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阳县公安局警员,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与京市南郊篝火场分尸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那女警边说还亮出了相关证件,警号XXXXX。

  “这关我什么事,我是去过京市南郊篝火场,不过是毕业季同学聚会罢了,我对你说的分尸案根本不知情”

  王小姗双脸颊红红的,都急出了眼泪,经历了那么多,只有她知道我的为人,刚想开口给我辩护,男警察就开口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请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男警强硬的回道。语气瞬间就变了,突如其来的一幕,搞的我一头雾水,仔细回忆着京市南郊篝火场的那次奇遇,我当然不可能跟警察说那天我是见了鬼了吧,这要说出去,不仅这两警察不会信,我没准还被当变态杀人狂了。

  男女警察一前一后,王小姗扶着我走在中间,一行四人朝着毒蝎岭走去,走着走着,一股奇怪的恶臭向我们飘来,臭的我肠胃翻滚,小姗更夸张直接就吐了,男女警察也察觉到了,带着一行四人寻着恶臭走过去,一步步走向半山腰,越来越臭,最终一幕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山坡都是尸体,头颅,胳膊,大腿,丢的到处都是,这肯定是之前红衣女尸大战群尸的那个山坡,当时月黑风高,我看不清周围的环境,点点蛆粒正在死去的肉体上蠕动,苍蝇嗡嗡飞来飞去,这时候女警也忍不住了,转身吐了个稀里哗啦,王小姗紧紧捏着鼻子,转过身躲开着副令人作呕的画面,只有男警察脸庞未见丝毫变化,掏出一个卡片机,专业的把现场给拍了个遍。

  “你去的地方都出现了分尸案,这次张小邪你该作何解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跳进黄河洗不清”我自个心里暗暗嘀咕。

  男警察奇怪的眼神向我瞟一眼,一丝阴笑浮现在嘴角,得了,这显然是怀疑上我了,我不打算说什么,这时候越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身正不怕影子歪。一个山村出了这么大的事,所有人都消失了,这肯定会得到官方重点关注,官方的人马上就会进来,这样也好,至少他们拿不出证据的时时不会给我随意定罪。

  “张小邪,刚才你说京市南郊分尸案跟你没关,我暂且先不问你京市南郊那事,那么这半山坡上的事,你怎么解释?”

  男警察趾高气昂的样子,边说还边一丝冷笑,仿佛认定我就是犯罪嫌疑人似的。

  ”警察叔叔,你误会了,小邪哥不是你说那样的人,我回来的时候村里就已经没人了,小邪哥是回来送爷爷上路的,之后打算离开村里才遇到的你们呢”王小姗急的脸红脖子粗,替我申辩到。

  “周队,事情还没调查清楚,还是先不要乱下结论。”女警补了一句。

  听到女警这么说了,我赶忙递过一个感激的眼神,以示感激,女警倒是也没别的,只是莞尔一笑。

  “季一,事都明明这么清楚了,这小子到哪儿,哪就有人被分尸,村民不可能自己把自己给分尸吧,我看这事八成就是他干的,你就不要替他解围了”那周队自觉在两女生面前丢了面子,气的老脸通红,给撇到一边去了。

  “是不是他,我们先不说,这村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我们还是先警局把消息通告过去,这连手机也打不通,也没车,早点上路吧“这个叫季一的女警建议到。

  ”好吧,那就先上路吧,不过你小子给我老实点”那红脸周队指着我说道,明摆着这是在拿我撒气,我自觉的没必要跟他们辩解,也就没争论,其实我现在胸口正疼痛欲裂,根本没精力做这些口舌之争,只是惊讶连这40多岁的周队都得顾着女警的意思办事,我看这女警身份不一般。

  一行人匆匆上路,原先走在前面的季一女警加入了我们这队,小姗她两手挽手,正聊的起劲呢,两人本来年龄相差不大,这不没过一会,就相互以姐姐,妹妹相称了,走在一旁的我也是醉了。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两人很快便聊得熟络,王小姗也毫无保留,甚至把我们之前遇到红衣女尸的事都给季一说了,我本以为这傲娇女警会很反感,没想到季一到听得津津有味,连发惊叹,之后居然连看我的眼神都显现出一丝崇拜感。

  看见这副情景,身旁的周队可有些不高兴了,一路板着脸说这是封建迷信,这都是什么年代了,鬼鬼尸尸的那也就是老一代人说在嘴里吓人的,现实中有谁见过,这给女警季一扫了兴,两个警察间一路上竟没什么话可说,走了半天,我们竟又回到了发现尸体的那个山坡,真是齐了怪了,我们明明是沿着去往毒蝎岭的小道走的。

  “哎,“你看你不信这些吧,肯定是你刚才给人得罪了,人家不放你出去”季一这时候都没忘记打趣周队。

  “小邪,你有主意吗”女警季一争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我。

  “这应该是鬼打墙,不要慌,留意周围细节,静静寻找出路,应该能找出去,小姗,现在你对这里最熟,你回忆回忆该怎么走吧,”此时我也只能这么说,我在女警心中的光辉形象也算得以保持,哈哈。

  “好咧。邪哥,季一姐姐,我们走这边,,,哎唷,不对,不对,我们走那边,,”

  “到底走哪边麻,怎么本村人都不清楚?“一旁的周队不耐心了,“周队,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能让人小姗静静啊,你行你上啊”女警季一直接跟周队杠上了,我差点没笑出来,这两位本应该站在一个阵线上的。

  “行行行,听你的”周队给呛阉了声,闷闷不乐。

  一行四人,继续沿着王小姗给指的道儿走去,走在路间,我总觉得这气氛有些异常,隐隐的一丝臭味夹杂这泥土的芬芳向鼻孔袭来“小姗,周队,你们有没有感觉这周围场景有些虚幻,好像不像是真的”

  酷!(匠?网x\首P发3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