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说“你还问僵尸?我让你去追狸妖,你怎么碰上僵尸的?”说完,师傅很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

  我急说“师傅,先别管这些了,僵尸到底怎么样了?”僵尸在我身上到底做了什么?我真不知道,也不敢跟师傅说,怕连累其他人,所以必须问僵尸的情况。

  师傅看着我,叹了一声说“僵尸没事,一个死僵尸,它没有醒,我把它带回来让隔壁老王头看着呢。”

  师傅是在村里有名的道士,以前在村里办过大事,帮村里躲过一难,村里人很信任他,以前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师傅制伏,别人家不敢让他寄放,只有我家各部老王头让师傅寄放,再选忌辰超度。

  我没想到老王头能敢让师傅寄放僵尸,可是我还有心中的特殊疑问,立即问“师傅,你说是死僵尸?”

  师傅看着我嗯了声说“怎么了?”师傅这时很在意我表情,死盯着我的眼睛,想看出什么端倪,我知道,这是怕我出什么事。

  我被看的心里直发毛,但是!我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我也不吭能让师傅知道,我还是故作镇定的说“没事,我去追狸妖,没追到,看见一个大雷劈在树上,劈出一个僵尸出来。”

  我说完,师傅马上不淡定了!焦急的问我“等等!你说一个大雷劈树劈出的僵尸?”师傅担忧的苗情看着我,还有更多的不安和疑问。

  我说,啊!,是啊。师傅看着我露出惊异的表情说“我怎么没听到没看到有打雷的迹象啊?”

  Bz看正)Q版`章:节@/上@K酷g匠^网{%

  我爷不淡定了,我说“师傅,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认真的说。

  师傅疑虑的沉思的对我说“孩子,你要摊上大事了!那雷可能不是寻常雷,有可能是天劫。”

  我听到这,真有点傻了!所谓的天劫,就是妖兽脱于兽身转变成精,妖兽要想成精,必须要找到妖兽的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类小孩,最好是没开灵智的五岁左右,天雷劈于妖的其身,天雷火由外而内的攻入其心,妖兽的元神会带着妖身的所有养分接入孩童,侵占身体经过七七变变数(四十九天)后,就正式的完成转生,其实在妖灵入体之后,就已经占据身体了,七七变数是道行的结合。

  我遇见的雷有可能是天劫?那我怎么没事啊?不知所以。

  我现在想问师傅更多的疑问,但是怕露出马脚,所以没仔细问,我当时只能对师傅说“师傅,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你先忙你的吧,我在歇一会,反正我现在也没事,遇见僵尸打的雷可能是我被吓得出幻觉了,没事。”

  师傅皱着眉一直看着我,也没出声,好半天叹了口气对我说“小啊,你要有事跟我说啊,我拼了老命也能给你解决,你听明白没?”

  我说“知道了,走吧,让我歇一会。”我不敢说太多,我现在都要有一种哭的感受,我怕我说的太多能哭出来,师傅大半辈子也不容易,我不能让他操心了,况且,我也知道我这种情况师傅是解决不了的。

  师傅走前最后跟我说“小,你要想起什么事跟我说,赶紧告诉我,”师傅说完,开门就走,走的时候走的还很慢。

  我马上就明白了了,师傅知道我的脾气,我要是不想做的事,就算谁打死我我都不会去做的,换句话说我不想说的事,也是一样。

  按理说,我师父肯定要对我刨根问底,但是,由于他太了解我了,他才没有细问,但是他的担忧表情已经告诉我一切。

  “师傅!”我看师傅要走出去了,连忙叫住了他。

  师傅马上走回来,问我“想起什么了?”那种着急的语气有点让我悲伤。

  我说“王伟不是被狸妖吸了精气吗?他现在怎么样?”

  师傅一丝挣扎的看着我,他的脸上变幻莫测,好似要发怒,也好似想要逼问我说出点什么来,到最后还是冷静了一下说“他没事。”说完,走出门去。

  我平静的看着房梁,心说:师傅,不光你担心我啊,我也担心你啊,我不想让你一大把年纪了卷到我的不知情况的事情里来。

  我起身坐起,我发现我的外皮衣服被脱了,可能是师傅带我回来,检查我身体状况的时候脱的吧?我没在意,我出门想老王头家走去,他的二儿子王伟是我的死党,他现在被狸妖吸了精气,我得去看看他。

  我走进王伟家,他家屋门旁边有个大镜子,以前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师傅说过,那是辟邪,我往常去他家也没在意什么,但是用眼角的余光发现镜子有点不对劲,我马上对着镜子仔细看,发现镜子里的我竟然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左右晃头和晃动身体,镜子里的我竟然没跟着我动。

  我偶遇点发蒙了,就愣在那里,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了。

  镜子里的我对我诡异的笑了一下,我靠!我吓得愣住了,就这时,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抖了一下,回身看去,发现是我老同学,薛冰。

  薛冰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发小,说句粗话,跟他是光着腚长大的,那感情都不用说什么了。

  薛冰皱着眉似笑非笑的对着我说“我说,你在人家镜子的面前,连对着在愣着发什么春呢?”说完,还上下打量着我,像是看稀有动物一样。

  我惊魂未定,运了一口气对他说“你特么走道也不出声,你干嘛呀你?我告诉你啊,今天你这一拍,吓死了我三万个脑细胞,你自己掂量着怎么赔啊。”

  薛冰抱着胸,眯着一只眼笑着对我说“你拉倒吧你,你的脑细胞值钱吗?上学时候就没我能行,就你?”说到这,他一摆手,向着房门边走边说“你啊!特么都吓死我了,我知道你出事的那会,上你家,连伺候你带看着你,给我担心什么币行?”他走在前面,我没有看到他的脸。

  门开,我一进门说了句“我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