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此时正处于一片河滩之上,四周漆黑暗夜无光,昏沉沉的脑袋正头痛欲裂,我丧失了之前一切记忆,我甚至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硬要说此时我还能感觉到什么的话,那就是,我要逃离这里。

  我看见岸边背着我站着一个人,大概有十多米距离,那人跟我一样浑身湿淋淋,身材健硕,大概20来岁的样子,我竟潜意识里有种亲切感,我试图呼喊他,可那个黑影却没人任何回应,健硕的身躯甚至都没有丝毫颤动。

  见他没有丝毫反应,我步伐蹒跚的向那人靠过去,伸手拍向肩膀,不曾想,我的手却是直接落空的,那人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正惊奇与疑惑相互交织,他的身影继续出现在田埂上,好奇害死猫,,我继续朝着他所处的位置赶过去,依旧如之前那般消失的无影,然后又出现在另一个位置,如此往复,直到背影完全消失,我也没能赶上他。

  惊讶之余,我发现此刻我正处于一个村庄附近,虽然没有月光,但四周好像多了一丝生气,很多“人正向着这村子汇聚过来,我高兴极了,我觉得自己将不在孤单,他们装扮各异,有农夫造型的,也有白领般的打扮,可是当我试着去打招呼的时候,他们惨白的没有表情的脸上没有丝毫回应,伸手竟能穿透他们的身体。感觉十分不妙,我害怕极了,不假思索的躲入村庄一户残垣断壁里,正当我还在为之前的场面心惊肉跳的时候,堂门叽叽喳喳作响,一抹白影飘了进来。我的小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上,只能祈祷自己不被发现。

  却不曾想,那白影直接奔着我过来了。我闭住了双眼。

  一口哈喇子被涂上脸,睁眼一看原来是一只猫,只见那猫通体雪白,仅耳朵尖描绘着一缕金丝,双瞳灵光闪闪,见我就直接往身上窜。见到这般亲热模样,我悬着的心放下了。

  原本已经十分剧烈的狂风开始更加肆虐,屋顶上的瓦片齐刷刷被卷到空中,正向四周翻滚,好似凌乱的弹片般。白猫挣脱了我的怀抱,双爪使命抓挠着我的裤脚,然后跑了出去,我也跟了上去,我十分庆幸自己离开屋子房子,因为刚一门,四周房檐已经齐刷刷倒下,随风化为成灰烬狂风呼呼的吹,吹的我甚至睁不开眼,不过还是能勉强看见,一支队伍浩浩荡荡朝着山谷方向走过去。那些人都,行动迟滞,一脸清幽,队伍四周正弥漫着无穷黑气。

  6d酷sE匠A网%+正◎d版:首发

  如果不是正看到,那堆”人”群中的几个异类,我根本不会理会这件事,我逃都还嫌来不及。

  这是目前为止,第一次有人向我打招呼。定睛一看,一男两女,男的似乎还受了重伤。他们好似看到了我,使命向我招手呼喊。可由于是被一堆”绿脸“人的控制,并没有做出多大动静,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还是鬼使神差的跟了去。

  蹋畔着脚下缕缕荆棘跟了上去,这其间山谷附近出现晴天霹雳,电光火石般的能量四处蔓延,光当啷,一抹霹雳恰巧击中“人群”,那队伍中间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血肉四处飞溅。整片山谷迷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儿。最令我惊讶的是突如其来的霹雳却并未阻挡住“人群”他们竟未受丝毫影响,继续行进,大开眼界。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的出神,脚底一滑,直接从布满荆棘的小径给滚落下来。没注意到脖颈上吊着的小玉佩顺势被荆棘隔断,摔的无踪无影。

  还没来的急喊疼,我注意到原本正行进的队伍,突然停了。糟了,这下给发现了,心中一阵忐忑,耳边也吹起阴风,伴随阵阵耳垂撕裂的痛感。抱着侥幸心理忍住剧痛的我再次翻进了荆棘丛,只期待能负隅顽抗。

  漫山的“绿脸”人开始向我包围过来,其中为首的一人伸出一只大手向我打过来,居然精确击中了百余丈外的我,而此时我就像老鹰抓小鸡似的给窜在手上,我相信,只要那怪物想,我肯定会被立刻捏成粉末,然而不幸的是,事实也确实在往这方向发展。

  几只“怪狗”正汇聚在那大手之下,口中贪婪的留着猩红色的液体,似乎开始等待享用美味,冰凉刺骨的手开始收紧,此时的我快窒息的晕厥过去。

  昏昏沉沉中,那大手竟开始摇曳,其下的几只“怪狗”给击的四散而飞。我溜溜的掉离了手掌,神疲力竭,新伤旧痛一并发作,差点没接上气来。

  只见得一抹佝偻的声影此刻正屹立在两旁崖尖顶上,浑天黑地的情况下并不能看清楚是什么模样,兴许是之前的一击激怒了那白衣大手掌的怪物,此刻的它正挥舞着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崖尖击过去,霎时间,轰隆隆,整个崖尖被直接击断,山石顺势向下滚落。

  爆发力之强可见一斑,见此场景,真替原先压顶上的老前辈感到担忧。

  然而那佝偻的声影现在已经瞬时转移到了山谷群怪之间,距离拉近,此时才得稍微看清楚她的容貌,佝偻的体材下映衬着褶皱的脸庞。

  只见得她拿出一杆大旗顺势插进土中,口中念念有词,叽里咕噜,都是些听不懂的咒语,丝质上的凤凰天祥便金光闪闪,活灵活现,呼之欲出,符令一打,霎时间,闪闪火光四射,原本整齐的队伍瞬间炸锅,“群怪’已经被火所包围。,我拖着疲弱的身体,乘乱之际赶忙解救之前被怪物囚禁的那三人。

  这三人中的一个小女孩,大约十七八的样子抱着我哭哭啼啼,另外两人都是制服装,好似警察。

  “小邪哥,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胸紧贴在我胸前,电感十足。

  “哦,哦”情况紧急,我粗略应付过去,思绪回转,咦,这小邪哥是谁?

  整个山谷都开始燃烧起来,奇异刺鼻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只剩下草地上一摊摊凝固了的黑色恶臭液体。佝偻的黑衣老婆婆示意我们跟上她,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也是最后一次,当然这都是后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