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野狗把包围圈缩的越来越小,我,哈哈,狗大老朱把三个女生保护在我们中间,除了女生外,我们各个都是备战的姿势,由于那些野狗围而不攻,所以我们也只是戒备,也不敢贸然攻击。在有了与第一只出现的野狗有了交流的经验,我就知道这些狗应该也能听得懂我的意思,所以期间我也试着跟那群野狗沟通,沟通倒也是有成效,那群野狗对我还有哈哈倒是没有太大的敌意,但是对狗大那一行人好像仇大苦深的样子。

  胶着状态持续了没多久,老朱受不了了,率先大叫着朝着面前的野狗冲了过去,转眼功夫,便把离他最近的一直野狗踢飞了出去,回头跟我们喊道:“快走!”

  可是这时候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其他的野狗见一个成员被踢飞了,四下里周遭的野狗都大叫着朝着众人扑了过去,我跟哈哈见此情况,便加入到了战斗圈,虽然那些野狗的目标不是我俩,但我俩也绝不能眼看着狗大他们受到伤害。说真的,我加入到战斗也是起到微乎其微的作用,我根本对那些野狗造成不了什么伤害,而且自保的能力也是不够。加入到战斗之后,哈哈一边击退前来扑他的野狗,一边保护着我,而我也只能适时的提醒一下它。

  反观狗大老朱他们,面对一条接一条扑上来的野狗,他俩也是应接不暇,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虽然看上去二人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衣服上面却多了多处清晰的抓痕。三位女生自然除了尖叫给我们加BUFF之外,也没啥作用。

  由于我一个不留神,一只体型比我略大一些的野狗就扑倒我的眼前了,我看着那只野狗腾在空中的样子,那双外凸的眼睛里面似乎装满了愤怒,张开的嘴巴足以让我命休矣,我想躲开可是这时我根本就躲闪不及,实在离我太近了,心想完蛋了,被这家伙一口咬下去,那估计等下辈子了,可是就那么一瞬间,朝着我扑过来的野狗顿在了空中,张开的嘴巴就在我眼前,可是就是没有咬下来,随即就大叫着离开了我的视线。原来是哈哈在半空中直接咬住了这只狗,咬住了之后也没有把它甩出去,而是把它叼在嘴里,不停的左右甩着。这时候哈哈完全是把这只叼在嘴里面的狗当作了武器,冲到了要对它发动攻势的狗群当中,左挡右攻,前扑后防,基本上没有哪条狗能进得了哈哈的身。可能是嘴里面叼着一只狗比较费劲儿,又或许是因为嘴里的的那条野狗没有了声息,哈哈把嘴里面叼着的野狗甩到一旁,开始用嘴撕咬,基本上一改前面的保守打法,现在基本上是扑一个倒一个,咬一个甩一个,那些被哈哈咬过甩出的狗,除了没站起来的,站起来的都是踉踉跄跄,没有再敢上来的,眼看着哈哈这边的作战就要收尾了,狗大这边出事儿了。

  我先是听到狗大的一声惨叫,随即扭头看过去,只见一只野狗咬住了狗大的小腿处,还在往后使劲儿的扯着,狗大右手掐着一只野狗,左手防御着扑上来的野狗,也没有功夫来管咬在腿上的这只野狗,老朱也是身上腿上多了很多抓痕,他自己好不到哪里去,更不用说过来帮帮狗大了,我正准备过去帮帮狗大,这时老朱的女朋友出手了。

  她首先大叫了一声,然后带着这份叫声把咬在狗大腿上的那条野狗拔出来扔出去,接着再起身冲到老朱的前面,对着作势要上攻的几只野狗胡乱的划着手脚,这期间,她的叫声一直没有断,只是声音由大变弱,她的此番动作让那群野狗减缓了攻势,老朱,狗大也得以一些时间用来休息。趁着老朱的女朋友还在那里舞动四肢,我来感叹一句题外话啊:女人发起疯,连野狗都怕。、

  可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大招时间持续的短,冷却时间还很长,而且释放过后还有副作用,这不,老朱女朋友胡乱划了一阵之后,就蹲在老朱与那群野狗中间,在那里哭着。野狗不管那么多,它可是见人就咬,眼下这娘们儿没了任何威胁了,一只野狗瞬间就扑了上去。情况不好,这只野狗离老朱女朋友特别近,比速度的话,老朱想要上去也保护不及,但是老朱任是第一时间跑了过去,老朱反应已经够快的了,比他还快的大有狗在:从老朱后面掠过一道很色的身影,腾空而起,与那条在半空中还没有下坠的野狗正面相撞,随后落地显身,是哈哈!哈哈嘴里面咬着刚刚跳起来正要扑向老朱女朋友的那条野狗,落地后也不做任何停顿,哈哈把嘴里的那条野狗朝边上一丢,就大吼着冲到前面的狗群中左右开弓,胡咬一通。

  前面的战斗很精彩,但我抽了点时间,扭头看了看,后面的这些野狗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灯光下,能看见他们似抽搐非抽搐的样子,基本上现在它们的战斗力为零了。再回头看着重新加入战斗的哈哈,我心里当下就下了一个郑重的决定:回头请哈哈吃二十个包子!

  有了哈哈加入战斗,前面那群野狗很快就溃败了,不一会儿,仅剩的那几只受伤的野狗也是呜呜咽咽的逃走了,只要是在场的野狗都是站不起来的。狗大,老朱,各自都看了看自己的伤势,都好不到哪里去,随后便扶起三个蹲在地上抽泣着的女生,又给学校打了个电话,说是这里发现好多受伤的野狗……

  更5T新最g,快上`x酷匠P网r

  我跟哈哈走在后面,一来防止还有狗来偷袭,一方面也算是护送前面的一行人。我就边走边看着哈哈,我就问他有没有受伤啥的,这货看着我表情依然很呆,我无语,再次问它,受伤了,点头,没受伤,摇头,这货把头甩的跟拨浪鼓似的。看着它的样子,我凑近他,用爪子捅了捅他的爪子,本想夸它牛,谁知这货抬起爪子拍了拍我的脑袋。你一只狗居然也敢拍我的脑袋,你不知道我老早就发过誓嘛!我跑到哈哈后面,对着它的尾巴使劲就是一口,任凭它怎么跳我就是不松口,到最后,这笔拖着我一直朝前面狂奔而去,我的**几天后还火辣辣的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