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明这家伙正搂着夏柚那所谓的前女友一脸猥琐的从我们面前走过,路过夏柚的时候,阴笑一声,在那个绿茶什么的胸前捏了一把,我已经看到了夏柚的身体正在不断颤动。

  我拍了拍他的后背,他才得以缓和。

  无奈的转头看向廖明,冷冷的说道:“别急着走啊。打了我们兄弟我们还没报仇呢。呵。”

  廖明听到我说的话以后,一脸嘲讽地看向夏柚,说:“哟,还找帮手来了。胆子不小么,那就问问我兄弟们答不答应吧。”

  他很装逼得了个响指,只见二十来个混混便站在廖明的背后,一脸凶狠的看着我们。

  我心里长呼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学生,比昨天那几个家伙容易多了。

  对了,也不知道李鸿才和廖明那个所谓的表哥谁毕竟吊呢。

  我嘲笑的说:“哟哟哟,我们的廖大哥就这么点人啦,够不够塞牙缝的呀”

  这时,站在我旁边的唐晓拉了拉我的衣袖,我明白他的意思,拍掉了他的手示意他我有把握。

  “开玩笑!兄弟们给我揍扁这几个家伙。”廖明冷哼一声,便走向旁边准备看戏。

  呵呵。

  刚刚在幻境中我已经领悟了蜻蜓点水的第一层奥义,现在终于可以实战了、就在廖明的狗腿子们准备向我们冲过来时,我却像幽灵般消失了,这时,人群后面的一个男子嘲笑的笑了笑,说:“这就是你们的速度了吗。”

  没错,这个人便是我。

  但此时的我也是暗暗惊叹,蜻蜓点水仅仅领悟了一阶,就已经如此之快了,那么再往上岂不要逆天?

  这时廖明和他的那群狗腿子还有夏柚唐晓他们也是惊到了,这速度还是人吗?

  我由不得他们喘息,一个呼吸间便来到了这群人中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便一个边腿提出,三个人一下子从廖明身边飞过。

  谭影手,第一式。

  谭影手,第二式。

  谭影手,第三式。

  8W更新U%最%快U上酷匠k8网&

  短短一分钟,我如闪电般的速度使出了前三式,不过也保存了实力,要是一不小心被我弄死了就麻烦了。

  此时,地上躺着满是浑身伤口的廖明狗腿子。

  站着的廖明,唐晓以及夏柚,都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我。

  呵呵,哥就是这么潇洒~我径直走向廖明,此时的他已经被我的凶悍吓的不轻,看到我过来我都能看到他正在隐约的发抖。

  “还不服吗?”我问他廖明还是不服气,逞强地冷哼一声说:“你会功夫又怎么样,敢不敢和我表哥打一场,我马上叫他来!”

  廖明的表哥是廖明现在唯一的底牌,事到如今不搬出来那么自己肯定就要完蛋了。

  我也正有此意想要会会这个表哥,但我事到如今还是不知道他表哥叫什么,等等就能知道了。

  我叫他尽管去叫,廖明没想到我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走到一旁,一边播着他表哥的电话,一边冷笑,小声喃喃说我真是在作死,还想和他表哥斗。

  我见他一拨通电话,就在那哭爹喊娘,说自己被欺负什么的,卧槽?睁眼说瞎话咯?

  在他拨通电话的时间里,我的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晚上回家再说吧。

  几分钟后,廖明说他表哥马上就来,让我等死吧。

  唐晓和夏柚也在一旁劝着我让我别逞强,我摆摆手说我有把握,他们见我这样子知道我心意已决也就不阻拦了,只是让我多加小心,社会上的混混都挺狠的。

  几分钟,廖明的手机响了,估计是他表哥来了,他一接,满脸欣喜的说了两句就下楼了,应该是去接他表哥来了,临走时还不忘看我一眼,眸中满是阴险。

  唐晓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副牌,我们三个人就坐在地上一边打牌一边等。

  我刚胜了一局,就听见楼道里传来了廖明嚷嚷的声音。

  果不其然,他的身后站着六个高大的男人,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到哪去。

  当我看到那个一直和廖明说话的人的面孔时,我笑了。

  真的笑了。

  李鸿才!

  昨天被我吓到的讨债部管理,竟然是廖明表哥,有好戏看了。

  此时廖明看到我在这里傻笑,以为我是被吓傻了,想要过来嘲讽一般。

  不过他旁边的李鸿才似乎没有认出我来,呵呵,等等就让你吓傻、我走上前去,李鸿才看着我,满脸毒辣的说道:“就是你打我表弟的?”

  我点点头,说道“是,不过你先等等,在你打我之前让我先做件事。”

  “哦?”他戏谑地看向我,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把戏。”

  卧槽。把戏你丫的。你个傻缺还没认出老子来。

  只见我掏出了手机,李鸿才微微一愣,看和手机似乎有些熟悉,我翻开列表找到了李鸿才,拨了过去。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只见一个土到不能再土的手机铃声响起,李鸿才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上面的号码备注赫然写着:雪姐我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呵呵,昨天才教训过你,今天就要造反了么。”

  此刻,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仔细的盯着我看,终于认出了我的身份。

  一下子跪了下来,颤颤巍巍的说道:“大..大哥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要怪就怪我这个傻逼表弟成天到晚惹是生非,完了要我给擦屁股。您要教训就教训他吧,我也不去管它了,只求您放我一马!”

  此刻,全场傻逼了。

  廖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没想到他一直以来用来叱咤的表哥竟然叫我大哥,一下子也贵了下来,怒扇自己几巴掌,说:“涯..涯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吧,我有眼不识泰山啊,要是知道夏柚是您的兄弟,我..我也不敢打呀。”

  没了底牌的廖明,此刻就像一只蚂蚁,只能忍气吞声,任我蹂躏。

  本来想好好折磨一下他们的,可是肚子又痛了起来,而且比前几次好要痛!

  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廖明和李鸿才也是一脸惊讶,马上连滚带爬的仓皇逃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