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个啥情况,我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但我心里始终有点没底,所以我就继续叫我对象别穿这内衣了,她问我为啥,我就说这是生日礼物,要生日那天穿。不曾想一直很乖巧的她这一次还挺倔的,她说就不,她就要穿,叫我生日那天重新送她件礼物。

  我坚持叫她脱下来,她就有点生气了,问是不是这内衣不是给她买的,而是要送给别的女人,反正就是很委屈的样子。

  这下子我就不好说啥了,也许是我还不够爱我对象吧,我当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子倔劲,我寻思在这样一个科学的时代,一件死人穿过的内衣又能翻得了啥浪花呢,这一次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发生邪门的事情。

  所以我就没再坚持,然后我对象给我弄了点夜宵吃,我们就睡觉了,她是穿着那件胸罩睡的。

  起初我心里还是很紧张的,生怕发生点吓人的事,所以一直没睡,不过没一会儿我就听到我对象她轻微的呼吸声了,她已经睡着了。

  然后我也睡了,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枕头旁边有个人盯着我看似得,忙一下子给惊醒了过来,结果却发现半个人影没有不说,我身旁空荡荡的,就连我对象她都不见了。

  见我对象没了,我愣了一下,然后我就急了,我张口就喊她的名字,小雪,小雪。可是没有丝毫的回应,这下我就更急了,我下意识的就撒开脚丫子往卫生间跑,刚来到卫生间门口,我就看到小雪她果真在卫生间,还在那照镜子呢。

  我刚要喊她,然后就发现她突然将手举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将手放在胸口后,小雪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的同时,还伸手在那文胸上抚摸了起来,看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寻思小雪她这是咋了,怎么还跑到卫生间自mo了呢?难不成是嫌我不中用?还是对这文胸太喜欢了?

  正寻思呢,小雪突然对着镜子笑了起来,这一次我看的很清楚,她笑的很诡异,绝对不是我看走眼了。

  更令我倒吸一口冷气的是,小雪突然将摸着文胸的手伸到了脖子上,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说实话,当时那画面有够吓人的。小雪她边对着镜子发出那阴森的笑容,边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我看到她掐着脖子的手一个劲的在那抖着,是真的很用力,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吓唬我玩,而是真的想弄死自己。

  看到这,我也顾不上慌神了,直接就冲进了卫生间,边大声喊小雪,边抓住了她掐着脖子的手。

  当我刚抓住小雪的手,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吓了一跳。

  尼玛,小雪的手异常的冰冷,跟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肉似得。

  我寻思好端端一大活人,就算是吹了晚风,也不可能这么冰凉啊,忍不住就想到了之前那大叔所说的,穿了死人衣服就得死,所以我越发的担心小雪了。我大声的喊她,可是她没理我,所以我直接就一把狠狠的摇晃起了她的身子,她这才缓过了神来。

  缓过神来的小雪啊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像是刚从梦中惊醒过来一般,然后一脸茫然的看向了我。

  我立刻就问她咋了,而她则反过来问我这是怎么了,她说我们不是在睡觉么,怎么跑卫生间来了。

  见她这么问,我就晓得了,小雪对刚才的事情也没啥印象,难道她这是梦游了?以前也没见她有梦游症啊,不过我以前睡眠一直挺好的,就算小雪真的梦游过,我也不知道,更何况我和小雪住一起其实也没几天呢。

  不过不管怎样,我觉得这文胸是真的有点蹊跷,所以我也顾不上面子啥的了,直接就把这胸衣可能是死人穿过的事情给小雪讲了。

  不曾想,刚把邋遢大叔的话给小雪讲了,小雪却笑了。她笑的花枝招展,捧腹大笑,她笑着说这都啥年代了,问我咋还这么迷信的。她说先不说这胸罩是不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就算真是,也不可能邪门。她说她这肯定是梦游了,绝对和这胸衣无关。

  我说不管有没有关系,这文胸也别再穿了,改天我给她买件新的,她如果真喜欢这件,我就给她买件一模一样的。

  不过小雪也是个倔脾气,我越是这样说,她就越是不信邪,她说她今晚就偏要穿了。

  最终,我们达成了一致,今晚就穿着这文胸睡,然后不管今晚有没有意外发生,明天都不准再穿了。

  然后我两就再次上床睡了,因为刚才小雪梦游那一幕,这一次我再也没法入睡了,我一直时刻关注着小雪,直到她渐渐传来熟睡的轻微鼾声,我依旧密切关注着。

  就这样在床上躺了约莫一个多小时,一直没意外发生,然后我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酷匠●Q网永,|久免◎X费Q看-~小S说

  第二天我是被小雪给喊醒的,她依旧好好的穿着那件文胸,一切正常,看来真是我想多了。

  既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我也就没再太紧张了,不过我还是叫小雪今天别再穿这内衣了,她也答应了。然后我就去上班了,我也没带走这内衣,毕竟我上班不可能带着它吧,而扔了也可惜,毕竟一百块呢,我打算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回来拿,到时候再在天桥底下找到那个大长腿,退给她。

  毕竟她昨晚是答应我,今天还会在天桥底下等我的,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出现。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一天就过去了,作为一个程序员,在一天的忙碌中,我也渐渐忘却了死人文胸的事情。

  不过快下晚班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小雪她给我发来的微信。微信上没有文字,也没有语音,只有一张照片。

  当我看到小雪给发来的这张照片时,我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吓蒙逼了。

  这是一张用手机拍的照片,应该是自拍照,对着镜子拍的。

  照片上的人没有脑袋,没把脑袋拍进来,只拍了大半个身子,而且她上身没穿衣服,是裸露着的。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小雪自己了,一来是身材和小雪一样,再者,这明显是在我家卫生间的镜子前拍的嘛。

  而令我惊悚的是,在小雪的胸前,在小雪的双胸之间,有一只乌黑发青的手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