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天色麻麻亮了,宿舍的电还没有送上来,灯还没能开,所以虽然能看见什么是什么但是不是很清楚。狗大爬上我的床,看了一下,又下来了,说我睡的跟个死狗一样,别管他。听到这么说,我心里放下不少重量,睡着了?真的是睡着了这么简单么?我很想上去看一看,怎奈又上不去,当下陷入焦虑,这个时候,我下铺的兄弟老朱走到他的桌子跟前,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根烟点上,烟友们都知道,当你有心事的时候,抽根烟是最爽不过的了,看到老朱在抽烟,又给了狗二和别人几根,一起抽着烟看着我,我当下的状态也是心事多的无以复加的地步,看到烟我也是双眼发红,就冲着老朱使劲的嚎,尽管我想说烟烟烟,可是叫出来的声音比杀猪还难听,老朱就不解了,怎么他抽根烟我跟他叫唤个什么劲儿,我就想着,冲着老朱本人叫,估计就他那脑子也不会明白什么意思,所以我就冲着他手里面的烟叫,果然没叫几声,这家伙明白了,这家伙右手夹着烟,左手指着烟,一脸疑惑的望着我,嘴里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嗯?”见他这样,我猛地点头,这货估计是被我的样子逗笑了,几天后我才知道,当我想要什么东西而别人示意对了我点头的时候,我的舌头都伸出来了,还有哈喇子,现在想想,真丢人啊,哦不,真尼玛丢狗啊。老朱就把刚刚点着了的烟放在地下,众人也都一言不发的看着我,都期待这什么伟大的事情发生,我果然不让他们失望,而且亮的这些个家伙的狗眼一个比一个瞎!我看着老朱放在地下的烟头,想用爪子去捡,可是狗爪子,大家知道的,像烟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捡的起来么,况且这还是一个没用过狗爪的,更别说了,那难度很大,怎么办呢,眼看着烟在地上燃烧着,我灵机一动想到个好办法,我趴在地上,左爪使劲按住过滤嘴把烟弄翘起来,然后右爪从翘起来的那边夹过去,这样一来,烟就被我夹在两爪之中了,夹是夹住了,怎么往嘴里面送呢,烟头是朝上的啊,我又不能起来,起来烟必掉,老子发现这狗脑子真他妈聪明,我又想起来一个办法,将两爪夹起来的烟慢慢朝着左边的爪子倒过去,左爪撑在烟的中间,于是乎,当烟倒下去的时候,这边烟嘴就敲起来了,而且正好对着我的嘴,我就伸过去脑袋把烟嘴叼着,起身抽了起来,就这么一直叼着,在众人的注视下,我在寝室中间吊着烟来回踱步,直到烟抽完了。整个抽烟的时间内,寝室里面没有一点声音,直到我把烟抽完,老朱率先说了一句我操!然后开始鼓掌,其他的人也跟个傻x一样,跟着鼓掌,老子就想不明白了,抽根烟你们还鼓掌,一群无知愚蠢的人类~也是懒得鸟他们,我找个干净的地儿趴那儿不动了。接着寝室里面就骚动了,说什么的都有,总结成四个字:此乃狗神!

  看着他们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我眯了一眼我的床铺,我很想看看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于是我再次站起来,走到老朱的床铺下连接上铺的梯子那里,作势要攀爬的样子,并且不断地叫着,众人此刻的目光完全都跟着我移动,我做此番动作的时候就有人心领神会,把我抱起来的是从浙江过来的小后生,我们平时也都叫他小后生,小后生把我抱起来,我还是冲着我睡的床铺叫着,这家伙把我放下来,自己爬上去,然后叫狗大把我递给他,就这样,我来到我的床铺了,小后生把我放下床的那一刻,我直接奔到我的床头,看着一动不动的我,我心里骇然,老子不会是真的死了吧!

  !j酷匠o网6唯b一正4版aU,其#他都◎是n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