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要玩人的时候,真能玩死人啊!

  这时!棺材开始急速颤抖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吓得我直接杆了!我当时就在心里骂上了:大爷的!我特么怎么这么倒霉啊?我特么刚出道,就遇见僵尸啊!但是又一想:拼了!来吧!小爷今天玩个大的,头一回捕妖就碰上僵尸,干了!看看是你特么邪乎还是小爷我命硬。

  我没有傻到向别人似得动不动就咬破舌尖,我就是在舌头上和腮帮子上咬疼了能让身体动了,诶~就停了。

  我看着棺材突然间不动了!我感觉我的手也能动了,我特么当时上来一股狠劲,破罐子破碎了!活动活动肢体,大步就向棺材走去。

  要真是活僵尸,活人有磁场的因素,僵尸很快就能找到离它最近的人类,要不是活僵尸,说明他是死的,我必须一把火烧了,免得祸害于世。

  再说,僵尸要想活过来必须有阳气入体,见识是死物,属阴,人是活物,属阳,没有活物吐息给它阳气,它怎么活过来?特么的,把我吓蒙了。

  还好我身上还有火柴,我这时冷静的走进棺材,本想这棺材阴气太重,坑定有沼气,一点火就着呗!没成想事来了。

  当我走进离棺材有一米的时候,棺材突然间炸开了!嘭!的一个炸响,棺材粉末般的四射一大团黑气向四周散开!我立即闭上眼捂住口鼻。

  我感觉黑气噗过得时候,身体有种凉气刺骨的感觉,我慢慢的睁开眼。

  而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上衣已经朽碎长着绿毛的尸体站在我面前,虽然身体遍布是毛,但是鼻孔的地方,有一平淡的阴息喘出。

  我的脑袋里只有几个大字,这!就!是!僵!尸!

  我想起学道的时候,师傅对我说过,僵尸这种东西从尸体的状态下醒过来,就不是尸体的这个词来表现了,因为它已经不是我们阳间的生物,我们人和动物是阳血、阳脉和阳气为活动力,而僵尸是阴血、阴脉和阴气为活动力,所以它是另一种生物。

  僵尸,因阴阳两空间有所自制,不轻易着醒,也就是说,想让僵尸醒来可以,必须用阳气而输入僵尸才能醒,也就是说有一个阳间生物对僵尸呼气,它一下子就能活,最好还得是人类。

  但是!问谁能干出那二*事?明白人没一个能傻到去叫醒僵尸的。

  诶~别说!真有,第一个是:我们从古至今的斗尸人,我们中国古代商朝时期就有这种人,按个人的理解,这种人纯粹是没事吃饱了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劲头?传着辈找僵尸玩命去,一般有百分之九十九以失败而告终,而且还都成了僵尸的开胃餐。

  这种人只能说智商太高,高到二百五境界,也有民间历史,从商朝到清朝才灭种,精神可嘉,勇气可嘉,佩服佩服。

  还有一种人,就是外国科学家,为了科学,也为了自己的私心与野心,向僵尸而靠拢,成为历史上最憋屈的倒霉鬼,到阎王爷那报道去,都不能理解一个尸体能把它吃了的事实。

  我记着我还问过师傅,我要遇见僵尸该怎么办?师傅那时冷着脸说,你要遇见僵尸马上自杀,我问他为什么?师傅对我说,僵尸那玩意太邪乎,没有极强的道行是没有办法制服他,避免太多痛苦,小子,你明白的。

  我说,你不是有道符吗?用道符不接可以了,师傅冷笑一声说,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清啊,没道行用符顶个屁!

  到现在,我真遇上僵尸了!而且僵尸有几根毛都知道了,看得太清了,师傅啊!你可把徒弟我给坑了!让你不教我道符,我现在得先到阴间去拍好去了。

  我知道我现在肯定是死定了!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先看看僵尸有什么反应,我在采取措施。

  等等!不对呀,有个疑问在我脑子里出现,这僵尸是怎么活过来的?我没有对它呼气啊,阳气也没有对它而入,怎么就尸变了?这下无法理解了。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僵尸极快的走到我面前!是的,走到我面前,相当于猎豹的速度。

  我这时也不管那些问题了,我先来个断子绝孙脚!猛踢他的下面,在极具恐怖和害怕面前,小爷我爆发了!就算你僵尸把我啃了,我也得给你留个纪念,让你做个太监僵尸。

  结果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的实力,僵尸一把就把我腿抓住,那爪子像钢筋似的,真疼啊!那我能没有对策吗?我左脚腾飞起来就奔它面门去。

  僵尸一偏头躲过去,我脚又向下移了点,想踹他右胸口,但是它躲得太快!我只踹到它的肩膀,那也使出浑身的劲。

  踹它身上的感觉就相当于在地上跺一脚似得,把我腿震得连麻袋疼,它到一点事都没有。

  僵尸可能是怒了吧!抓着我腿的手紧了一下,给我疼的龇牙咧嘴,一把就给我甩了出去,嘭!的一声,我就摔倒了树上,摔的我七荤八素刚要起来,僵尸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手刀削在我脖子上。

  我当时就感觉脑子,嗡!了一声,软在了地上,我还没晕过去,还能迷迷糊糊的看着该发生的一切,就是浑身使不上劲。

  我当时都把僵尸的总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太特么缺德了!你到时把我打晕啊,在吃我我也认了,这特么的,想来点刺激活餐呗是不?唉~我心里哀叹一声,认了吧。

  就这时,僵尸的下一动作,我彻底毛了!

  E酷Z%匠网》◇永K久:☆免G‘费看7小%说1《

  它首先就把我衣服全部扯开了,让我裸露着上半身,我瞪着眼睛就看着他,我心想:这不会是生前的隆阳之后吧?有断袖之癖?跟我来个…啊?别这么玩我啊。

  但是,还是我瞎想错了,他的在下一举动,我就知道我可能要成为某种祭品了!

  所有我想的一切都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伤者不归说:

  我的僵尸,是跟别的小说和电影不一样的,请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