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疑惑的问“什么玩意?啥完了?”

  我坑着脸说“你遇上啥事你自己不清楚啊?”

  王伟翻着眼睛,想了想说“你是说,树林里的那丫头的事啊?”这话到他嘴里够委婉,知道薛冰在门口,不敢说自己的糗事,说的尽量不丢人,我特么都佩服了。

  我都气乐了,啥时候了?还死要面子,我看着土面墙笑了一下,无奈的笑了。

  我转过头看着王伟说“你碰上的是狸妖。”

  我说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身为朋友的我,身为从小玩到大的他,我想看看他听到我说到这的反应,千万不要我失望,我不想我的朋友是那种下三滥的人。

  正常人被妖所迷惑,会产生懊悔和后怕和愧疚感,那种情形,语言上不能体现出来,。

  换句话说,要是混蛋、混混、那种下三滥的人,那种遇见这种情形的人,表现出来的表情你一眼能看出来,那种焦急,带着后怕和懊悔的,体现出来是那种特惜命,没有愧疚感。

  可是啊!…

  王伟带着疑惑,惊异的说“狸妖?哪有那玩意啊?”然后,笑了笑说“你开玩笑吧?我着是可能凑巧着凉要感冒吧?”

  我对王伟只能呵呵了,太让我失望了,是!很多乡村的人信迷信,但是!只是有些,还有些不信鬼的呢?别把人看的那么死,只是对些有些而已。

  王伟的这些话啊,对他的家庭来说是正常不过,因为他家是盗墓的,根本就不信邪,没有像盗墓贼的那样拿着这护身符,那平安符什么的,他家由于不信鬼,盗墓时,就是一把锹一把镐头的事。

  话说回来,他家由于不信鬼,以上回我的那些话也是正常不过,就是不信我的意思,但!我可听出来了,他的话语之间的少许不自然告诉我,他信我的话了,只是死要面子而已。

  说实话,我对他已经有些伤心了,我们是农村人,不像城里人那么虚伪,既然是同乡,而且还是玩到大的发小,能有什么掖着藏着的?有外人吗?还是窝能害你是怎么地?就这些事,换在谁身上也受得了。

  我便面平静,其实我心里的连伤心带怒火,伤怒交加了。

  我看他一眼,他也在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毕竟有些不能说的糗事面前,是非常不自然的,这种事情,他只能看着我,表示他不亏心。

  我叹了口气说“狸妖是妖兽,”这时,王伟打断说“那玩意我不信!”我没理他,也没看他脸上的表情,继续说“妖兽要想修炼成精为妖,必须找到一个适合这个世界长久生存的容器,也就是人,而且这个容器最好是5~6岁左右,没开灵智的,以便于容器的本身未开灵智的灵魂纯洁度,而更好的融合。”

  我说到这看了下他的反应,见他的视线以飘往别处,但是那个状态很是注意听的样子。

  我继续说“妖兽,在修炼出妖力的时候,就会需求与灵气,灵气在于动物的身上,所以,妖兽会捕食比自身还大的猎物,比如羊牛,还有人,捕食猎物捕食填饱肚子那么简单,妖兽真正的目的是,动物身上的精气和元气,而且,最好的最上等的就是人的精气和元气,虽然人的精气和元气是最好的,但是他们一般的情况下不会轻易去碰,因为怕被其他人知道,会用人的武器和计谋弄死,除非是紧要关头,所以说…”

  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对他说“你遇上的狸妖,已经要成精了。”我很严肃的说。

  王伟听到这,眼睛马上瞪大了,左右忽视了一下惊恐的问我“那我现在,要进棺材了?”

  我说不至于,他松了口气,我又说“你最少,折命三十年,”听这话,王伟愣住了。

  我没理他说“妖兽成精转灵于容器之前,比招天劫!妖兽一但成精!天劫雷会击于妖兽本身,天劫会从外而内击入于妖兽内心的终魂,兽身俱焚,妖灵会转于选好的容器,完成转生,之后就彻底成了民间所说的仙。”

  “那东西转成仙,跟我有什么关系?”王伟一脸无辜的瞪着眼,看着我说。

  我说“你听我说这么多,还没明白啊?”我无奈的左右摇了摇头,冷着脸对他又说“妖兽要招天劫转生的时候,必须有大量的灵养,明白不?也就是说,必须是大量的精气和元气。”

  我说到这,见王伟的脸上已经绿了,王伟惊恐的问我“我这是…”他没说完,我打断他,叹了一声说“很不幸哥们!你已经遇上要招天劫的妖兽了,而且你被吸的不只是精气元气那么简单了。”

  王伟马上不淡定了,瞪着眼激动的要要起来,单手!我马上给他按回去了,对他说“你可歇歇气吧!你现在精魂精魄、元魂元魄,已经受损了!换句话说,你现在被吸的精元魂魄,已经少活三十年了!”

  王伟一脸惊恐的问我“那有什么招,可以不回来不?”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好半天舔了舔嘴唇无奈的说“大哥!我把你胳臂砍下来的话,你能长回去不?”

  王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也是他活该,一般人看见那情况,就是跑的事,到他这……我只能沉默了。

  酷》匠;网G永Q◇久免a5费r看%。小,¤说

  王伟呆愣的看着房梁,问我说“那妮子怎么会是妖呢?”

  我说“你哪只眼看见那时妮子?”王伟马上看着我又想说什么,我有打断了,谁要遇上这样人都得烦了,没空跟他废话,一口气给他说完得了。

  我不耐烦的说“你看见的是幻影,”这小子也不死心,还想跟我对话,我直接盖过他语气重重的说“你看见的真是幻影,在你当时的眼里是妮子,在我眼里是狸猫!你跟他接吻的时候,我看见的是你抱着一个大狸子玩做嘴呢!”

  没等王伟问什么,薛冰那小子玩弄的笑着说“那你的意思,你和你师傅要是再晚去一会,他就跟狸妖可能就配上了!是不?”

  我叹了口气说“我说你怎么就想那事呢?”我看了一眼薛冰又说“你认为妖兽本身,他自己回合你一个人类那啥吗?”

  薛冰说“怎不会呢?”说着笑着用下巴,点了下王伟说“那他~”说着,还拉起了长音。

  我说“我问你俩个问题啊,你俩假如家里养了只老母猪,到反群季节了,你会去跟老母猪去…”说到这,薛冰马上打断说“你拉倒吧!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太恶心了,谁那么干谁脑袋得被驴踢几回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