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的家外屋,我和薛冰站着门口,屋里墙上四面八方全是镜子,问题是,水龙头的旁边,有两个凳子架着的棺材,棺材里面就是那个僵尸,看见它的时候我就一愣。

  薛冰回头看着我说“你胆也挺大啊,昨天看见这玩意吓晕过去没有事,今天至于吗?”说着,还用手背拍了拍我胸脯。

  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但是,我就是觉得那玩意,似危险有没危险的,不好说,感觉太诡异,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就是本能的一种反映吧。

  我看了薛冰一眼说“你不害怕那玩意?这玩意要活过来咱们都得费。”

  学兵笑着对我说“你啊!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说到这又疑惑的问我“听说这玩意应该用符镇压的吗?怎么你师父没用啊?”他说这玩意没说僵尸的时候,我也知道他心里也对僵尸犯嘀咕。

  我无奈的说“大哥!符咒不是瞎用的,得有高过邪物的道行,”说到这,我面色冷下来说“这也说明,我师父可能没有这僵尸的道行高啊。”

  薛冰可能是感觉到什么,马上岔开话题说“咱们是看人的,别整这些没用的,走走走,”一边说着一边推我进里屋们。

  我一直被他推着到里屋门前,他把门刚打开,我就听见一嘶哑声:主上!

  恩?我疑惑的左右看了看,感觉那声不是人发出来的,像是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阴物),但,在镜子的反射下,我看见外屋的那口棺材里的僵尸竟然睁眼了!金黄的瞳孔,闪闪发出妖异的光芒,我思维彻底混乱了。

  僵尸,开灵以后,饮血修炼,白瞳孔是低成僵尸,往后就是黑瞳、金瞳、蓝瞳、绿瞳、红瞳、以此类推,白瞳以后的变瞳僵尸,瞳孔颜色越深,道行就越高,红瞳是顶级,其实瞳孔的颜色就是个证明,证明道行有多高,但是也有不一样的。

  从尸中活过来的不止僵尸这一种,丧尸,美国影片应该看过吧?跟那差不多,但是,丧尸的皮肉是腐烂的,内脏可不是,而且内脏比任何人都要完好,口腔没有腐烂的痕迹,不然怎么啃咬别人?一但!丧尸退去烂皮,形态那就跟正常人没区别了,隐藏人群里就可以肆意捕猎了!丧尸退去烂皮时的重生,就跟金刚狼的狼爷没啥区别了,比金属还硬的骨骼,堪比防弹衣的皮肉,人类是没法弄死他。

  丧尸的特征就是,皮肤白,而且不是一般的白,没有血色的诡异白,这就是丧尸蜕变成行尸的特征。

  其他就是僵尸、血尸、兽尸、魁尸。

  传说,有一句话说与五尸,见天不诛!见地不灭!五行不加!五行不减!阴阳五行那其所用,不伤其身!也就是说:阴阳五行根本就伤不到五尸。

  世上没有绝对的,只有五尸自族才有资格审判五尸的生死,还有就是人类的道行高深的人,在五尸蜕变之前可以将其杀死,蜕变之后你就不用想了。

  我眼前镜子里反射的僵尸,我确定了一点,它根本不是死僵尸,也不是初醒僵尸,它本就是修炼多年的道行僵尸。

  我额头上的冷汗已经下来了,太诡异了!按理说它应该蜕变了,可是它身上怎么还有没蜕变的僵尸毛啊?

  薛冰这时推了我一下,给我一下子推了进里屋,就这样那我还在回味刚才的僵尸呢,没办法,现在真有点轻飘了,疑团又多了。

  我想回头看一下棺材里的僵尸,但是!薛冰这小子的脑袋,正好挡住了视线。

  薛冰满脸郁闷的看着我,又推了我一下,说“进屋了还想看那玩意,有活人不看,你看它,你有病奥,你合计一下你来干哈来了说着,进门回手就把门关上了。”

  我合计一下,也是,我是看病人来了,现在王伟重要,那个僵尸反正我是摆脱不掉了,太多的不祥和危险在我身上,疑惑重重,我索性也不想它了,关键也是没法想,那种事情换在谁身上也得蒙,像一个定时炸弹似得,说不上什么时候爆,你想他也没有用。

  我无语的看了薛冰一眼,转过头去看向屋里。

  屋里的摆设和设置不像是现在的那样,那时候的农村家里的房间设置很差,墙面都是用黄土和稻草和起来漫上的,而且,一进门都有一股子土腥味,地上架着三个大箱子,都是装衣物用的,代替了现在的衣柜。

  重要是,火炕上,坐着一名少女,少女拿着碗可能是要喂躺在炕上的王伟什么,青年不肯吃,少女急于追迫,青年也抵死不从,一直僵持到我俩进门。

  少女无奈的扯了扯嘴,转过视线看向了我,少女脸当时就冷了下来,转过头对王伟说一声“爱吃不吃,不吃倒了,”冷冷的说完,把碗放下,低着头走过我俩,开了门走了。

  我不住的回头看了下出门的少女,但是薛冰冷着脸捅了我一下,用下巴示意我去看王伟。

  我有些疑惑,薛冰为什么那么反感我的未婚妻?那种厌恶感像是看见某种特殊的脏东西,我真不明白薛冰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肯定是有原因。

  刚才那少女是我未婚妻没错,我俩是娃娃亲,但是她从小就不喜欢我,每次她都喜欢跟王伟在一起,她肯定对王伟有意思,这点我知道。

  我这人呢,性格就是这样,一个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向不强求,所以,我对她一直也是只有关怀,没其他感情。

  但,就这样,她也不至于这么对我啊!我对她怎么了吗?(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女孩)

  我回过头,走向王伟,坐在了他旁边,但是!我没注意的是,薛冰一直冷着脸,和那种没有消失的厌恶感。

  薛冰站在门口,没有过来,我问他,怎么不过来,他说,给你俩守着门口就行了,他的话我没在意,他的表情现在我可在意了,从刚才一直到现在,都是那种厌恶表情,没变!我想,这里肯定有事,回头我得问问他。

  王伟躺在炕上,目光一直注视着我,没有在意薛冰,他要是看见薛冰的表情的话,他就能明白,那厌恶表情也有他的份。

  王伟没有因为我遇见我未婚妻,和他在一起的事而尴尬,躺着说“你扎来了?”

  我看他躺在炕上时候,一个大厚被盖在他身上,现在是夏天,一个大厚被盖在身上,可想而知这人是什么情况了。

  `"更*.新N最QI快上◇酷O匠=网\'

  我说严肃的对王伟说“你这次差点玩完了!你知道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伤者不归说:

  写这僵尸,我现在很着急,我一点也没水,竟捞干的给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