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夕阳西下,远方天际烧的通红,整个小尚屯竟沐浴着一丝血色,王小姗今天跟我聊了一下午,有些累了,便趴在板凳上睡着了,睡姿十分可人,散发着少女独有的的青春气息。令人触动,我转身从堂屋眺望那一片稻海,正看的出神呢,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惊奇,突然一个人影从那稻海窜出来,大概是傍晚光线太弱,我没能看出那人的全貌,但那影子隐隐约约的向我招手,还是是能看出来,貌似还隐隐约约呼唤着我的名字,小邪,小邪。

  没好打扰熟睡着的小姗,我走出堂屋打算靠近人影那块看一看,虽然心中还有些战战兢兢的,但想到黑影兴许是外婆也不一定呢,此刻太阳快接近下山了,我匆匆走向了那块到稻海,走近看原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差不多和我一个年龄吧,手上还拖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那男子见我过来,居然还嘻嘻笑笑的向我打招呼。

  “邪哥,你怎么回村了,爷爷没跟你说过让你不要回来么”这开口居然跟王小姗问的一样。

  “你是?我们认识么?”我有些惊讶男子那熟练的口气,“我是夏一蛋啊,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当年。”

  “原来是夏一蛋啊,这几年变化太大了”

  夏一蛋跟我说,四叔他们一家都搬到了阳县,这次他回小尚屯是为了拿之前没带走的家什,现在搬出小尚屯了,什么东西都要买I,称现在回来搬一些,还可以减轻家庭负担,我们聊了几句夏一蛋便硬拉着我的手说是要赶快离开这,显得心事重重得样子,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是爷爷交代过白日不准进村晚上更不许在呆在这,这话倒是跟毒蝎岭那老婆婆说的相似,我一再坚持要留下来为爷爷守灵,夏一蛋也拗不过我,便提着那麻布袋要走,临走撇下几句话,说让我自己保重,不管怎么样,七月半是一定要离开村子。

  七月半,不就是传统农历中的“鬼节”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鬼,我对此有些不以为意,转过身朝着家走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整个村只有家里还有一丝黄晕。

  远远看去,村口此时倒是熙熙攘攘的,显得十分热闹,白天没个人影,晚上这么热闹,兴许是乡里乡亲们都回来了,想到这里,我有些激动,这也许说明小尚屯并没有发生什么劫难,走进村口,一大群人都在村口站着呢,只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目光呆滞,一脸铁青和幽怨,动作缓慢。我看到三叔和三婶都在里面,便连续打了几个招呼,可他们好像没看见我似的,,对我的招呼没有任何反应。接下来的一幕,可把人吓尿了。

  见三叔三婶没有回应我,便打算凑上去和他们寒暄几句,刚凑上去,村道便传来一阵喧闹,回过头看,一行人熙熙攘攘,前呼后拥似的朝村口过来,好像是要出村的样子,一白衣女子在前引路,步伐轻飘飘的,几个男女孩童紧随其后,可那几个孩童白灿灿的脸上却并没有眸子,好似爷爷家门口那几个纸人,妈蛋,果断吓到了,惊得我感觉找个隐蔽处躲一下,静观其变。

  渐渐的一行人开始清晰起来,隐隐约约的唢呐声回荡在整个小尚屯,一口朱红色大棺材浮现出来,仔细一看那棺椁上的花纹配饰,这不是爷爷的那口么?抬棺的是原先村里的几个“街坊邻居”,跟三叔三婶一样,都是脸无表情,一脸铁青,宛如死尸,皎洁的月光下没留下一丝影子,奇异的场景惊得我合不拢嘴,因为之前和外婆爷爷都生活过一段时间,起码的规矩还是知道的,月光之下无影幻,非鬼即尸,看来小尚屯留下的的村民们都死了,一行“人”浩浩荡荡,路过村口时,媳妇姐姐的阴风突然吹着我的耳垂,那引道的白衣女子向我漂了一眼,一丝毒怨的目光,其他人毫无反应,跟在爷爷的棺材后面,一行人,居然不用走大路直接往山上走去,记得那山上原先是连小路都没有的,虽然很害怕,毕竟那抬得是爷爷的棺椁,我还是连忙追出去,但还是刻意保持一些距离。

  渐渐的,一行人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一声巨响轰然炸出。一行人好似乱了锅,周围阴风四起,竹枝随风摇摇晃,似乎发生着什么,而我生边媳妇姐姐的阴风也越来越猛烈,我本能的往身旁旁一跳,打算找个遮蔽物。

  哎哟,妈蛋,刚跳进身旁的草丛我差点叫出声,我去,周围都是荆棘,急忙摸摸屁股,幸好没有开花,这夜黑风高的,我没注意到旁边是荆棘丛,媳妇姐姐咋就不提醒我一下呢,还好我及时忍住了呼号,半山腰那群炸锅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

  ;酷匠^网I4正O版首$发z#

  当时只见那半山腰轰然炸出一身巨响,朱红的棺材板儿四散而飞,这不,那一行“人”也乱成一锅粥,这上面果断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见爷爷朱红色棺材板炸的四散而飞,心里嘀咕着难道这一切都是爷爷算计好的事么,爷爷并没有死?当想到爷爷可能还活着,心中便一阵狂喜,毕竟我隔着半山腰还是有一段距离,看不清楚半山腰发生什么事,摞好衣袖,轻手轻脚的靠过去,耳边的阴风吹的疯狂。

  没有爷爷的踪影,就只见一抹红衣正与那白衣引道女鬼正打的热火,红巾与刀影相互交织,一时竟没分出胜负已然,两旁的“乡亲们”或者说是一群尸体正蠢蠢欲动,伺机偷袭,眼见一群尸体快要靠到那红衣女子身旁,说时迟那时快,几抹红巾顺势向四方打去,群尸直接给轰下了山坡。

  头颅,胳膊,大腿,四散而飞,妈蛋,本来正提心吊胆的观察着呢,一支胳膊就掉在我身旁,这突如其来的胳膊到跟接下来发生的事一比根本不值一提,只见那群尸体虽被打的体无完肤,依旧再次拖着残体向山坡挺近,欲继续攻击,这场面绝对的灵魂深处的震撼,同时也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尸体的威力,尸体也许不在于个体异能的高低,而是这令人恐惧的重生恢复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