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在屋里躺着,他现在不能出来,他爸还上陵墓的地方去踩点去了,就王伟的大哥在家,而且,王伟的大哥做人还爱占小便宜,和势利眼。

  我一想,他准是合计他爸今天刚出门,就向在僵尸身上划拉点东西,反被……

  我想了想,现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僵尸已经醒了,僵尸现在只吃一个人,那肯定有问题,不然现在早就全村大乱了。

  我和薛冰进屋看王伟时,我是看见僵尸醒了,但是我从镜子里反射看到的,等等!诶?我这时有个疑问在脑海里穿过,我当时怎么没有惊炸的情绪啊?我当时只有诡异感和惊异,完全没有什么防备僵尸和带人逃跑的过激举动。

  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激动情绪?这僵尸的行迹可以就算了,为什么我的举动现在才感觉出这么反常?

  我呆愣的拿着僵尸皮沉思着这件事,一丝粘液从毛下的皮上落下,我才反应过来。

  我冷静的把僵尸毛皮粘了回去,我心想必须回去跟师傅商量怎么办,让师傅去解决此事,我又想到薛冰在外面等我,他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不安的念想再次升起,我飞速的拉门而出。

  薛冰在门口站着,听到门响转过身来,一脸疑问的看着我说“你在屋里干什么来着?这么长时间?”

  我激动的问他“你没事啊?”

  更{新最#快\上9酷+匠M网◇

  薛冰瞪着眼睛,回答我“你特么希望我出点什么事啊?”

  我说“没事就好,”说着,我拉着薛冰快速的除了院门。

  薛冰边走边疑惑的问我“怎地了?”

  我拉他一直走到我家,在院门口停下喘了口气说“僵尸特么活了!”我用左手捂了下脸,我现在头疼家头痛,这些不合理的事已经让我头大了。

  薛冰冷静的说“那,王伟一个人在家,你放心啊?”

  我对他说“没事,僵尸要是想动手,早就在我们聊天时就动手了,”我说这,顿了顿又说“不然,你以为我们还能活着走出来?”

  薛冰听到这,马上反驳我问“那也不对啊!僵尸要是醒了,那,咱们村会如此平静?只要有人看见它喊一嗓子,那我们不就全都知道了吗?”薛冰说到这,皱起眉毛,一副不敢相信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又问我“你这是僵尸啊?还是夜猫啊?”说完,一脸笑意的冲我挑了挑头。

  我无奈的说“你还不信?”我有把王伟他哥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薛冰马上冷着脸沉默了,好半天才对我说“这事,咱俩得保密,”我对应他说“是啊!”薛冰又说“这事只能告诉你师父,要告诉别人咱们村就乱了。”

  我说“是,”我又诶?的疑惑了一声,看着他说“你小子怎么这么聪明了?啊?瘸腿驴飞上天成天马了?”

  薛冰骂道“滚犊子!”说着又想起了什么,说“王伟他大哥的事,你怎么跟王伟说?”

  我说“现在没办法跟他说,等师傅把事情处理完吧。”我诶了一声又问他“对了,你怎么对王伟和李春梅(我的那个娃娃亲)怎么那么不对付啊?”

  薛冰听着楞了一下,马上低下头冷着脸,过了会才注视着我,冷冷的说“我劝你,还是离那俩鳖孙远点,不家(不然的意思)你可能会后悔。”说完,看向我身后楞了一下,冷着脸说“我走了,”拍了拍我肩膀,就走了。

  我对出门的薛冰说道“你什么玩意也没告诉啊!”我就奇了怪了,有这么唱着噎着的吗?

  “哥!”我身后响起一个女孩的呼唤,我转身看去,一身朴素装,肤白、瓜子脸、头上梳一个大辫子,一笑还有俩酒窝。

  这女孩就是我妹妹,不是一个妈的亲妹妹,怎么说呢?我爷再世的时候,有一儿儿一女,儿子结婚生出女孩,女儿由于之前有个难言之忍,未婚生子,那孩子就是我。

  那时,我应该感到庆幸,我们村跟其他村不一样,其他的市里或者村里,像我这样的孩子应该传出野种或者杂种什么的吧?但是!我们村没有,我们村像一家人一样和蔼,没什么排斥。

  我爷发现我妈大肚子时候,就问我妈,孩子是谁的?那时,我妈打死也不说,最后,我爷迫于无奈,这事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爷对我妈说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以后生下来那就是我孙子,随我的姓。这是一个威严,一个属于我爷的威严。

  在我出生后,我妈就走了,原因就是没有良好的环境生子,靠的还是接生婆,平合计呗,接生婆能跟医院比吗?结果,我爷一辈子的后悔,从那时,我爷像似苍老了十岁。

  一年后我大叔也有孩子了,一个女娃,他们是在我爷的赶着驴车送进城里,上医院生孩子,接生婆,我爷打死也不相信了。

  在三年后,随之,也是不幸,我大叔和婶子出去上市里干活,不知怎么的俩人没信了!大约一个月后,湖中发现两具尸体,最后经过三个月,才通知到我家里,由于那时出门干活,他们也不爱带身份证,警察也是能力有限,能查到我家就够意思了。

  我爷听到消息后,就是彻底崩溃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时谁也扛不住的,也就是为了我和妹妹,不然啊,可能就早走了。

  在我八岁那年,山村是有学校了,但是!家里的钱也是够紧迫的,我和妹妹当中只能有一个人能上学校,所以,我当时就选择了在家当农民干活,没想到,我爷给我任师傅了!这也是命啊。

  我爷在我上山学道的两年后,就当了地下工作者,我师父得到信后,就从山上把我带回了家里,照顾我和妹妹,担起了照顾我俩的责任。

  我妹妹看着我,向我走来,一把拽住我给我拽进了屋,关上门说“哥,王伟是一个二流子,你去看他干什么?”妹妹布满的看着我。

  我说“你这就不对了,好歹说人家也是跟咱们从小玩到大的,你这么说好意思吗?”

  妹妹不满的对我说“诶!打住!他不是跟我玩到大的啊,小事不懂事跟他玩,从你上山之后再回来,我没跟他说过话,还有,我认为他不怎么地,薛冰都比他强,真的。”

  按道理,我应该问问她,凭什么说王伟人不咋地?但是因为说起薛冰,我就把这茬给忘了,我问她“你说薛冰人不错,那你就没对他有点意思?”

  妹妹皱着眉说“关键我根本就没对他有过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