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动不动的自己,心里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首先我把爪子放在我的鼻子下面,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有呼吸,在用鼻子贴着自己的脸,也有温度,再用爪子捅一捅自己的脑袋,晃啊晃的没有任何反应,小后生在旁边看着也觉得怪怪的不对劲,不是因为一只狗在哪里这样弄一个人,而是这个人不对劲,当下也测测我的呼吸,掐一掐我的人中,最后还扇了我两巴掌,我在旁边看着真想过去挠他,不过他也非有意而为之,小后生最后下床了,对其他人说,不对劲,这狗三好像不是睡着了,像是昏了一样,怎么弄都没有反应,其他人一听,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当即都不知所措,这时候我想起来了,昨天我被狗咬了,会不会是这个原因,我就立马看看了我的手指,谁知我把两个手指都看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任何被咬过的痕迹,我这就纳了闷儿了,这是什么鬼,而下面有人已经在打电话了,打给的是辅导员,叫他来寝室一趟,挂了电话,说是辅导员马上就来,众人也是从刚刚我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当中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一个个都没劲打采的。

  $k酷7匠*=网#t正?版7首64发

  辅导员一会就过来了,估计那会儿快6.7点了,我早就被人从床上抱下了,现在正在老朱的床底下躲着,忍着鞋臭。辅导员在床底下叫了我几声,见我没有任何反应,便上去了,不过上了床后很快就下来了,接着开始打电话,从他说话的内容中可知,他打的是120,并且叫狗二不用上课了,一会儿陪着我去医院。他又对其他人说都去洗洗吧一会准备去上课,接着自己交代了下,他去校门口等着急救车。

  众人去洗漱去了,此时宿舍就我一个,我来到阳台,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我终于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现实,不是梦,无法解释,无法逆转,我只好接受,虽然内心里面全部是对未来的恐惧,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好在我知道我的身体还是活着的,虽然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

  众人很快便解决了洗漱问题,都准备准备去上课了,临走的时候有的来摸摸处于狗的我的脑袋,有的看看倒在床上的我。待众人都离去了,寝室里面就剩我跟二狗子,我看着他,他看着我,然后他开始坐在床上玩手机,我俩都再等救护车的到来。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交流的好办法,我虽然不能说人话,但是我能写字啊,想到这一点,我很兴奋的冲着他叫了几声,二狗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也不置一词,接着玩手机,我跑到他的跟前,用爪子挠着他的裤腿,这家伙放下手机双肘撑住身子,盯着我,我冲他叫了几声,然后开始在地下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写字的,环视一周没发现什么东西可以写的,急的我用舌头开始在地上添,我想要笔还有纸,可是笔字笔画太多了,我就在地下添了个PEN,完事后我冲着狗二叫了两声,狗二看到这一幕,那表情就跟怀了孕一样,不可置信的死盯着我,就这么一直盯着我,哎哟我当时真想抽丫的,老子要笔啊,你狗日的看着老子干啥啊!不行,这货看来被我给惊傻了,我就再次冲着他叫着,并且舌头不断的在地上添着,终于,天呐,终于这家伙顿悟了,我心里面真是感慨万千,还真有比狗还笨的人啊!这货拿来了笔,不过只有笔,没有纸,我也懒得再示意要纸了,嘴里咬着笔就直接在墙上写起来了,和努力的写了五个字:带我一起走。写完后冲着他叫,完蛋,看这货的表情,我深深的陷入了自责的状态,在这么下去我能把这货真给整成傻x了,看我写完字,这家伙呆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没办法,我冲他又是叫又是用爪子挠他裤腿的,天呐,再次的终于他回过神来了,随即找了一个书包,把我装里面了。

  不一会儿,老师领着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过来吧我的身体运走了,我也跟着二狗一起去了医院,路上二狗吧书包的拉链拉开,把书包捧在怀里,这一点做的还算是有点脑子,此后便一路无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