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王宫沐红烛携马隽等人在央王宫内应的帮助下,轻而易举的便制住了央王。

  现在,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王上被人卑微的踢跪在地上,而他面前站立的竟是他曾经想要杀死的女儿。

  “我的父王,阶下囚的滋味如何啊!”女子讽刺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父亲。

  “贱人,原来你早就串通了吕枫欲致我于死地。你怎能如此狠心,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央王神色哀怨的看着面前毫无表情地沐红烛,心里却在想着如何脱身。

  5j酷'匠网永L`久;Q免a(费看小%b说H5

  “父亲?你配吗?从小到大你有正眼看过我吗?在你的心中只有权力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任何可能成为绊脚石的都会被你踢掉,如同我的母亲。她本是苗疆的圣女,未来一族之长的继承人,为了你她放弃了一切,可是你是怎样对她的。”冷笑转为疯狂,唯一不变的是哀痛的神情,奔涌的泪水。

  “她用巫术杀死了我的王儿,难道我不该怪她?若不是看在往日情分我早将她处死了。”央王仍旧偏执的相信自己没有对不起别人,相反倒是别人欠了他的。

  沐红烛绝望的闭上眼睛,她不明白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值得她的母亲直到最后一刻仍然念念不忘,不值啊。

  缓缓睁开的眼里满是狠绝,诡异的笑也随之漫延开来:“母亲直到死的时候还是很爱你呢,要不,你下去陪她吧!哦,对了,我学会了一种妖术,叫美人醉,死的时候会极尽痛苦,但死后会如同醉酒美人般艳若桃李。你说,见到你,母亲会是怎样的表情?”

  中指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央王厚实的胸肌上,若仔细看定会发现那殷红的血液里,密密麻麻的蠕动着一只只张大巨口的小蛊虫,瞬间便顺着毛孔钻进了身体。

  沐红烛看着地上疼得面目扭曲,激烈惨叫的央王,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情绪。缓缓起身用手绢裹住还在不断渗血的中指,黯淡的走出大殿。

  她不曾注意的是身后的小绡苍白着脸看着地上痛苦的男人。似乎看到了当初那个美丽的女人惨死的模样,小绡咬紧了苍白的唇,转身朝沐红烛去的方向追去。

  央王暴毙,因其膝下无子,沐红烛又立了大功,王位很自然的便落在了她手中。

  央国王宫里,她与马隽正谋划如何除掉凌云,一统北漠,却忽见大批的军士拥进王宫,而领头的正是他们欲除之人,以及小绡。

  “为什么?”沐红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单纯的脸,她如何能相信自己唯一真心待的人,最终却残忍的背叛了她。

  “你说,我该叫你姐姐,还是继续叫公主呢?”小绡答非所问的看着沐红烛灿烂的笑着。

  “什么?”沐红烛疑惑的看着她。“我叫红绡,我的母妃便是刘妃,那个被你残忍杀死的后妃。”明亮的双眸有仇恨有多年来隐忍的心酸。隐藏仇恨潜在仇人身边多年未曾显露半点,这是怎样可怕的城府啊。

  “你在我身边潜伏这么多年,就是想为你母亲报仇是么?那么来吧”。深知自己再劫难逃的沐红烛看了看旁边,已经多处受创却依旧拼死硬扛的马隽。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条汉子,原本可以飞鸿腾达前途无量的,却因了她的一己私念,毁在了她的手中。

  “罢了”,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双目通红的红绡拔出身后卫士的利剑,朝沐红烛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