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混蛋啊..老爸欠的债关我鸟事啊..干嘛来追杀我啊..呼..”

  在奔跑中的我大口的喘着气,尽管已经跑了十几分钟了,但后面拿着砍刀的八九个人却依旧没有停下追我的脚步。

  但,我认为上天是眷顾我的。

  正当我体力不支准备停下脚步接受命运时,一向视力发达的我发现了前方的右边有一个小巷口,顿时燃起了我的希望,不知哪来的力气让我一下子加速,甩开了那群人一小段距离,便往小巷子里跑。

  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小巷吧,看着地上的几个垃圾桶与四处结着的蜘蛛网我便判断着。

  二话不说我挑了一个垃圾桶立马闪身躲在了它后面。

  一阵阵的脚步声与嘈杂的谩骂声逐渐逼近,通过了小巷口以后又渐渐地消失了。

  呼..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酷}匠B网¤首H发

  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来追杀我呢,就怪那该死的老爸吧!

  我叫白涯,年龄17,在凌天高中读二年级,虽然成绩是属于半吊子的那种,但是我心肠很好,基本同学老师有困难我都会伸出援手,所以和一些女生的关系比一般男生都要看,惹得班级里的一群男生一阵幽怨。

  家庭情况就有些糟了。

  老爸不知道何时迷上了赌博,不听老妈和我的劝告天天出去赌,最后被人合伙骗了都不知道,还问那边的高利贷借了十几万。

  这不,家里的积蓄都拿去还高利贷了,但是依旧不够。

  然后老爸直接收拾行李不管我和老妈直接跑路了。

  当事人都跑了,放高利贷的混混只能找我们讨债了。

  我从小警惕性很高,知道肯定要出事,就把老妈给送到了姑姑那边暂时住着,我本来也是准备一同去的,可谁知到到了半路有东西没拿,就自个儿回家了。

  刚到楼下,就看了八九个混混一个个手拿砍刀在我家楼下准备上去,我感觉不妙,刚想逃,就听见其中的一个混混指着我这说了一句:“哎,你们看!那小子在那!兄弟们走,找他们要钱去!”

  这句话一下子就让一些本来在一旁悠哉悠哉抽着烟扯着皮的混混一下子集合在了一起往我这走了过来。

  卧槽!要跪!

  我看形势一下子不对头了,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街上逃,那群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主,一个个都追了上来,而且体力都尼玛的变态啊!

  追了我十几分钟还没停下,我差点都要断气了!幸好走进了这个巷子才保了我一命。

  那群家伙走了以后,我依旧双颊通红,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气。

  突然看到了地上有瓶矿泉水,两眼金光一现,把水捡了起来,一看是还没有开封了,那叫一个高兴啊!

  跑了那么久本来就渴得要命了,但身上又没带钱没法去买水啊!正好就让我捡到了,啧啧,长得帅人品就是好。

  咕嘟咕嘟咕嘟,不一会,整瓶水就进入了我的肚子,然后又粗鲁的打了一个嗝。

  怎一个爽字了得!

  整理了一下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我就准备往巷子外面走了。

  可谁知,突然间一股奇异的燥热感袭及全身。

  我的意识也开始逐渐消失,两个眼皮也渐渐的合上了……

  梦中……

  我逐渐的睁开了双眼,低下头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伸手就触摸到了一束如瀑布般垂及腰间的深褐长发,全身的皮肤洁白无暇。

  我尝试着发出一点声音,将原本浑厚的男声取而代之的是黄鹂般的甜美嗓音。

  “这……真的是我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内心之中,我不断地问着自己。

  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团黑雾,一团足够把我全部包围住的黑雾。

  它发出了一阵阴寒的笑声不绝于耳,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良久,它才真正的开口了。

  “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吗?还记得你来到我的幻境之前有喝过什么东西吗?呵呵呵呵呵……”说完,又是一阵阴笑。

  对了!那瓶矿泉水!

  “那瓶水……”我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完,那团黑雾再次开了口。

  “没错。那是我在魔力最旺盛之期炼制的阴阳水,并将当时的一半武力注入其中,并把它置放在了人间。因为我已经抵抗这仙道封印几千年了,魔力马上就要耗尽,不久就会灰飞烟灭,所以我希望世俗中能有有缘人喝下它来继承我的名号与武力,但……这水有个副作用,那就是喝了的人会阴阳交错,用你们世俗话来讲,就是男的变成女的,女的变成男的……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说完,它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尽管是团黑雾,但我人能从这语气中读到了许多无奈,它说的并不像假的,但……

  “你到底是谁?”我问道、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魔罗王天煞!”它一字一顿但又铿锵有力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听着名字应该是个上古时期的魔王吧,好厉害的样子,你们魔王真会玩,闲着蛋疼炼个毛线的阴阳水啊,搞得我现在男不男女不女的,真是哔了狗了。

  就这么暗骂了一会儿,心情就好多了。

  看着现在的处境,似梦又好像不是梦,刚刚还听它说这是它的幻境什么的,所以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出去啊。

  我内心无比的复杂纠结全部显示在了脸上,天煞(以后就这么叫)也看到了我的苦逼相,就问:“你是不是想要出去?”

  我立刻说到嗯嗯嗯,你说说到底怎么出去。

  他说不急,说了喝了水将会得到他的传承,现在进度还没有完成,不要着急出去。这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是不同的。这里一小时外面只有一分钟而已。

  听到这我也就放下心了,不用怕被困个什么十几二十年的出去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