜子,他也能看到鬼啊,为何一定要我蒙镜子?这搞得就跟他害怕照镜子似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加上他出现的莫名其妙,我不禁有些怀疑,我真的该相信他吗?

  大叔看起来正焦急的等我的答案,我总觉得他对进我家有种近乎执念的狂热,让我不禁好奇他到底想干嘛。

  所以,为了搞清楚他的真正目的,我就点了点头说那好,为了小雪我今晚就回去一趟。

  我问大叔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站在门口等我。

  谁知大叔却露出为难的神情,说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然后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搞好了打他电话他再过来。

  这……怎么感觉大叔好像在躲着什么似的?他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可疑。

  压下心里的疑惑,我不动声色的站起来,说我知道了,然后离开了房间,假装我要回家。

  大叔似乎也不太相信我,所以跟着我一起出来了,站在那里看着我走。

  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只好往回家的方向走,好在他很快转过身去,朝着另一条路走了过去。我慢悠悠的走了一段时间,直到他拐进一条小路,才转身偷偷跟了上去。

  就这样,我不紧不慢的跟着他,最后七拐八拐的,拐进了一个有点偏僻的小区。

  这个小区看起来有些陈旧,墙上的漆都开始剥落了,想必已经有些年代了,应该是大叔的家。

  大叔这时进了一个楼道,我也连忙跟了上去。

  奇怪的是,上了二楼以后,大叔就不见了,楼上也没有脚步声,我寻思着我是不是被发现了,所以他躲起来了啊?正想着呢,面前的门突然就开了,然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

  一看这中年男人,我就感觉自己跟看到了年轻版的大叔似的,因为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我抱着试探的心态,问道:“哥们,请问你爸在家吗?”

  中年男人原本有些无精打采的,听了我的话以后,他突然很警惕的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是谁?找我爸做什么?”

  我忙说我是他的朋友,有事拜托他。

  谁知,中年男人听了我的话以后,眼神越发不对劲起来,看我跟看着个神经病似的,他说:“我不记得我爸有你这么个朋友。”

  我就说我是刚认识他的,谁知他突然冷着脸骂道:“死骗子!你骗人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爸一年前就被枪毙了,你还刚认识的朋友?你吃药了没?”

  这句话无异于五雷轰顶,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我忙说不可能,我刚刚还在宾馆见过他呢。

  中年男人梗着脖子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跟我来。”

  说着他就一把把我拉进了屋子。

  刚进屋子,我就看到不远处的大桌子上摆着一张照片,而看到这张照片以后,我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哆嗦,因为这张照片是一张黑白遗照,而遗照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跟我聊天的大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