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平台上面往下看去,我滴个乖乖,下面黑压压的都是狗,而且看体型都是与哈哈一般的狗,有的甚至都比哈哈还要大。合着昨晚去学校的那些狗只是这里的一部分啊,要是这些大狗都去了学校的话,那我估计那些与狗干仗的人情况更加凄惨。

  哈哈站在下面不远处突出来的一张铁板上,一左一右还站着两条大狗,似乎其中一只就是昨天晚上叼着我的。

  这里看上去是一片废弃的厂子,有好多的生了锈的机器,也不知道是这场子是干啥的,而且我也没注意过学校这边有什么工厂。此刻我就站在工厂的最上端,下面的狗都看着我,我也在扫视着它们。我现在可以说是万狗瞩目,而且是居高临下,这俨然就是一个大领导该有的情况嘛,所以说我此刻是不是应该讲点什么,可是我该讲点啥?我能讲点啥?再说你们来这一出应该提前跟我讲一声的嘛,这忽然这么搞,你们让我现在很尴尬知不知道?在我愣神的时候,旁边的母狗对我叫了一声:

  “基本上这里面的所有的狗都是你爸爸救回来的,我们都是同类,为了不受人类的残害,我们都躲在这里,我们是一家人”

  我看了母狗一眼,也没有作答,便又看向下面的狗群。这时,最下边的狗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看这样子,应该是大人物登场了,可是第一个出现的并不是我所想的什么大人物或者大狗物,而是好多狗跑出来,并且每只狗的嘴里都叼着一些虚弱不堪的狗,我的视线就跟着它们移动着,看着它们从这一边径直跑到了另一边然后就没影儿了。本来以为无非只是这样子而已,谁知随后的一声震耳的吼叫将我的目光一下子拉了过去,先不说我看到了什么,光从这声音就能听出来,能发出这种声音的想必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野兽,这声音压住了此时厂子里面所有的狗叫声,那些狗原本看着我的,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住了,都循声看去。整个厂房也都静了下来。

  我看到的东西证明了我一开始的判断一点不错,这叫声的主人根本就是一只野兽嘛,乍一看就是于狮子一般,可是它浑身却是跟我旁边的母狗一样,都是通体白色的毛发,尤其是颈部的那一圈毛,更是增添了十足的霸气,让它看起来像极了狮子。虽然它看起来跟狮子无异,但是我认为他不可能是狮子:首先,没见过哪只狮子是白色的,其次,中国根本没有野生的狮子,要是硬说它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就以它这一身惹眼的毛色,它能跑得了?但是要说他是狗,那这这这也长得有点太离谱了吧,哪儿有这么巨的狗啊?就算是藏獒,估计也是逊它几分。

  此刻这只狗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要说不怕那是扯淡,可是怕归怕,我心里多的更是好奇。好吧,从它直接朝着我跑过来的时候,我怂了,容我我起身找个厕所先。

  Tq更@新最x快"0上酷MY匠!P网

  我一站起身,旁边的母狗就跟我说了:“他是你爸爸,今天一大早就出去救狗去了,”

  啥?这是我的狗爹?怎么看都不像的好吧,它那么那么大,你再瞅瞅我,小的跟个啥一样,在它跟前,我能算个啥?你别逗我了好伐。而后我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会不会不是这大狗亲生的啊,这它要是知道了,我还不连根毛都被虐的没有?谁知道这母狗有没有在外面乱搞啊。想到这个问题我当下就决定把命放在狗腿子上面了,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这四只狗腿子跑得有多快了。可是这时想跑却为时已晚,我能听到旁边的管道里面传来咚咚咚的响声,想必是大狗跑过来了。这儿只有这一条路,眼看这路是走不通了,就走到我所站的平台的边缘,冲着哈哈大叫了一句:老哈啊,接住老子啊!然后就跳了出去。

  可是,后腿刚一发力,我就被一张大嘴含住了,注意,是含住了,不像之前被叼着的。然后我被放回到平台的里边,刚一放下,我就看到眼前那跟柱子一样的四条腿,我也不敢抬头,起身就准备再次往外面跑,但是,被那柱子一样的腿轻轻一拨,我就滚回到了原地,我再次起身想跑,又被一拨,又滚回去了,如此反复,这就深深的伤到了我的自尊心了,当下也不跑了,壮着胆子抬起头盯着低着头看着我的大白狗,大叫了起来:你要干啥?你想要干啥?你你你到底要干啥?

  大狗看了我几秒钟,幽幽的对我说:你不是我儿子。说完就再次把我含在嘴里,走向了管道。那只母狗也跟着过来了

  咦?怎么这只狗说话我也能懂?这一下子就找到两个我能理解的狗类,心理还是挺开心~个屁啊!要死了好不好,这是要要我狗命的样子吧,一句话就戳到我最怕的地方:我不是他儿子

  大狗带我来到了我醒来的地方,把我放下来,趴在我的身边,问我:“说吧,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你能听懂我说话?”我轻声的反问它。“能”

  随后,我把那天是怎么捡的这只狗,以及我怎么变成了狗,还有这些天所有的经过都跟这个兽一样的大狗说了,除了母狗时不时问我一点问题之外,期间这只大狗不置一词,直到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它交代完,他才对我说:“有两种情况,我儿子咬你的时候,他的意识还没有成型,一,你们俩的意识交换了,但是从你的身体这么久都没有醒来的情况来看,那么第二种情况可能性特别大,我儿子的意识陷入半沉睡状态,取而代之的是你的意识,你之所以能够与狗交流,都是它给你的能力,你不能理解那些狗的叫声是因为那一半意识沉睡过去的缘故。”大狗沉思了片刻继续道:“此后你必须以我儿子的身份出来活动,关于我们的一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对你们人类不敢过多信任,你要是吧我们这里的事情告诉外界,那么你绝对会马上消失!现在,你跟我过来”

  大狗说完就起身出去了,只身下那只母狗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悲伤,我也没心思安慰它。此时我的心里交错着各种各样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我也懒得去想其他的事情了,起身就跟着大狗走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