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心里怕,但这里毕竟是宾馆,人流量还是不小的,所以我壮着胆子就大声喊了句谁啊,别给我装神弄鬼的。

  然后我就随手抓住了一玻璃杯子,壮着胆子猛的一把将宾馆的房门给打开了。

  打开房门后我就松了口气,因为我看到人了,我看到是谁敲门了,竟然是那个先前提醒我那文胸是死人穿过的,那个邋遢的大叔。

  此时这大叔就站在房门口,当我开了门后,他也不跟我客气,一下子就闪了进来,随手还将房门给关上了。

  我下意识的就想用手中的杯子砸他脑袋,因为我感觉先前我家那吓人的敲门声也是他搞出来的鬼,一直就是这大叔在捉弄我。

  不过我刚将杯子举到了半空中,他就捏着嗓子对我喊道,小伙子别冲动,我是来救你的。

  他是来救我的,对他并没啥好感的我可不怎么愿意相信他,不过我并没有对他动手,而是看着他,问他几个意思,到底想干啥。

  他直接扫了一眼房间,然后就问我想不想知道我女朋友去哪了,想不想知道那女邻居为啥吊死在我家门口。

  iW酷匠4R网永*V久免费/看小说i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当然想了,同时心里对这大叔越发的好奇,感觉他知道的太多了,绝对不是啥好鸟。

  而他则直接跟我说,要想知道并不难,只需调出录像来看看就行了。

  听他这么说,我猛的一拍大腿,真是个好办法啊,我之前咋没想到呢。因为我们那小区租房子的人多,人多手杂的,经常出现小偷,所以在每层楼的走廊深处都安装了一个探头,随时监控着。这虽然不能拍到我家里,但是小雪是啥时候出家门的,那女邻居是怎么在我家门口上吊的,那些都是可以亲眼目睹的!

  我寻思警察之所以把我放了,也是因为调了监控,知道这件事跟我无关了。

  想到这,我就有点坐不住了,想立刻就找小区的保安调监控看看,不过我觉得我就这样去了,人家也不会给我看,毕竟我就是个屌丝,跟他们又不熟,人家怎么可能把这种隐秘的东西给我看,十之八九还被警察叮嘱过呢。

  而就在我寻思间,那大叔则从口袋里掏出个u盘,然后很干脆的说他已经把监控给我拷来了,叫我打开电脑。

  我顿时眼前一亮,瞬间就没那么提防这大叔了,而宾馆也是有电脑的,然后我就插上了这u盘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大叔对我们的情况是真了解,感觉他就像是一直盯着我家一般,他拷了约莫下午四点到晚上六点的监控录像,只有两个小时,算不上太长,我看了一会,正准备快进的时候,录像中的走廊里突然画风一转,出现了一个女人,正是那在我家门口上吊的女邻居。

  这女邻居住在我家左边第四个屋子,她从她家出来后就有点不太正常。她当时脖子上已经套了根麻绳,这麻绳搭在她的身前,而她则低着脑袋,整个上半身微微前倾,一副随时都要摔倒在地的模样。

  而接下来的画面更加的渗人,这女邻居突然就耸起了自己的肩膀,她夸张的一上一下的抖动着自己的肩膀,双脚并没有怎么离地,但整个人却缓慢的向前挪动了起来,看着非常的古怪,就好似那根麻绳在拖着她往前走一般……

  看到这我就有点傻眼了,不过我还是壮着胆子继续看着,我看到那女邻居慢慢的往前走着,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我家门口,这个时候我家门也打开了,我没有看到小雪开门,而这女邻居则自个进了我家大门,跟被控制住了一般。

  很快这女邻居又从我家出来了,此时的她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身上却穿着那件黑色的文胸……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这一切似乎真和我买的那件文胸有关。我咽了口口水,继续看着,而接下来发生的那一幕虽然在意料之中,但还是看的我毛骨悚然。

  这女邻居来到我家门口后,她自己将搬来了一张椅子,然后站上椅子,将麻绳在我家门梁上打了死结,然后猛的一蹬椅子,整个人就悬挂在了我家门上。

  她并没有怎么挣扎,没一会功夫就双目凸出,舌头微微伸出,断了气。

  录像播放到这,女邻居已经死了,我都没见到小雪,然后我就快进了一会,但很快就有别的邻居发现了吊死的女邻居,然后没一会功夫就有人报警来了警察,自始至终都没人动过现场,应该是怕碰上吊的女人,觉得晦气吧。

  然后我就觉得纳闷了,小雪呢?这警察都来了,录像都放完了,小雪人呢?我怎么没见到她离开啊?

  难道她早就离开了家?可是我之前收到的微信,不是她在我家卫生间拍的么,那时候明明是下午五点多,按理说她在家啊。

  心里升起一个又一个问号,真不知道小雪她好端端的怎么就消失不见了。

  而更让我纳闷的是,这女邻居为啥要穿了这件文胸,吊死在我家门口呢?

  心里正好奇呢,那大叔突然将监控录像又回放了起来,回到了女邻居上吊时候的画面,叫我继续认真看看。

  我心里有点排斥这恐怖的画面,但还是忍不住盯着看了起来。当这女邻居悬吊在空中时,那大叔突然叫我盯着女邻居的脚看。

  我下意识的就朝她脚看了过去,我看到她当时双脚紧紧的并拢在一起,她看起来并没有挣扎,也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但是她的双脚却拼命的往上勾着,向上翘起了很大的一个角度。

  她这一动作确实有点古怪,而大叔则突然幽幽的对我说,门梁为横,身体为竖,勾起的双脚为勾,这大叔问我此时吊死的女邻居像个什么字。

  我再一次看了一眼,她的身体绷得笔直,一横一竖一勾,很明显的就可以分辨出,此时吊死的女邻居像个‘丁’字。

  看到这个丁字,我的心猛的一颤,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小雪,因为小雪姓丁,她叫丁雪。

  而大叔则突然阴冷的说了两个字,替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