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妖,脱生

  “算了!”说着一摆手,接着说“赶紧叫师傅吃饭吧,”一边说着,就给我推走了。

  我也没工夫跟她掺和这事了,不然,我还得给她和薛冰撮合撮合,我现在有件大事必须跟师傅商量一下。

  我进西屋,看见师傅在打坐,我叫了声师傅,师傅才睁眼问我什么事?

  我认真的问师傅说“师傅,你还记着那只狸妖吗?”

  师傅严肃的问我“怎么了?”

  我说“师傅,在妖仙里,狸妖会幻术吗?好像,只有狐狸和黄皮子会幻术吧!”

  师傅听我提出的问题,马上站起来了,师傅也知道,他也忽略一个问题,那就是,妖仙的世界里,只有只有狐狸和黄鼠狼会幻术,其他动物,根本就没那本事。

  那问题来了,我和师傅遇见的事狸妖,它那时可是用的幻影术,它怎么会的?这可真是个事。

  师傅楞了一下,也是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说这些也是没有用了,”师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说,要不是你放走了它,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明白师傅都知道我那点事,心软吗,把狸妖放走了,但是!那我也得打岔,把这事先押后。

  我正色说“师傅。我跟你说王伟家的僵尸的事啊,王伟大哥因为僵尸出事了。”

  师傅马上脸色严肃的问“啥事?”师傅的眼神,瞪的溜圆,师傅是道士,对僵尸是最忌讳的,僵尸一出世,危害的人可不是十位数来评估的。

  我就把我在王伟家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当然,进门看出僵尸的异常我是没说,我要是说,进门看见僵尸睁着眼睛对着镜子反射看我,那我估计师傅得崩溃,所以我只把出门的事告诉了他。

  师傅听完后,师傅马上问我“你竟告诉谁了?”师傅的表情极其严肃,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感,我知道,这事肯定是大了。

  我说“没跟谁,就告诉薛冰了,”说到这,师傅一脸无语的看我,皱着眉要呵斥我什么,内我打断了,我说“你放心,薛冰不会跟别人说,”

  师傅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严肃的说“你现在,先把这事给我抛后,等会我再招你小子算账,”说着,用手指了指我,又说“你把出王伟家你出门遇见的事,再给我细说一遍,”

  我又把事情细说了一遍,然后问师傅“师傅!你为什么今天不把僵尸给焚了?非要等明天?”

  师傅认真的看着我说“还不是因为你啊!僵尸那东西,是人尸体内的阴魂所化,是世上另一种生物,已经不属于我们阳间的生物,不属于六道之内,所以,必须选双日,不易单日,要是选用的时辰不当,那其后果会,僵尸的本魂不会焚化,会找一人身附体,到一定时候会再生成僵尸,”说到这,问我一句“你明白了吗?”

  我笑着问“跟我有啥关系?”

  师傅上来就拍了我一脑瓢,给我拍的眼睛直冒火星子,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说呢?你在树林怎么回事你不知道?”

  我无语了,我没法说了,我怎么跟师傅说我身上发生的事?我看着窗外,保持着沉默。

  师傅见我没说话,看着窗口想着什么,就说“好了!别想了,这不是你能想的事。”

  我依然看着窗口说“师傅,你说妖兽成精换容器,是在未开灵智的幼童是吧?那个换容器身上肯定有妖后所留下的妖记,你说那个容器离我们有多远呢?”

  师傅说“这也不是你该管的,”师傅瘫了一口气又说“走吧,别想了,吃饭去。”我打了个哈气,跟着师傅走出屋,吃饭。

  就在我村外的山林,一个树洞里,一只炸开毛的狸子整呜呜直叫,仿佛深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y/更%新☆u最0快上酷匠,网《

  天空上,转眼间,乌云密布,树洞上方的乌云,对着树洞展开成漩涡形,雷电交加顺着漩涡横成了一个螺旋线。

  突然!一个粗重的蓝色大雷劈下!整个树洞灰飞烟灭,就这时!一个银色妖灵祭出,飞往别处。

  市里的一个大楼……

  六楼里的一户人家,里面的男女在对话。

  男说“六年了,大夫说会有醒来的意思,但是!我们现在还年轻,不行就把这孩子放弃吧!我们再要一个。”

  女反对说“你说什么?再怎么说她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就能说放弃?”说出的语气上,显然是有些动摇了。

  男认定的说“我们别浪费时间了,她要是一直不醒,我们还得一直等她?”

  说话的男女是一对夫妻,他俩的孩子(女孩)生下来就是个一个植物人,医生说“孩子有可能性苏醒,就是时间问题。”由于,当时的年轻有一股热劲,所以他俩谁也没放弃,到最后吗……就是今天的场面了。

  就在这时,他们争论打算放弃的时候,天空上突然打出一个大雷!给他俩人吓了一跳。

  他俩人都疑问的看向对方,似乎说这时怎么回事?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吧!难道老天爷发怒了?就在恋人愣神疑问的同时,卧室里面传出女孩痛苦的喊叫声,俩人同时打了个机灵,像似打了鸡血一样冲进卧室。

  俩人看见卧室的床上,他们的女儿正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双手凌空乱抓着什么,不一会停下了,俩人对视了一眼,随之听见,爸爸!妈妈!俩人同时看向床铺,瞪大了眼睛。

  他们看见,女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在看着他们,俩人扑到床前,把女儿抱在和怀里,说出,感谢上天保佑的话,女方又看向女儿的眼睛,发现水灵灵的眼睛非常可人,在女儿的额头亲了下,又激动的抱在怀里,享受得来的喜悦。

  南方松开闹着女儿的双臂,对女方激动的说“我去上外面定分西餐,给我们的女儿庆贺一下!”

  女方对着男说“去吧!”说完,南方急冲冲的走了,女方则是高兴的问怀里的女儿“叫我什么?”

  女孩说“妈妈,”女方,高兴的说“再叫一声,”女孩有回应了一声妈妈,女方高兴的又把女孩抱进怀里,说“好女儿。”

  女方没注意的是,她怀里的女孩诡异的笑了一下,随即,女孩胳膊上原有的一个疤痕逐渐消失。

  男方高兴出门,祝出门之后发现他家门口爬了只狐狸,门一开!狐狸马上跑走了。

  男方疑惑的响了一下,楼道里怎么会有狐狸呢?随之,没有再想了,喜悦的直奔西餐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