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尸体围攻红衣女人这段间隙,白衣引道女鬼不知从哪搞到一把血晃晃的利剑,直朝着红衣女人砍过去,前有尸群围攻,后有白鬼暗剑,红衣女人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拼杀一阵子,几根红巾便掉在了地上,红衣女人似乎也被白衣女鬼的举动激怒了,瞬时间几十道红巾直接打向白鬼,白衣引道鬼直接灰飞烟灭没了影,群尸没了主心骨,倒在原地,看上去跟平常死尸没有两样。

  不论是那群尸体加白衣引道鬼,还是那奇异的红衣女人,对于我来说,可能都是不是一件好事儿,这要被发现了,小命搞不好会丢在这山坡上。

  P{更“新最快上y酷Vo匠)-网

  大战结束,那红衣女子飘飘然的走下山坡,没错,确实是走下来的,不像之前那白衣女鬼似的直接飘浮着,渐渐的,红衣女子竟然靠着我这个方向过来了,媳妇姐姐的阴风没有吹起,代替的是耳垂的一阵镇痛,媳妇姐姐掐我耳朵了,这是媳妇姐姐所给的最高警告,记得以前都是性命攸关的时候才会这样提示,话说回来来,此时我只能赶忙闭住所有气息,手里拿着从外婆家带过来的几张黄符,她要是打算害我,我也只能死磕,但还是寄希望于不被那红衣女人给发现。女人渐渐靠了过来,脸庞五官渐渐有些清晰,我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副面容,却一时想不起来,越来越近,此时的我小心脏怦怦直跳,血压果断爆表,好在那红衣女子,虽在我这位置停留片刻,过会便继续朝着小尚屯走去,见她走了,我也顿时舒了一口气,不过远远的看着那女子,奇怪的是她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却没有影子,结合之前所见,我断定这红衣女子定是一具尸体。

  刚走豺狼,又来虎豹,眼前的处境不容乐观,回过神想到此时王小姗还在爷爷家里呢,脑袋嗡的一声,也许之前那群“乡亲”抬棺的时候,小姗就遇害了也不一定,没顾上夜色,我赶忙冲出荆棘丛,飞身朝爷爷家跑过去,那红衣女人早就没了影子,一边飞奔一边自责,王小姗这可怜孩子,没了爸妈,这要小命还给搭上了,我怎么对得起已经死去的三叔三婶。

  整个村就爷爷家还剩下一丝黄晕,刚跑到村口,王小姗一声惊叫声就响彻整个小尚屯的夜空,我心情有些复杂,一丝庆幸一丝悲观,庆幸的是小姗之前并没有受到那群尸的伤害,悲观的是小姗现在有落到那红衣女人的手里,没敢停步,便直接跑进了谷场。

  王小姗此时已经没了声,双脚使命的搓着地坪上的土,双眸翻着白眼,两道红巾死死缠住脖颈,眼看就快断气了,妈蛋,顾不上那么多,一脚踢开前门,直接冲进去,摸出从外婆家带过来的几张黄符,直接朝那女人打去,跟外婆和爷爷生活了那么多年,耳濡目染,基本的小打小闹当然还是会的,虽然爷爷基本不让我触碰这些东西,但外婆就没这些忌讳,常常给我解除疑问,还说或许以后可以救上我一命呢,当时不太理解这些,只当是好玩。

  说时迟那时快几张黄符打过去,这其中一张命中了那红衣女人,红衣女人一声凄叫,锁在小姗脖颈上的稍微松懈了一些,可见黄符对那女人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我连忙返身抓那几张掉落的黄符,可是为时已晚,女尸打过来的红巾,死死缠住我的脖颈,直往女尸的方向拖去,不论我怎么反抗依旧扯不开红巾,越反抗,红巾缚得越紧,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抓到什么东西就往红巾上咂,红巾勒的太紧,我感觉我已经快死了,万念俱灰。

  混混沌沌之际,女尸的红巾居然松开了。我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艰难的睁开双眼,看到女尸原本裹着我的红巾已经齐刷刷的斩断了,而我的手里居然抓着一把桃木剑,没错,就是爷爷的那把桃木剑,即使烧成灰我也认识,没来的及休息,艰难的站起来,迅速将那还缠绕着王小姗的红巾斩断,这举动可激怒了那红衣女人,我的耳朵一阵疼痛,不用说,媳妇姐姐的最高预警开启了,于是我立马向一边跳过去,小姗则被我推到另一边,几十道红巾击在墙上,直接把土墙给打出一个大窟窿。

  这一下是逃过了红衣女尸的第一轮攻击,可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了,那红巾第二次向我打过来,快到我还没落地,直接给从原先的土墙窟窿击飞出屋子,一直戴在身上的玉佩,咕噜滚落在地上打着圈圈儿,重重撞出去的我一口鲜血吐出,撒得满地鲜红,小姗哪见过这副场景,当即吓得不知所措,跑过来抱着我头,叫喊着我的名字,小邪哥,小邪哥,便喊边抹着眼泪。

  小姗的胸口暖暖的,两团硕大而且软软的肉丸子紧密正贴着我的后背,我哪有心情欣赏这些,胸口的阵痛,痛的我说不出话,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也许我张小邪今天就死在这了,罢了,罢了。

  也是奇怪,那红衣女尸并没有再向我们攻击过来,只见她拎起了掉落的玉佩,看着玉佩好像魔怔似的,半天没回过头看我两,这可是逃跑的好机会,可先前的一击早就痛的我站都站不起,哪还有力气跑,也许这就是那毒蝎岭老婆婆对我说的一切全凭天意吧。

  一会,那红衣女尸的两条红巾已经朝我们打过来,我知道我已经大难临头了,可媳妇姐姐却没有做出预警,红巾没有袭向王小姗,只将我身子团团圆圆裹好,便径直向床榻递过去,稳稳的放在上面,之后红巾松开了,消失了。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早已经已经没了力气,感觉全身轻飘飘的,想要开口,却怎么也说不出话,唯一还有的感觉是胸前的剧痛,真真切切的欲生不能,欲死不能,身旁的王小姗正趴在我身上哭泣,我是不是快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