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我的心就揪了起来,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脊背一阵发凉,像是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悄悄盯着我似得。

  我没敢扭头去看,很快就被带离了小区,去到了派出所,虽然我不是嫌疑犯,但我还是被带到了一个类似审讯室的房间,他们问了我一大堆的问题,我基本上都如实讲了,不过关于那件文胸的事情我暂且隐瞒了,一来是觉得还没必要讲,再者我心里终究有点后怕,我怕因为我多嘴惹出没必要的麻烦来,在没弄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之前,我觉得我心里还得保留些秘密。

  等问完我之后,他们做了记录就离开了,却并没有放我走的意思,让我一个人在那喝了茶,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去了解情况和核查去了,不过我心里也没太大的担心,大不了就去我公司问呗,邻居吊死的时候我可是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的,不过我心里隐隐间还是有点担心的,我怕小雪她和女邻居的上吊有关系,要不然人家也不会死在我家门口。

  而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约莫大半个小时之后,我就被放了,警察叫我以后有什么情况就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应该是调查过我,知道我是个好人了。

  然后我就离开了派出所,第一时间回了家,警察们都已经走了,警戒线也已经撤了,我家门口那吊死的女尸也被运走了,我进家里看了一圈,小雪依旧没回来,家里也没什么变化,这就让我更紧张了,小雪她到底去哪了啊!

  神经一直紧绷着的我终于有点吃不消了,然后我就躺在了床上,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般,脑子里则在那琢磨着小雪可能的去处。

  正在那寻思呢,也不知道从哪突然吹来一阵阴风,与此同时我鼻子一紧,感觉闻到了一股怪味。

  这味道刚开始还挺淡,不过突然就一下子钻进了我鼻子,挺刺鼻的,有点臭,像是啥玩意腐烂了似得,就跟我以前在老家,一只死耗子腐烂了生蛆后的味道一样。

  我一个猛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凑了凑鼻子继续闻了起来,我确定我能闻到这股子臭味,然后我就循着味道找了起来,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床底下。

  我发现床底下真的挺臭,而且绝对不是臭袜子啥的,我家床也不是那种好的席梦思,下面有挺大的空档的,我直接就壮着胆子将脑袋伸了进去,我用手机的手电筒朝床底下照了一圈。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床底下别说死耗子了,就连死苍蝇都没有,可是那腐臭味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这下子我就纳闷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家房门突然传来了‘咚哒哒’的声响,这声音给我的感觉不像是敲门声,而像是那吊死的女邻居在用脚踢打着我家大门一样……

  听着这咚哒哒的敲门声,当时我真恨自己的想象力咋这么丰富,为啥偏偏就把这敲门声想象成是那吊死的女邻居用脚敲门的声音了呢!

  我狠狠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晃了晃脑袋,将这可怕的念头给赶走了,然后才壮着胆子来到了门口,刚要开门,那敲门声却戛然而止了。

  )酷匠`网:@唯e一-》正_w版:~,J5其他$/都是盗*版

  这一次我没敢再从猫眼里往外看,就当是有人敲错门了,然后就重新回到了床上,不过刚躺下来,那该死的敲门声又响了,而且越发的有节奏,就像是故意在挑衅我一般。

  我这人胆子并不大,但往往被吓蒙了,也是会爆发的,所以我猛的就冲到了门口,然后一把就将大门给拉开了。

  这一下我彻底慌了,门口并没有半个人影,也就是说,除非是有人故意捉弄我,敲了门后就躲进了我家旁边的某个人家,要不然就不是人在敲门了……

  不是人在敲门,那是啥?

  我有点不敢想了,一把关上门,然后就缩回了房里,趴在床上,虽然没夸张到拿被子蒙住脑袋,但也快吓傻了。

  而我趴在床上,再次闻到了那股腐臭味,虽然我知道吊死的女邻居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而且就算没运走,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腐烂了发出臭味,但联系到踢门的脚步声,我还是忍不住觉得那尸体就在我身边作祟。

  最终,作为一个大男人我也缩卵了,我决定今晚不睡在家里了,然后我就出门在附近宾馆开了个房间,就在我洗了个澡,打算好好想法子去找小雪时,令我发慌的是,那敲门声竟然再一次的响了。

  和我在家时的敲门声如出一辙,咚哒哒的响声直击我的灵魂深处。

  妈的,那玩意从我家追到宾馆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本书每天定时更新三张,时间分别为早上 10点,下午三点,晚上我六点。。。另外,本书永久免费,希望大家可以用 贴吧、微信、qq之类的账号点一下追书,送个免费的撸撸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