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有两座疆土广沃的城池,一座为央城,一座为池城。两地城主各自据城为王,常年征战,挖空心思也在盘算着如何灭掉对方一统大漠。

  然就是这样水火不相容的两个城池,却忽然传出了和亲的喜迅。

  消息一经传出便似炸开了锅般的在两个城里疯传。对百姓而言,两城交战最遭殃的还是他们,而这突如其来的喜讯,不仅可以减去今年一半的赋税,甚至几年内都不会有战乱。还有什么比温饱更令人振奋呢!

  央城王宫充满着浓郁西域特色的宫墙内,一名华服少女立于丹桂树下,低垂着头似在考虑何事。绝美的左脸秀眉微拧,只一个侧面便叫人随之倾倒,哪怕就此死了也甘愿。

  “你没得选择,嫁进池国是你唯一的路。况且你是以本王最尊贵的公主身份嫁过去的,谅那姓凌的小儿也不敢对你怎样”。央王一身王袍威严的走到沐红烛身旁。几句冰冷的言语便决定了沐红烛悲凉的下半生。

  “哦,那我是不是该感谢您呢“我的父王”。嘴角挑起冰冷的弧度抬头看着眼前已显陌生的脸庞。

  对眼前这个男人,沐红烛并没有什么印象,唯一一次印象便是她七岁那年,因为渴求父爱她偷跑出了与娘亲安生的小苑。也是在那一次她迷迷糊糊懂了,她的父亲,央城里最尊贵的男人并不喜欢她们母子。他叫她妖孽,他说她们母子都是妖孽。

  在娘亲苦苦的哀求下,她们才得以平安的回到小苑。她一直记得娘亲磕破额头,鲜血和着眼泪流的模样;她一直记得那个男人看着娘亲血流满面,依旧面无表情狠绝转身的模样。

  娘亲咬破了中指在她的右额种下了蛊,于是那一夜之后,她的生活彻底改变。她成了无人接近的丑八怪,娘亲也在那晚抛下她撒手西去。

  “你不必谢我,我们各取所需。若我取得天下,你便是央国的头号功臣,到时容华富贵任你选。”对沐红烛的冷嘲热讽如若无闻的央王说着令人心动的条件。

  “好诱人的条件啊。”沐红烛娇媚的笑着,微抬的左手轻柔地抚开遮面的留海。触目惊心的红色覆盖了半个右脸,从额角自脸颊都是。“你就不担心我这模样反倒会坏事?”

  “以你的聪明才智,怎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除非你是自寻死路。”央王冷笑着回答,但眼神里却透出丝丝鄙夷及淡淡的恐惧。

  沐红烛讽刺的笑着,明亮清澈的左眼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痛楚,稍纵即逝。红唇轻启“成交”,便开启了日后坎坷多舛的命运。

  !酷匠网Z?唯一正版◇,其?他T…都是:盗版;Y

  迎亲的队伍极尽奢华,彰显出王室婚礼的尊贵高雅。央王自然也不甘落后,嫁衣是汉廷御用绣师苏绣坊主亲自所绣,金丝为线的百鸟朝凤,中巧妙地缀以明珠作饰,光彩夺目又不失大气。头上发饰也均为稀罕事物,每一件都显示出其主人不俗的身份地位。

  沐红烛在众人的簇拥下坐上了迎亲的花车,浩浩荡荡的前往相临的池国,随行的只有丫鬟小绡。

  她不知未知的世界里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但以她沐红烛的聪明才智,又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