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天带着行李随便选了间宿舍,宿舍里面一共六个人住,那四个人也是新高一的看上去都挺老实的,都各自都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我把东西收拾完就准备睡觉了,小天倒是挺有精神一个劲的出去进来的,这比也就这样对新鲜事物有种特别的好奇。

  第二天起来,我俩吃了饭就去操场了集合了。操场上陆陆续续已经有很多个班都站好队了,现在正是夏天,这些女的军训都穿着短衣短裤,露出那只雪白的腿在整个校园里也算是一道风景。

  路哥,你看那个长得不错啊,那腿也很有料。小天一副猥琐的样子,她边说边给我指别的班的一个女孩。

  光看有啥用,她又不认识你。我骂了一句。说实话我对异性并不怎么感兴趣,可能也是跟我的经历有关。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妈就离了婚,原因是我妈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后来这事我爸知道了就打了我妈。

  就这样离婚后我被判给了我爸,我爸当时真的挺伤心的,白天工作晚上一个劲的喝酒,当时我还小他让我陪他一起喝酒,他说女人都是白眼狼没一个好东西。前些年他因病离世了,他给我留了一笔巨款,是他这些年努力奋斗换来的。

  我妈那边也安顿好了想接我去一起住,我当然是不可能跟她在一块,我恨她从小就抛弃我们父子,继而我恨天下所有的女人。

  没过多久台上又在那宣布军训的启动仪式,台上还站着几个军官模样的人物。结束之后他们就下来了,我们班分到了一个又瘦又高的教官,这小伙子看上去挺精神的就是有点黑,应该就是在军部里面晒的。

  这教官也没废话整了整队形就开始训练,第一项就是训练站姿,他给我们先演示一遍然后我们就开始学着在那站。

  现在正是夏天,我们这里贼热,至少也是四五十度,千里之外树上连知了都不叫了。我们就好似文章说得那热锅里的蚂蚁似的,站着累还要顶着这个大太阳。

  这倒难不倒我,我上小学那阵天天罚站,这“战神”的封号都是班里面公认的。我记得那时最长是站了整整一天,中午连饭我都没吃,直到放学班主任才让我回去。后来毕业了他说那天是把我给忘了才站那么长时间,气的我差点想一刀捅死他。

  班主任戴着太阳帽和太阳镜就在教官旁边看着我们,这对狗男女边说边笑毫不顾忌我们正顶着烈日笔直的站着。

  只见没站多久,我旁边另一侧的一个女的竟然直接晕倒了,而且还是往我身边倒的,这吓得我不轻,这是怎么个情况?我没犹豫赶忙接住了她,一不小心还摸到了她的下面。这女的也不是别人正是班长周梦婷,她在我的怀抱里我能闻到一种清香味。

  这下班里又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议论着。班主任和教官见状也过来了,折腾了一会,她也好算有了点意识。她说她从小就有些贫血,再加上晒这么长时间就觉得虚了。

  班主任让我把她背回宿舍,本来我不想送的,但毕竟自己已经是副班长了说不去也不好,所以也就同意了。可能教官也怕出事吧,就让先自由活动休息会了。

  小天自告奋勇说要跟我一起,班主任同意了。一路上小天光盯着梦婷在那看,时不时还问我累不累,如果累了让他来背。傻子都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如果人给他估计一会背回的就是男生宿舍了。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楼下的大妈把我们拦了下来,问我们想干什么?我耐心解释跟她说我们班同学有人晕倒了,老师让我带她回去休息。谁知她还不信,冷笑一声仿佛看穿了我一样她说我撒谎,我背她上去只是一个幌子,说我送她上去是想干别的事。

  这把我整的有点哭笑不得,这大妈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咋不说我是恐怖分子来女生宿舍放C4想炸了女生宿舍。再说哪有大白天在宿舍里干这种事的,这也太刺激了吧?

  大姨,我从小就贫血,刚才军训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他真的是老师让她来送我的。我刚想跟她理论,在我背上的周梦婷虚弱的说了一句。

  大妈又看了她和我一眼,想了想还是让我俩上去了。只是小天想跟过来大妈就死活不同意,他只能远远地羡慕的看着我上了楼。

  周梦婷说她宿舍在三楼这让我有些纳闷,不是高一新生都在一楼吗?我也没多问,上了楼梯找到了房间进去了。

  进去房间的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芳香,是女孩子身上的气味,不像是我们男生宿舍里面全是脚臭味。

  你床在哪?我问周梦婷,她给我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床,我直接带她过去了。这才发现这个宿舍里竟然还有一个人,周梦婷的上铺上还有个女生她背对着我应该是在睡觉。

  谢谢。周梦婷从嘴脸边挤出两个字声音很微弱,但我听的很清楚。她看上去有些苍白无力。

  没事。把人放下我准备走了,低头的功夫我捡到了一个小东西有点像遥控器,又不像。粉红色,很精致。

  L+酷匠网唯c%一aX正)l版*w,其%他{!都7是W盗版7

  我奇怪极了,不知道这是啥东西,上面还有三个按钮,我随便点了点,点到第二个的时候我听到了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呼声,吓得我差点昏个过去。

  顺着喊叫的声音看去,发现梦婷床上的那个人坐了起来。当我看到这个人的面容后更是惊讶,她跟周梦婷长得极像,不过她的头发染成的是红色的,个子也比周梦婷高一点。

  你他吗是谁?怎么进来的?她对我的态度很不好,虽然不知道她和梦婷是什么关系,但她让我觉得很不爽。

  我是谁用你管吗?我反问了一句。那你就把你手里的那个还给我,就赶紧滚蛋。听她这么跟我说话我也火了,从小到大除了我爸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的夹着双腿,并且双腿还在不停的在颤抖。看她的这番丑态,我立马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那种东西我在小天手机里的小电影看过,她这也太不要脸了,竟然在宿舍做这种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