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岁那年,我爷给我介绍个师傅,一个朴素的道士,那年我就勉强的认了。

  万分惊喜的是,这道士不简单,身怀绝艺,我!继承了他的衣钵,学艺十年大有所成。

  九七年,阴历七月初一。

  ?)看正版章qb节上y酷匠gJ网

  明月当照,一个青年在湖旁打水,由于是上村,水是非常清甜,青年把水桶打满水后没走,脱下上衣,蹲下身用手沾水擦了擦身子。

  而然,听到背后有细细的轻碎声,不在意的一回头看看,目光就随之一愣。

  看见一名裸身的皮雪肤白少女,瓜子脸,还用着媚如勾魂的眼睛看着他走来。

  青年瞪着双眼,吞了口口水,看着少女走着猫步,走到他近前,青年是十八岁阳刚的大小伙子,能禁得住这诱惑吗?立即就有了男人该有的反应,上身已经全面通红了。

  少女走到近前止步,媚眼如丝的笑看青年,如果青年在清醒的状态,肯定会发现少女的笑容有些诡异,杆件他不在清醒下。

  青年呼吸急促,就差那么一点火候,就要兽性爆发了!少女也不含糊,她弯下腰樱桃小口张开,用细腻小舌在青年的耳朵上舔了下。

  结果,兽性爆发了,青年立即把裸身少女扑倒在地,疯狂的吻着,少女抱住青年的头,回应着青年。

  青年想进一步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脑袋里时不时的发,嗡!的一声,有些头晕眼花,而且在主动权上,已经移交给了少女。

  少女看见青年已经要翻白眼的时候,吻着的嘴勾起一颗诡异的笑容。

  这时,不远处,响起一声高呼“妖孽!敢尔?”

  少女没有停下,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声处,一个老道和一个用手整理发型的臭屁青年,只是,老道冷着脸,青年则似笑非笑还忍着大笑的那种表情看着她。

  少女惊了!马上跳起身,像动物一样趴着地警惕的看着他们。

  老道忽然身其移动,踩着奇异的步伐迅速向少女移去,少女猛然一侧身,转身想跑,老道飞身形迅步追上,抬起腿就是一脚!少女感觉背后恶风不善,她知道,如果左右闪身,老道的手肯定左右擒拿,到时候一活捉,就完了!所以上跳闪身,使劲的向前跳了有两米来高。

  老道也迅速的向前抢了一步,飞身也跟着跳了上去,一个空中踢斗,正好踹在少女后腰上。

  少女,噶!的一声,借着踢她的劲向树林里逃窜。

  老道本想追去,但是想到被吸了精气的青年,有些担心,所以先救青年让他徒弟去追,反正他徒弟已经出师了,本事再过几年都能在他面前有过之而不及了。

  老道看向徒弟,老道本想他徒弟已经就绪待发了,只要他一句话马上出动了,只要提醒他小心点的警告就ok了,没成想,一看之下,差点没把他鼻子给气歪了。

  只见,他徒弟在闭着眼抹着自己的头发,整理发型呢。

  老道青筋蹦起多高来,在牙缝里挤出的气声说“你还臭美呢?追呀!”

  老道的徒弟,也就是我本人,我压根也没在乎那小妖,能挨师傅的一脚,那小妖也差不多要死了,它本是能有多大?师傅有四十多年的功底,它要能活着就怪了。

  我慵懒的向树林走着,看着师傅手指着地上的青年说“你照顾好他,啊!”我慢慢腾腾的走着。

  师傅就那么斜眼的看着我,待我走到他近前了,这老头可真够损的,一脚闷我屁股上说“你,快点!”

  我无语的挨了一脚向树林走去,我双眼本慵懒神色立即放出精光,妈的!今天小爷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哦~哈哈哈,诶呀,但是想到就是这个小妖有点太不显本事了,本来还能玩上一玩,现在被师傅踢掉了半条命,只能手工处理了。

  我叹了一口气走进树林,止住就脚步向一棵树后看了一下,眨了眨眼,这也太会藏了吧!合计我没本事?还是合计我智商低啊?我无奈的喊了声“诶!你是自己出来跟我走啊?还是我把你弄死再带走啊?啊?”我有冷下脸高喊“出来!”

  树后藏着的小妖颤抖的爬了出来,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撇着嘴,眼角还带着泪,在地上一个劲的卖萌求饶啊。

  我冷着脸看着它说“我不吃这套,麻溜的过来,别逼我。”小妖听到这,一个劲的朝我拜啊,拜着拜着还咳了一口血,然后,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个劲的看着我啊。

  我一看,这真有点不忍心,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样,我扶着头对它说“走走走…走吧”它听到这感激的看着我还要拜,我对它瞪着眼说“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走”说完,它是一愣,我说“走啊!”它吓得马上溜了。

  就要我走的时候,天空本来月星满空,现在一下子被一起乌云遮的严严实实,身手不见五指啊!我冷汗直下,周围特殊的安静,我有种不好的兆头在身上各个细胞经过。

  只听天空,咔嚓!一声大雷响起!我吓的直接捂住头弓起左腿,心脏真就是有肋骨挡着,没有肋骨都能飞出来,我听了听周围没什么动静,慢慢的放下身躯向周围看看。

  天空已没有乌云,但是月亮的光亮透着一股阴蓝极其诡异,我的目光也是直指前方无法在移动。

  我前方的大树直接被雷劈为了两半,大树的内心位置立着一个完好无损的大红木棺材,被劈为两半的大树在地上着着雷劈燃的火花。

  大红棺材上方有个生锈的铁钉,看样子有年头了,匪夷所思的事大红棺材还完好无损,那个铁钉子我刚开始看的时候就有点掉锈,现在正诡异的咔吧!咔吧!一个劲的掉锈。

  这种情况谁也不能保持冷静,尤其是晚上,俗话说得好,胆再大的人到一定程度的恐怖也能吓死!我感觉我的胆量就够大了,可是现在我就感觉我的脑袋开始发蒙,身体都没有控制权了,全身都动不了看着烟枪发生的一切。

  我吞咽着口水看着钉子化成锈一点点的掉光,棺材的钉子孔里像有风一样一下子把其余的锈吹出来,随之我的身上冒出了一成冷汗,身体里憋着一股劲,正找地方突破一样。

  这口棺材,我当时的感觉里面想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但是这个念头被我打消了,因为学多人遇见这种情形都是被自己吓死的,我心里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