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进行得出奇的顺利,凌锐为她“凄惨”的身世所动,决定替他讨回公道。她的父亲为她在此遭受的“非人”待遇而怒,决定替“他的女儿”好好出口“恶气”。

  她知道她的父亲不过是以她为借口,但那不重要,她要的只是结果。

  小绡是个乖巧的孩子,极懂得查言观色。

  奉上香茗后,未等沐共烛开口便体贴的带着宫侍退出门外,轻轻地关上房门。

  屋内,乔装过的大将军猛地扑上去,抱住慵懒地斜卧在软塌上的沐红烛,不安分的手在温热的躯体上游走,急切地移向腰带结扣。

  媚眼如丝的女子娇笑着打掉腰上的大手,玉指轻点男子因情.欲迅速涨红的额头:“瞧你心急得,先陪我坐会儿吧,我有事和你说。”

  “美人有什么事便快些说吧,说完了我们好办正经事。”粗犷的脸上有着风霜打磨留下的印记,通红的双眼如火焰般紧盯着面前的人儿。

  这便是那个人前威严庄重的大将军么?沐红烛勾起一抹足以让这个男人疯狂的浅笑,强压下心底浓烈的厌恶感说道:“听说王上将要带兵攻打央国,而将军也将一同前往对吗?”

  男子眸中火光渐渐冰冷,恢复了人前威严无私的正义模样:“娘娘身为后妃,当是明白“后宫不得干政”的道理,况且您已是王上的妃子,当一切以王上为重,况且央王先前是如何待娘娘不用属下提醒吧?”

  “好一个正义懔然的忠臣良将啊!别忘了你先前对我做了什么?若是被王上知道了…”沐红烛冷笑着看着渐渐慌乱的马隽。口是心非的伪君子,敢做却不敢当,难道在他们心中,女人永远都及不上名利吗?她这样问着自己。心中却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是了,只有一个人除外,那便是他的夫君,凌锐。

  可是,现在她却要设计除掉他,若是他知道了,他还会继续爱她吗?可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你想怎样?”不愧是驰骋沙场有勇有谋的大将军,不过眨眼功夫马隽便恢复了平静。

  “我不想怎样,我只是一个女人,我只是想跟自己喜欢的男人白头携老而已”。说到动情处,眼眶一红泪水随即滚落。

  “你是说,你喜欢我?”马隽不可置信的看着沐红烛,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这一切没有逃过沐红烛明亮的双眼,拭泪的手绢遮掩下,红唇轻蔑的挑起,随即恢复心碎的模样。“冤家,自第一眼见到你,便再也忘不掉了,你说是真是假”。

  “不可不可,王上待我不薄,我不能…”马隽摇了摇头。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你要等到他察觉时,灭你全族么?难道你曾经对我说的都是骗我的,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了吗?”沐红烛步步紧逼的将马隽逼得节节败退。

  “不,我不能害我家人。那,你说该如何是好?”不出所料,在沐红烛步步紧压下乱了方寸的马隽终是被戳中了要害。

  回身自榻下取出一包白色药粉,转身递到马隽面前:“这是泻药,起程前给你的将士喝下去。”

  马隽伸出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在离药包不到一指的地方停住,额上的汗一颗颗的往下落。

  急在心里的沐红烛强行定了定神,面带微笑地说到:“还在迟疑什么?两条路,不是你死便是他亡,你选哪个呢?不过是个泻药而已,既可保全你的实力又可以成全你争霸漠北的雄心,何乐而不为呢”。

  酷i¤匠w(网首,发)}

  马隽抬头看了看沐红烛,终是伸手接过了药包。

  沐红烛媚笑着伸出玉臂勾住马隽颈项,猛地一推将他按至榻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