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快跑,喜鹊飞过来了”我拉扯着季一和小姗,和周队示意她们快跑。灰压压的雀群朝着我们扑过来。

  “呜呜,往哪跑啊,小邪”身旁的季一女警都给吓得抽抽噎噎的,“往桥上跑,快”我呼喊着,为什么要往桥上跑,之前能看到整个雀群都被巫桥悄无声息的撕裂开来,用大脚拇指都能想到巫桥可能是目前唯一的活路。

  我拉扯两女生往桥上跑过去,时间仓促,就没注意到周队愣了会才跟着跑上来。

  鸟群转移的迅速,轻松碾了上来,好在在鸟群追上我们之前,小姗我们几个已经跑上了桥头。由于跑的太突然,刚到桥头我们几个便直接瘫软在桥面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不出话。

  好在雀群们好像有所忌讳并不敢上桥头来,坐在地上的我回眸一看,咦少了个人,周队去哪了?

  只见一浑身泥泞的人从草丛跳出来,半个身子都跃上桥面,另一半则还在桥面范围外,这不是周队是谁,百十只喜鹊早已经包围住桥面外那半个身子,周队此时表情一脸扭曲,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吐不出来几个字。

  来不及多想,抄起爷爷的桃木剑往周队身上的喜鹊砍过去,兴许是畏惧桃木剑,其中一部分喜鹊飞离了周队的身子。另一部分依然死死啄着周队不放。

  那只白金猫也蹭脱小姗的怀抱,似乎并无畏惧,跳过来随我一起砍杀喜鹊,雪白尖利的猫爪,拍向群雀,直接把喜鹊给拍飞老远。

  有了白猫的协助,围在周队后半身的雀群很快给驱走了,抓住时机,我赶忙把周队拖上桥头,密密麻麻的喜鹊不屈不挠的围住巫桥,舍不得离去。

  雀口逃生的周队昏了过去,下半身那警用制服早已经给啄没了,几块大腿肉给喜鹊啄走,整个下半身血淋淋的,惨不忍睹,幸好还有鼻息。身旁的季一不断呼喊着周队的名字。此刻傲娇娘的柔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务之急是先给周队清理伤口,可我们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带上任何医护用品,(不是不想带,根本没这个条件)周边还被喜鹊包围着,根本没有可能搞到医护用具。

  愁眉不展之际,小姗从桥面上扭过一把叶子递过来,”小邪哥季一姐姐,你看用这个做药引子包扎怎么样“我一看是当地很常见的草禾类植物”解放草“小时候调皮被什么东西割破的时候,一时找不到药物,都是用这个包的,有清淤止血之奇效。

  ”甚好,甚好,就用这个吧”身旁的季一惊喜的回到。

  只见季一用我们带来的饮水给周队做了个初步清洗,揉烂“解放草”后用破布条给大腿包上了。包扎问题算暂时解决了,等出了小尚屯在给周队做具体医护。

  时光回转到中午时刻,密密麻麻的喜鹊依旧包围在巫桥周边,久久不肯离开,整个局面好似瓮中捉鳖,我们是鳖,雀群是瓮。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周边的喜鹊群开始有一些骚动,叽叽喳喳的雀鸣声开始混杂,没过多大会,原先包围我们的雀群,飞了个一干二净,无踪无影,巫桥周围整片空间瞬时豁然开朗。

  雀群的离开,无异于是给了我们一条生路,季一我们几个心情好了许多,可好景不长。

  整个天空又呈现出黑压压的一片,然而这次与之前不同,并没有什么叽叽喳喳的声音出现。

  黑压压的一片直往巫桥着块汇过来,开始时只见几只蝙蝠掉在桥面上,紧接而来的则是蝙蝠群的一拥而上,这些蝙蝠不像之前的雀群不敢靠近巫桥,它们直接一堆堆摞在桥面上,没有向我们扑过来,似乎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不过又有谁能摸得准鸟兽的意图,我背着周队,小姗,季一我们几个往小尚屯方向的河岸退过去。

  最)v新章lg节,上+酷,a匠网

  眼前的一幕足以让所有人震撼,只见桥面上密密麻麻的蝙蝠作呕吐状,往桥面上吐一堆堆鲜红色的液体,咳完的蝙蝠直接倒在桥面上,另一波接上继续咳,但凡是接触到那猩红色夜体的桥面,直接给融化了,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20来分钟,轰隆一声,整个大地随之摇晃,整座巫桥连同桥上团围的乌鸦一同跌入幽深的巫河。剩下的蝙蝠四散而飞,很快没了影子。

  季一和王小姗也是忧心忡忡,而眼前的一幕让我几近崩溃脑海里浮现出夏一蛋的警告“都得死,都得死”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而现在的我们却无路口走,不是天作(zuo),便是人祸。也不知道夏一蛋他现在怎么样了。

  渐渐的到了黄昏,我痴痴的坐在河岸上的一块石头上,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要是孙尚香在就好了,可打开魂瓮,孙尚香却并无踪影,周队现在还昏迷不醒,眼前的两个女生手无缚鸡之力,现在的我成了整个队伍的主心骨,自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我独自凝视整个巫河思绪正憨,突然,眼前的河面顺流飘下一具尸体,渐渐的飘下来,远远的看过去,尸体身上的衣物竟和之前见到夏一蛋身上穿的有些类似,直到那尸体飘到近前,看的清面貌我才确定,这就是夏一蛋。

  没来得及多想,我一跃而入跳进巫河,季一和小姗则在岸边呼喊着我的名字,两人双脸颊泪珠竟滚滚留下,兴许她们认为我是想不开跳水寻死罢,其实我是想将夏一蛋的尸体给捞出来。毕竟是多年的好兄弟,不可能不管不顾。

  双手尽力排水,很快便游到河中心位置。我将一支手楼住夏一蛋的尸体,另一只手拍打水面,将夏一蛋往河岸上拖。回游途中,总觉得背后凉凉的,游的越来越乏力力,我感觉有东西正抓着我的脚往下拖,可不论我怎么反抗仍旧是无法摆脱,游到筋疲力尽之时,此时的我距离岸边也就几米的距离意识渐渐模糊,随波飘入巫河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