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邪哥,你该不是劳累过度伤口复发,出现幻觉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环境没什么异常的啊,要有异常是骗不过我这个现场勘查专家的”季一一副的意洋洋的样子,顺手从身旁灌木丛撇下一根树枝儿,朝我晃晃。

  周队没理我,大概是不屑于跟他所认定的“罪犯”交流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不出意料,我们又回到了原地,走了几次其他的路,依旧没出的去,想返回小尚屯村吧奇了怪了,眼看太阳快下山了,两个女生都有些急了,再走不出去,等到夜里,绝对凶多吉少,都得死在这了,当务之急,天黑前一定要出去。这可不是耸人听闻,小时候听外婆,说那时候正值五年自然灾害,大伙都饿的面黄肌瘦的,连村周边的树根树皮都给啃没了,实在没得吃了,一小伙饿的不行了,进深山打算找点果子吃,他到是运气好,居然找到一棵野核桃树,打了一大包果儿,赶紧往村里去,毕竟家里的老娘都饿的快不行了,没成想,回家的时候不注意给踩人家祖坟上,一直到晚上都没回的来,家人见没回来十分焦急,就四处寻找,村里村外周围的山全给翻了个底朝天,那也是几天后才给找到,尸体正躺在一坟墓上,人没了人样,蛆虫苍蝇嗡嗡响,身旁还摆着一大包核桃果儿。村里老人都说是遇到鬼打墙了,可怜这小伙儿。

  这下连周队都坐不住了,那两女生早就脸红红的,周队虽说不信封建迷信,活了大半辈子,鬼打墙的事相信也没少听,自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张小邪,你看这事怎么办吧,这次真遭了邪了,都怪我刚才胡说”周队难得点头哈腰起来,一脸笑盈盈的,跟刚才那副傲天娇的脸比,简直一天一地,“周队,你先先把手铐写下了来吧,我这样也做不了事呀”周队虽然显得一脸犹豫,但不得不将手铐给解开我心想爷爷的几本书还在包袱里,也许爷爷对鬼打墙会有记载,自然也会有克敌之法,心中顿时一震,掏出那几本,如今不管怎么样,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果然不出意外,那本记录爷爷平生遭遇的牛皮书有记载,鬼打墙原因主要有五种,若按危险程度分为两种,轻度,重度之分,详细我就不多说,所谓鬼打墙轻度说白了就是鬼魂跟人玩玩,重度就是要人命,大概是年久失修的原因,对于重度鬼打墙的记载,像漂过水似的,根本看不清楚,好在轻度鬼打墙破解还能看的清楚,不管怎么样,只能试试。

  见我有模有样的,两警察也给我唬住了,脸上表情充满希冀,可其实我心里并没有底,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破解鬼打墙这种异事,死马当活马医吧。

  按照书里的步骤,我取出包袱里仅剩的黄符,吩咐小姗将桃木剑递过来,轻轻往指尖一戳,几颗红豆大的血旺就冒出来,顺手给黄符画过去,歪歪扭扭画出一个繁体字“门”,划完符笔,没来得及包扎,大喊一声“人有人道,鬼有鬼路,鬼道借法,引道”

  说完顺手将黄符随风抛出。此刻我只能既期望于爷爷的法则会有效果。

  酷L匠网唯T一正版☆*,%其:他(A都是盗a@版

  只见那带血符纸化成一抹红焰,漂漂荡荡浮在空中,直往前面飞去,看到这幅场景,我算知道爷爷给的法子奏效了,整个人为之一振,心情不用说倍儿爽,两旁的,季一,周队,小姗的人都看呆了,连声惊叹,如果不是我一再提醒,估计短时间都回不过神来,血符纸熊熊燃烧,直往前方飞去,我赶紧拉上还在发呆那几位,跟着那抹红焰往外走,一切顺利的让我有些得意。

  可不曾想血符往外飞了那么十几米,便悄然熄灭,灰烬飘落一地,没来由啊,按爷爷所记载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难道是我忘了什么步骤?

  我只得小心翼翼的重试几次,可每次,血符飞到那个位置,就好像撞到墙似的,顿时灰飞烟灭,没了影,整个空间都好像是被一个隐形玻璃罩给罩住,身旁的那几位都露出了落寞的神情,小姗但谁也没有说话,生怕错过什么事儿,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张黄符,这我有些为难。

  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一抹白影从草窟窿跳出来,快的没影,甚至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就听见小姗一身惊叫,手上的包袱给那货,一口就抢走了,叼在嘴里,直往草窟窿那边跳过去了,“我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都能出抢匪了,还真当旁边周队和女警季一是吃干饭的啊“包袱里还有爷爷流出来的唯一几本书和女尸的魂瓮,这些东西可能是找出爷爷和外婆的唯一线索,来不及多想,我拉上小姗的手追了过去,身后的周队,季一到也反应灵敏,跟着我们跑出来,恍恍惚惚,不知跑了多长时间,那白影停了,盘坐在村口大碾盘上,倒是没有在跑,小姗我们两早就气喘吁吁,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回头一看,女警季一和周队到也跟上来了,跟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气喘吁吁的说不上话,不过女警季一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隔得太远看的不太清楚“季一姐姐,你手里拿的那是啥”小姗好奇的喊道。

  刚刚开始他两好像并没有听见,直到跑近才有所闻,只听季一啊的叫了一声,一只胳膊掉在地上,周队这人倒是挺自觉,顺手把季一给揽入怀中,,我去周队这家伙倒是挺会乘乱劫色的。

  “我明明拿的是一段树枝啊,怎么现在变成一支手臂了”季一女警疑惑的说,此刻她还正被周队抱在怀里呢。

  这一老一少的,少说40多岁的周队抱着20来岁的季一这场景看上去怎么有那么点奇怪呢。

  也许是季一看出了王小姗我两脸上的疑问,撒手甩开周队的怀抱,季一双脸颊正烧的红红的,平常一脸严肃的周队至此也是尴尬一笑。

  周队一路都跑的挺快的,除了担心鬼打墙外,不乏防止我逃跑这一因素,说也是奇怪,周围的环境竟没有了模糊感,我们也可以回村了,记得之前连村头都回不来,我们算是脱离鬼打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