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杨鑫则是在对付剩下的两个女鬼。杨景天和“会长”两人联手在与邪修乒乒乓乓的对抗。突然,杨景天大喊一声:徒儿快闪!我一回头,看到一到红光向我袭来,刚被击中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发现我在一树林内,杨鑫靠在树上睡着了。我勉强的站了以来,没过几秒,我口中突然一甜,随后吐出了一口血。大声的咳了起来,杨鑫也被我的咳嗽声惊醒,我虚弱的问道:杨鑫,师傅呢?杨鑫回答:我听那个“会长”说,师傅好像去接受雷劫了。我抱着疑惑的眼光看着杨鑫问道:那个什么会长呢?喏,在你后面十米的那棵树后,他在打坐。我向“会长”走去。

  $‘最(S新P章“C节8a上L^酷G匠i网#.

  您好,我师傅他怎么了?会长闭着眼睛回答道:你被邪修临死前的扑击打残,本应死去,你师傅用逆天手段将你从死亡边线拉回,他自己去接受雷劫了,他在东南方向五百米处的位置。我震惊的回答:谢谢,我去看我师傅了。会长回答:嗯,去吧,孩子,你要有心理准备。我颤颤巍巍的走向杨景天的位置。到了附近便看到杨景天正在地上打坐,我刚想喊师傅,杨景天突然站了起来,此时,天上也是乌黑一片。杨景天暴喝一声:快退!而他自己迅速变换手印,身体周围慢慢的浮现了三层护罩,一层蓝,一层绿,还有一层较为透明。此时,雷劫将至,第一道雷劫将第一层护罩打摇晃了一下,第二道雷直接将第一层护照打烂,并将第二道护罩的百分之四十打碎,第三道雷劫直接将第二层护罩打碎,第四道雷劫向最为透明的第三层护罩打去,我以为护罩会直接崩碎,没想到只是被打碎百分之九十而已,第五道雷劫向只剩百分之十防御的护罩打去,我都焦急万分了,杨景天则是一副淡然的表情看着一切。雷劫将至,杨景天肉身直接被打碎,我拿出一张阴符开了眼,看到杨景天几近透明的灵魂,我向杨景天走去带着哭腔的说道:师傅,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资质平庸,不好好学习道术,你也不会死。杨景天带着慈爱的看着我:徒儿,别担心,这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逃不过终结,终结只是灵魂的尽头。你要好好学习道术,争取将顺天一脉发扬光大,我的空间戒指,在地上,你收着,里面有顺天一脉的一切。我走了,不能在教导你了,替我向杨鑫道声歉,刚将他收入师门,师傅就死了,不说什么了,保重!

  然后,杨景天的灵魂越来越透明,直至消散。啊!!!我失声的大喊了出来,跪在地上流着泪,向杨景天忏悔,在骂自己的无用。杨鑫和“会长”早已来到了我的身旁,两人默契的没有打扰我,一小时后,我拖着虚弱的身子转了个身,在地上捡起了杨景天的空间戒指。杨鑫也哭了,“会长”没有说什么但他的眼眶是湿润的。“会长”扶着我,带着我们去了一木房,进入其中,家具齐全,都是木制的。“会长”给我俩倒了茶,并让我们坐下,跟我们说起了他的身份和与师傅的相遇。

  “会长”说道:其实我是道教协会总会的会长,但是现在道术没落了,我也快下任了,现在只是积点阴德。我跟你师傅杨景天是在十年前,山西赶尸族事件认识的。当时赶尸族的几头红毛僵不受控制了,死了几名赶尸族族人,当时我是去旅游,然后偶遇这件事。我在追击一头红毛僵的时候,遇到了你们的师傅,他在河边钓鱼。他看到我之后,二话没说就帮我拦住了红毛僵,然后制服了僵尸。后来我进入了道教协会,他孤身一人在道界里面立足。我曾经邀请过他加入道教协会,杨景天却说:他图的是清静,而不是名利。现在杨景天就是叱咤道界的景天道人!但他的仇家也很多,现在杨景天他死了,只怕有很多仇家会找上门啊。唉,“会长”叹气道。

  我跟杨鑫默契般的沉默不说话,我想的是那些仇家要怎么对付。半响后,杨鑫说道:“会长”,师傅那么牛,我们以后出去执行任务是不是可以报他的名号装逼?我听完之后一脚将杨鑫踹翻,太贱了,现在压力这么大,他还想着要装逼。“会长”笑了笑。我这时问道:“会长”,您怎么称呼?还有道教协会的总会在哪?哦,对我还没告诉你们我叫什么,我叫江成道,你们喊我江师叔就好了,按辈分你们是要喊我师叔。道界协会地址在XX路XX栋。我知道了,江师叔,我跟杨鑫先走了。拉着在一旁揉屁股的杨鑫走了。

  到了杨鑫家,我们都没说话,只是对杨鑫说:杨鑫,师傅走了,现在我们不能让师傅失望,我们要将顺天一脉发扬光大!你要好好利用你的阴阳眼,我先回去了,再见。

  回到家后,我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用念力打开了师傅的空间戒指,发现里面有几本书,师傅的桃木剑以及几十张符咒,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符咒,以及一把炫酷的剑,我拿出那把剑来看,有4、5斤重,剑的左半部分写了个小篆,右半部分也有一个小篆字体,并且左半部分还有阳气散发,右半部分则是有阴气散发,剑柄上用小篆写了三个字,我都不认识。将这把剑随意的扔在了床上,我看到戒指的角落有一个八卦镜,我想了想,正好可以把他给杨鑫做武器。我开始观察起那几本书,我发现一本书上写了阴阳剑这三个字,我思考了下,看了看床上的剑,难道这把剑叫阴阳剑?管他呢,我翻开那本书,发现全是小篆,有些地方甚至还有图画,我看了几页就犯困了,将东西收进空间戒指,便倒头呼呼大睡。

  醒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揉了揉眼睛,打开门,老爸在看报纸,老妈在洗碗,我刚想溜出去,老爸喊道:别跑,臭小子,这几天,天天东跑西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天给我在家好好坐着,那些别去。我无奈的回了房间,将门锁上,静心打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