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酷%v匠网正版,首v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渐渐醒过来,胸口依旧隐隐作痛,整个头晕晕的,睁眼看的模模糊糊。王小姗此刻正坐在床边,端着药勺儿,吹凉了,往我嘴上送,与之前那红衣女尸殊死搏斗相比,现在这副场景简直就是天堂,或者现在本就是“天堂”,见我醒过来了,王小姗粉嫩的脸颊上划过几滴喜悦的泪水。

  小姗递过药勺儿给我喂上,艾玛,嘴角一丝巨苦,我算知道我现在肯定还活着了,天堂哪有这么苦的药啊,我居然还活着,可红衣女尸为什么没杀我两们俩,我晕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思绪黯然。

  喝完草药,小姗扶我躺睡在床上,思绪渐渐宁静,原先胸口的剧痛缓解了很多。

  “小姗,我昏了多长时间了”

  “小邪哥,你都昏三天三夜了呢,我都快急死了,你知道么。“往小姗边说边抽泣起来。

  “邪哥我怎么会有事呢,向来都是大难不死,我才舍不得抛下你呢,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只好安慰道,边说着,我自个都肉酥起来。

  “都三天三夜了,那现在岂不是12号晚上了?”

  "我晕后,红衣女人干嘛了,为什么没杀我们?""你昏过去之后,红衣女尸便消失了,一直没见到过,我也是奇怪她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小姗,明天我们得走了,不能在这呆下去”经历了那么多事,不得不信这小尚屯已经是个水深火热的地方,往后指不定会出来什么怪物,夏一蛋也曾经说爷爷吩咐过15号前务必要离开小尚屯,爷爷和外婆肯定是遭难了,可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了实质性的事儿,即便我坚持留下来,也不得不顾王小姗的安危,只能先离开,往后从长计议吧,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小邪哥,你现在的伤还没好呢”

  “没事,我走的动,明天收拾一下咱们走吧”

  正说着呢,漆黑的门外咔嚓一响,一缕红衣走了进来,这不是前几天那红衣女尸么,这可把小姗我两镇住了。看来今天跑不掉了,我和王小姗此时只能呆呆的看着她进来,宛如待宰的猪儿,坐以待毙。

  红衣女子朝我们飘过来,步伐有些奇怪,是飘过来的,不是之前那样走的,那红衣女尸飘到我们面前,噗通跪了下来,精致的瓜子脸酸酸的,一副想要哭出来的样子,可尸鬼类是不会哭的,自然是没有眼泪儿。这倒是让我俩挺惊讶的。

  良久,见她一副诚诚恳恳的样子,也许她并没有迫害我们的意思,不然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她使啊,我说让她先起来吧,问她找我们有什么事么?,她好像能听懂我们说的话,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一阵阵阴风吹打着我的脸庞,弄的我一脸汗,根本听不懂,鬼语?得,没辙了。

  这不,灰扑扑的地面就开始显现几幅笔画,不过都是繁体字,这女尸的灵智挺高,至少比起之前那群木头一样的尸体,不知好了多少倍,内容大概是说对之前误伤我的事表示遗憾,征求我的原谅,她并不知道我和爷爷外婆有关系,直到看到打斗时掉落的白玉佩。

  “什么,你认识我爷爷和外婆”

  女尸点点头内容大概是说她叫孙尚香,生前被人陷害,死后落得失魂不宁,尸首也给仇家下了蛊术,之前和外婆有所约定,外婆答应帮她找到丧失多年的尸首,作为报答,她自愿成为外婆的圈养尸,爷爷已经给尸体上的蛊术解开了,外婆这次回来,一方面是给女尸还魂,二是看望爷爷的,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爷爷的棺材里面呢,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爷爷和外婆是否还活着,她说她来的时候便没有见过爷爷,还魂后外婆让她躺在红棺材里,吩咐只要有人或异物打开棺材便将其击杀?我问外婆还活着?只见她摇摇头,没再做回应。

  说完,一抹红影便飞入一个刻着些奇奇怪怪符文的罐子,这罐子并不陌生,记得我小时候在爷爷房里看到过,而且外婆给我开坛做法配童养媳的时候旁边也摆着这么个罐子,小时候问过外婆这是干嘛的,外婆说这里面住着“人呢”当时也觉得好玩,这么小的罐子,怎么住人呢,长大之后才知道这里面是住着尸灵呢,也就是魂瓮,不过外婆的魂瓮关的不是鬼魂是尸灵,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女尸能轻松进入魂瓮,不合常理,不过向来之前那女尸靠过来的样子,我算明白了,她现在的状态是尸灵,好不容易寻得的肉身给放到哪去了?。

  罐子下面压着几本书籍,是爷爷的笔记,写的大多都是这辈子遇到的奇邪之事,本期待能从笔记找到一些爷爷行踪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笔记在十几天前就截止了,真是令人失望,另外几本则是爷爷对于一些常用法术的记载。

  远方的天际鱼肚白开始翻滚起来,晨光照射着整个小尚屯,临走之前我进爷爷的屋子看一眼,屋子里瓶瓶罐罐的碎片撒了一地,上花纹跟红衣女尸的那个一模一样,木人块碎了一地。这些东西我见过,记得小时候过爷爷的房间取米,无意中看见了这些,当时还被爷爷训斥过,只不过是当时都是完整的,现在都碎了一地,爷爷现在定是凶多吉少,一丝酸楚浮上心头。

  小姗扶着我往毒蝎岭的方向走去,背上背着一个包袱,装上女尸的魂瓮,和爷爷的那几本书,桃木剑斜跨着,一步一蹒跚,正艰难的走着呢,远方却出现两个人影,很快就来到了我身旁,这时我才看清楚,来人一男一女,男的大概40多岁的样子,女的顶多20多岁,两人穿着标准警用制服,见到我们两便开问了。

  “小同志,你们村有叫张小邪的人么”男子开口了。

  “我就是张小邪,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我有些惊讶。

  妈蛋刚说完,一副冰冷的手铐就给我拷上了,来着不善,王小姗可急坏了。

  “你们凭什么拷我,我犯什么事了”我开始以为是官方发现小尚屯附近人口骤减,见我是唯一在村里的人,所以怀疑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