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那就对了,在妖兽的眼里,我们人类就是那只被它养的老母猪,或野外的野猪和其他生物,反正总结到一起就是食物。”

  我说到这,看他俩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都在沉思。

  我为了让他们意识到这事情的危险度有多高,所以有问了他俩一个问题。

  我问“那你俩知道,人们所说的面相五官,那个五官吗?”说着,我挨个看了看他俩。

  他俩的表情像是别把我当傻子,无奈的刚想说出他俩知道的答案,但是马上又愣住了!因为他俩知道,我只是问的问题肯定是不简单!

  他俩都没说话,一个躺着炕上看着我,一个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看他俩一眼,说“人的五官有,眼、耳、鼻、口,那最后的一官是什么?”

  王伟说“眼睛不就是两个吗?”说着,还白了我一眼。

  我说“废话!鼻子还两个眼呢!眼睛,塔不管几个,就是八个它眼睛也就算一官。”

  这俩当时没电了!人们都知道五官是,眼、耳、鼻、口,最后的一官很少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没人在乎,其实人要仔细想,能想出来,那是什么呢?就是一句古话。

  我给他们解释,先问说“你俩知道不知道,古人有一句话,叫做咬舌自尽!”

  他俩马上明白了!薛冰惊讶的说“你说的是舌头啊?”

  我没理他俩,继续说“咬舌自尽,到底能不能死?真不知道。谁也没试过,但是!它既然排到最后,有他的重要性,就是一个字,门!”

  说到这,他俩是彻底没话了,也不打断我了,因为知道这里的重要性。

  看他们明白怎么回事,不打断我了,我继续说“任何动物身上都有魂魄,古人传下话为三魂七魄,其实不是,动物身上有双数魂魄,为,三魂六魄是去、精魂精魄。另三魂六魄为,元魂元魄,在于身体内,脑中还有个本命灵为主导,控制你的思想和动向,那好了!灵魂魄说完了,那气怎么办呢?人要没有气,那就不用活了,这个主要性就是在舌头,人说舌尖品尽天下美味,还有句话,舌尖拼劲天下人间酸甜苦辣,其实,这就说明了,舌头就是灵气入身的院门,话句话说也是夺取别人的气的门,人类身上肯定没有这本事,但是!”

  我看着王伟一字一字的说“成为妖兽的兽肯定有这本事,”听到这,王伟的脸色已变白了。

  薛冰这时候问一句“那按你这么说,妖兽能把人类买灭绝了?”说着,呆愣的看着我。

  我说“没那么简单,妖兽只要没成精换容器之前,他跟正常的动物体质没什么区别,人类那个大石头都可能打死它,但是成精换容器之后,人就是蝼蚁一个了。”

  薛冰眨么眨么眼又问“如果跟妖兽干一下呢?”

  我瞪着眼,看着他说“兄弟!你不要命了?你的舌头是命门,”说着,我又看了他的下面,用下巴点了点说“你下面的那个,是个出口,词语中男女的下面都有个代表字为,阴,吗?你要是和妖兽干那个,不管妖兽成精没成精,你没反应动作的时候,就已经玩完了!明白不?”

  我刚说完,薛冰脸上冒着汗说句,卧槽!再看看王伟,躺在炕上,脸都煞白直接木在那了。

  我看他俩都吓得没话说了,我说“得了,时间不早了,该撤了,不扯淡了,走了”说着,我示意薛冰走人,王伟对我寒酸几句表示他都这样了,也就不送了。

  薛冰开门而出,先上外面等我,我起身刚要走,王伟对我说“诶?对了,这有参汤,我喝不了,你能喝你就喝吧!”

  我皱了下眉,想起我那娃娃亲的未婚妻拿给王伟的,我打心里有些排斥,不想端她的碗,我拒绝说,不用了。

  王伟说,我都这样了,我喝它怕补死,你要不喝我姐倒了!

  我合计合计,拉倒吧,碍于王伟的面子,就喝了吧!我端起碗就咽肚了。

  我喝完,把碗放下,我就出门了。

  刚走到外屋把门关上吧,这时我无意间看了一眼装僵尸的棺材,说实话,我打心眼里有些恐惧,毕竟这事在我身上,太可怕了。

  诶?就这时,突然间我感觉到有点不妙!

  这棺材怎么没有一丝阴气啊?刚才我进屋是还感觉有的呢,怎么?

  我头你发麻,咽了口吐沫就走了过去,进于棺材,看里面的尸体,绿色的尸毛没变,还是那样躺在棺材里面。

  我心合计,难道是我太怕了?我笑了笑刚想走,我脑子里一个霹雳闪过,猛然回头!看向僵尸。

  h看oC正版t章‘节9q上e酷J匠y¤网;

  我脑子里已经空白了,我瞪着眼仔细看了下僵尸,发现胸口的位置和脸上又细细的缝隙,好像一个破蛹的裂口!

  我伸出颤抖这双手,去扒了下裂缝,摸上缝隙时,我没感觉没有阴凉的手感,此时!我坚定了我的判断,也更坚定了我的不好预感。

  我深吸了一口气,顺着裂缝往外扒了下,随之,一块硬皮和尚在硬皮的尸毛,被我拔下了俩个巴掌那么大的一块。

  我看着硬皮的内侧有些死死的粘液,我在往棺材里的僵尸看去。

  我一看去,当时脑袋就嗡了一下!棺材里已不是僵尸,是僵尸的蜕皮的壳!壳内包裹着一个人!一个身体惨白毫无血色的一个人!而且看胸部的肉,是个男人,看到这个人我敢肯定,僵尸退完皮肯定把他开餐了!我意识到这下是大了。

  我想到刚才薛冰出门,我马上把脸部的皮扒开一看,我松了口气,也同时吸了口凉气,尸皮里面不是薛冰,但是!是王伟的大哥!

  被僵尸咬住脖颈被吸食的人,身上的有机物已经全没了!就剩一个皮囊了,脸部和身体已经干缩了。

  我知道这是不能告诉王伟和家人,万一僵尸在阴处没走,不说能把村子闹成什么样和给村里人造成恐慌,先说王伟和她家人一闹,找僵尸玩命!再把僵尸引过来,那结果,咱们村都得玩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