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照片上,小雪胸前的这只乌青的手印,我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手印像是有人在小雪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后,留下来的印记似得。而我早上走的时候,小雪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我忍不住就想到了那件文胸,然后我就慌了,我忙给小雪打电话,可小雪的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

  没打通小雪的电话,我就更担心了,加上她也不回我微信,我立刻就给老板说了声,然后就提前下班回家了。

  路上我就在那寻思着,小雪给我发这张照片,显然就是她发现了自己胸前的印子不对劲,想告诉我。可是她怎么就不理我了呢?不会是发生了啥意外吧?

  而当我火急火燎的赶到租住的小区门口时,我这种担忧就越发的强烈了,甚至说快要得到证实了。

  因为我看到我家小区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当我看到这辆警车,我的心猛的咯噔一跳,我暗道一声不好,寻思小雪不会是出啥事了吧,然后我就撒开脚丫子往小区里跑。

  刚跑进小区,我就看到在我家楼下围了不少人,他们聚集在一起,纷纷抬头朝楼上看,还指手画脚的,像是在看啥热闹。

  我快步来到人群旁,顺口就问了其中一位大妈,问她这是咋了,她一开口就把我吓到了,她说楼上死人了。

  楼上死人了,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失去了联系的小雪,然后我也顾不上再多问了,立刻就往楼上跑。来到我租的房子那层楼梯口的时候,我的心彻底的陷入了谷底,一切走向了最悲观的一面,我看到了几个警察围在这里,还拉起了警戒线。

  我看到在警戒线里面,走廊深处,有警察在保护现场还是啥的,而具体位置竟然真的是我家门口。

  更令我整个人发懵的是,在我家门口似乎吊着一个人,由于隔得有点距离,我不是很看得清到底是谁,不过我能看到有两个警察拿着相机在那对着吊着的人拍着,像是在取证。

  看到这,我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刻就朝我家门口冲了过去,直接冲开了守在警戒线拦我的条子,他们问我干啥的,我说我是那屋子主人,他们就跟我一起来了。

  当我来到我家门口时,我彻底傻眼了,我家门口真的吊着一个人,上吊的,死了。

  这人就吊死在我家门梁上,是个女人,而且身上没怎么穿衣服,就穿了一件文胸,而这文胸正是我昨晚买的那件黑色文胸!

  我彻底傻眼了,双腿一软,差点就瘫倒在了地上,不过我稳住了身子,因为我看清了这女人的脸,她的脸红一块白一块的,舌头微微伸了出来,而眼珠子则快从眼眶里凸出来了……总之非常渗人,不过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小雪。

  这个吊死在我家门口的女人并不是小雪,不过我对她也有点印象,虽然我不认识她,不过我看过她,就是这层楼中的住户,算得上是邻居了。

  她怎么会穿上了小雪的文胸,还吊死在了我家门梁上?

  我看了眼我家门梁,那里只有门开着的时候才能穿过去绳子,按理说她上吊的时候,小雪她不可能不知道啊,那么小雪呢?

  想到这,我更担心了,我也顾不上条子的阻拦,猛的一下子就挤进了家里面,当时这吊死的女人被我撞了一下,脚还在我屁股上踢了一下,虽然我知道是被我冲撞的惯性,但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感觉就跟这吊死了的女人真的在踢我一般。

  ;V酷l匠@#网首发*

  冲进屋子后,我大声的喊小雪,没人回应我,我就进了卫生间找,然后又在家里找了一圈,却依旧没有发现小雪的影子。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了,我寻思应该是她自个走了还是啥的,就想继续给她打电话,可是还是无法接通,而这个时候警察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们想要逮我,我说我是这屋子的主人,但是也无济于事,他们说要我配合他们,要带我去局子里录口供。我虽然心中担心小雪,但也不是法盲,我知道我现在要是反抗之类的,指不定就把我当成是害得这女人上吊的嫌疑犯了,所以我最终还是老实的被条子带走了。

  而当我被带上警车时,我用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说是熟人,其实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对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她就是昨晚给我卖文胸的天桥女。

  此时她就站在围观群众的最后方,安静的看着,看似一百无聊赖的旁观者,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当局者,她的出现猛的一下子就把我给惊醒了。

  从昨晚天桥女给我卖文胸,到小雪不见了,再到这女邻居死在我家门口,这一切似乎都在天桥女的意料之中?要不然她咋会出现在这里偷偷看呢……难道她在掌控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